笔趣阁 > 一剑 > 第五章 剑中有星河
    正当高远山在思考要不要找个空当稍微降低一点真气强度来给苏慕反击的机会的时候,战况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最开始的时候高远山尚有余力一边躲闪一边思考和预判苏慕的动作,渐渐的他发现自己似乎要失去这样的余裕了。苏慕好像已经逐渐适应了高远山出剑的力道和速度,也适应了自己刺空后剑收回来的反冲,于是出剑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角度也变得越来越刁钻。

    突然之间,高远山惊讶地发现,自己面对苏慕越来越诡异的剑路,渐渐从主动攻击转为了被动躲闪,甚至都无法格挡反击。好像这看似简单的试探里处处都蕴含着杀招。

    为什么苏慕没有气短的迹象,反而越打越起劲?

    “刷”,又一次锋利的突刺,几乎就要击中高远山的面部,令高远山大惊。

    这速度,这剑锋,已经不是炼体境的级别了吧?

    难道这孩子在比斗过程里完成了突破,进入了凝意境?

    此时的苏慕眼神也开始变得迷离起来,他脑海里的思考似乎已经陷入了停滞。

    对苏慕来说这是一种玄妙的境界。他自己现在使出的这些招式别说练习,自己甚至连见都没见过。此刻几乎招招都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靠本能在挥剑。他眼里的师父也不再仅仅是师父,他的步伐,位置,身体的结构,动作的死角,每一个和剑术有关的细节都十分自然地直接引在了苏慕的脑海里,苏慕的脑子还没有做判断,手中的剑已经刺了出去。

    恍惚间,面前的高远山的身形都逐渐黯淡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其身形上不断浮现的点点的星光。他甚至没反应过来那些星光就是他地剑一直试图触碰的位置。是移动中的高远山身上缓缓浮现出的死角。

    就好像是他最爱的夜空一样。

    苏慕突然就开心了起来。他不知道原来在挥剑的时候也能看到星空。

    苏慕几乎瞬间就忘记了自己是在和高远山比试,只想要不断地挥剑去触碰那些点点星光,挥空的感觉让他不太舒服,他想要再近一点,更近一点。

    直到触碰到为止。

    终于,高远山有点应接不暇了。他想要再提升一些真气,但再往上提升他就没把握可以很好地控制住自己剑的威势,可能会伤害到苏慕。而且此时的高远山根本连抽出身的空当都找不到,若是在打斗之中中强行提升真气输出很可能会伤到经脉。

    犹豫之际,高远山的大臂便被擦到一剑。尽管是处于被动防守躲闪,大臂不会太重要,但这次不仅仅是擦到皮毛,而是划出了一道极深的伤口,大片的血花飞溅出来,落在了土地上。这一剑自夜色里划过,剑上附带的真气残留在空气里闪闪发光。

    像是群星璀璨的银河。

    高远山吃惊地瞪着眼前的苏慕,他完全没有就此停手的意思,反而立刻追击了上来。身上的真气波动也越来越强盛,空气中飘散的群星正在熠熠生辉。

    此时高远山已经确定,苏慕就这么在比试中晋升了真气境界,到达了凝意境。

    高远山简直背脊发凉,自己好像曾经面对自己的师父的时候都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面前这个十岁的孩子的剑招未免太过恐怖,他曾经天真地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他这些剑招速度和角度,没想到比试白热化之后,剑招还能更快,角度还能更刁钻,只是躲闪已经有些应接不暇了。而且这还是自由比试,自己一把年岁竟然在自由比试里被压制了,自己挥过的剑比这孩子吃过的米都多吧。

    这诡异的角度他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好像招招都追着自己的命门而去。

    而且看面前的孩子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刺中了的是自己的师父,他的眼神里只有狂热和更大的渴求。

    大片的汗珠自高远山的后背落下,浸湿了衣衫。

    “铛铛铛!”剑与剑的交鸣在夜空中一刻也没有停歇。按照正常情况下,同门之间的比试,一方受伤便已经算输,也就是说高远山此刻其实已经输了。但他并没有主动拉开身位退出战斗,而是默默地提升了真气输入,达到了中三品的星垂境。

    经过刚才的比试高远山已经根本不担心再继续提升真气会不会误伤到这孩子这种事了,他应该担心的是不提升真气自己会不会被重伤。

    另外,高远山也想看看这孩子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在星垂境真气的灌注之下,战局重新倾斜,高远山的压力也减少了不少,终于找到了空间仔细阅读苏慕的出剑。因为真气被压制,苏慕又有些找不到反击的机会了。他尽管仍然看得见那些星光般的死角,但是身体跟不上,只能放任它们就此消失,这让苏慕又着急又难过。

    挥出的剑也变得越发的急躁,眼神逐渐从专注的状态中变了回来。气息也开始逐渐乱了。

    一旁围观的音羽的眼睛已经完全跟不上二人的动作,只能大气也不敢出地默默为苏慕加油,等待着这场比试的结果。

    这场激烈的比试最终还是没有一直持续下去。高远山也发现苏慕有些撑不住了,他找到了一个空隙,快速地后退几步,运起全部真气集中在指尖,凝神静气,一发便直接夹住了苏慕袭来的剑,让其无法再继续挥舞。真气和剑气在寂静的夜里碰撞出金铁相鸣的巨大声响。而苏慕也被巨大的反震力震得踉跄倒地,一旁的音羽看到,急得赶紧跑了上去想要扶起苏慕。

    高远山看了看累瘫在地大口喘气的苏慕,仍然不敢相信这个孩子可以挥舞出刚刚那样凌厉的剑招。完全看不出来路和体系,自成一派。而且一直到自己提升真气境界压制他之前,都并非杂乱无章,却是随心所欲。

    高远山已经对苏慕的天赋坚信不疑。刚才那些剑招令自己都有些应接不暇,苏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寒山剑宗如此偏僻又没有外人。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也是这孩子下意识的自创。

    唯有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天赋,才让一个孩子可以没经过练习只靠下意识就挥出这样的剑招。

    如果一直苦练下去的话呢?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高远山收了兴奋,他顾不上自己的几处剑伤,上前问道:“孩子,你是什么时候达到这个层次的。”

    因为过度活动身体而消耗巨大的苏慕此时身体还有些酸痛,他还沉浸在刚才那种玄妙而迷离的境界之中,他只隐约记得那点点星光在指引着自己挥剑。光影交错间他还听到了古怪的声音在耳畔喃喃的低语。

    回过神来的苏慕有些不理解地回道:“什么层次?师父,弟子不太明白师父的话。”

    高远山不顾小苏慕迷惑的眼神,走上前去,拿过了苏慕手中的剑,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流线型剑痕,接着说道,“师父很早之前就和你提过,一名修剑者修为的高低,真气境界仅仅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更重要的乃是剑道境界,你还记得吧。”

    苏慕点了点头,这是剑道的基础,他自然烂熟于心。

    “对于任何修剑者来说,真气与剑道领悟相辅相成,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实力。但是大部分的人剑道悟性从他出生来到这个世上便定了下来,很难依靠后天努力去改变。真气的气海总会随着每日积累而扩展,但剑道的悟性却是很难培养的。”

    说到这里,高远山停顿了一下,深深地看了苏慕一眼。

    “慕儿你还小,就算你不懂我的话,但你刚才的剑告诉我,你早已经懂了这剑道。或者说,这就是你与生俱来的天赋的一部分。你在不经意间轻描淡写挥出的一剑,是我们这些庸人终其一生都很难达到的境界。这就是你所在的层次。换句话说,你和我们都不一样,小小年纪的你已经拥有了极高的剑道境界和悟性,缺乏的仅仅是真气的积累而已。”

    这个评价显然是极高的。苏慕和音羽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有些震撼。

    靠近了看,苏慕才发现自己师父身上又多了一道极深的剑伤,显然,那来自于自己的剑,这里没有第三个人了。

    自己居然伤到了师父?苏慕记忆有些模糊。他转头疑惑地看了看音羽,音羽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回忆起好像方才手上是有击中的感觉,苏慕这才回过神来,瞬间脸色大变,着急地抱住了高远山的手臂,用快哭出声地语气问道:“师父你受伤了,你不要紧吧,弟子……”

    “羡慕啊。”高远山并没有直接回答苏慕,也完全没有理睬自己受的伤,他这样的语气,苏慕确定自己此前从没听过。他现在很想说些什么,或者问些什么,但他想起自己的语言能力不是很好,一时间脸涨的通红。

    高远山低头看了看他,摸了摸他的脑袋,再次回复到了那个慈祥和蔼的样子,说道,“慕儿,可以答应师父一件事吗?”

    苏慕赶紧用力地点了点头,他还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师父要他做的,哪怕再枯燥他也愿意去做。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高远山问道。

    “是什么日子?弟子不知。”苏慕有些迷惑。

    “你傻呀慕哥哥,明天是你生日啊。”音羽在一旁提醒道。

    “嗯,没错,明天你就十岁了,孩子。”高远山再次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寒山剑宗,十岁的孩子要做什么,你应该没忘吧?”

    “是,师父,按规矩,十岁的孩子要参加天赋测试决定内外宗的去处。”苏慕回道,这是今天他遇到高远山以后说的最完整流利的一句话。

    “正是,天赋测试。一直以来,我们寒山剑宗的天赋测试都是让孩子们挥出一套完整的基础招式,根据其流畅程度来进行测试,但其实这样测试的并不是天赋,而是对已有剑招的重复罢了。”

    掌门高远山停顿了一下,深深地看了苏慕一眼,继续说道。

    “真正的天赋,绝不是重复,而是创造。是无中生有的追寻。这才是剑道的真意。”

    “而你,正拥有着超绝的剑术天赋,不需要参加什么测试,我刚刚已经确认过了。”

    苏慕很认真地在消化高远山话语中的含义。

    苏慕虽然在师兄眼中看上去有些憨,但心中却通明得很。自己剑术天赋很高,其实早在最开始感受到身体变化的时候苏慕便已经想到了。音羽也一直这么对自己说。只是苏慕性格比较温和,缺少了跋扈和攀比欲的苏慕也没有太将其放在心上。哪怕这里是寒山剑宗,是一个终身与剑相伴的地方,一直到刚刚为止,对苏慕来说剑的最大意义也只是帮助自己消除脑海里的诡异声音罢了。与其拿剑去攀比,还是帮助音羽练习更让苏慕有满足感。

    但眼下情况显然发生了改变。一直枯燥的个人基础练习显然与孩子的天性不符。而体会过对抗和创造的乐趣之后,苏慕对练剑已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如果不是为了消除那声音和头疼,自己还愿意继续练剑吗。

    换在数个月前苏慕可能会犹豫,但现在的他觉得自己应该会给出肯定的答复。

    更不用说从高远山口中说出的肯定对小小的苏慕有着多么大的鼓舞。

    对此时还不满十岁的孩子来说,这个自己一直以来视若亲人,又尊敬又仰望的存在,亲口说自己有着绝佳的剑术天赋,没有什么比最敬佩的人的表扬更值得开心的了。

    想到这里,苏慕悄悄握紧了拳头。

    看苏慕许久没说话,高远山心里也有些不安。他有些担心自己刚刚是不是把这孩子捧得太高了。虽然自己对苏慕的评价没有一丝一毫的夸张,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客观评断。但过早地对一个孩子的吹捧,可能会帮其建立信心,也可能会助长他的自负,日后也许会影响到剑心的纯粹。古往今来剑之一道,从来不缺天资卓越之人,但却仅有极少的人能走到那至高的境界。有人迷失在了途中,有人向瓶颈屈服。几乎所有的剑道宗师都认为,修剑之人最终能达到什么境界,对剑道的悟性固然重要,但终究还是要看他是否有纯粹而执着的对剑的热情。

    高远山真的不想再重蹈覆辙一次了。不想再一次看着心爱的天赋绝佳的徒弟误入歧途。他已经很老了,这辈子也大概率停滞在现在的境界,不会再有更多的突破了。

    如果可以的话,能教导出一个剑之骄子,也不枉自己这一生都倾注给了剑道。

    “不过,虽然孩子你的天赋极好,但再好的天赋没有刻苦的练习也是不行。”念及于此,高远山赶忙补充道,“所以,千万不可恃才傲物,要脚踏实地地练习才是正途。”

    掌门高远山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非常严肃,他要让苏慕明确这件事的重要性。

    “是,多谢师父教导,弟子谨记。”苏慕也毕恭毕敬地回礼道。

    牵涉到与剑相关的事,苏慕可以说是聪明绝顶。他看过不少道藏,也当然知道勤练对于剑道的重要性。

    哪怕悟性再高也需要踏实地提升真气境界和剑术境界,才可以最大化发挥自己的天赋。毕竟剑无气则散,没有相匹配的浑厚真气。剑招便失去了根基。而剑术境界的提升速度或许取决于天赋悟性,但真气境界的提升却绝无捷径可走。只有一点一点地认真修行积累,真气才能扎实浑厚,只有基础打的牢靠,才有机会攀登到更高的境界。

    对苏慕这样温吞水性格的孩子来说,耐心和韧性从来不是他所缺少的。

    看到苏慕宠辱不惊的样子,高远山也是非常满意。他很了解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性格虽然温和骨子里却有着一股韧性,别人觉得他傻,掌门高远山只觉得他云淡风轻,内心修达。

    这样的孩子,自己真的有必要担心他会浮躁会飘吗。若真是如此,他也不会明知寒山剑诀有些粗劣也要继续练习钻研解招法了。

    高远山想了想,接着对苏慕说道,“以后每天来陪师父练练剑,好吗?”高远山神色认真,苏慕都没有发觉他说的是“自己陪师父练剑,而并非师父陪自己练剑。”

    “明白,师父!”在高远山开口的时候苏慕其实隐约已经猜到了,几乎第一时间应了下来。即使是对这个天性调皮任性的孩子来说,掌门高远山的要求也要大于自己的欲望。而且刚才在剑术比试里感受到的乐趣实在很令自己着迷。

    如果说之前练剑是为了驱赶脑海中的声音,或是达成高远山的要求。此时此刻,苏慕完全是发自内心想要练剑。

    他想达到更高的境界,再和高远山比试。

    “啊”苏慕突然想起,自己可不是一个人,现在身边还有一个小师妹音羽呢,赶忙追问道,“师父,音羽师妹一直和我一起练剑,她以后能不能……”

    “当然,”高远山早就猜到性格善良的苏慕不可能抛下青梅竹马关系最好的音羽不管,直接答应下来,“不仅音羽要和我们一起练,而且我刚刚看音羽的剑术进步很大,潜力十足,还会收她做我的第二个亲传弟子。”

    “真的吗!”苏慕和音羽几乎双双叫出了声,音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确认高远山没有在开玩笑后,她兴奋地抱住了苏慕开始欢呼。

    “谢谢师父!”直到刚刚还是无师可依地位卑微的外宗边缘弟子,此刻一跃成为掌门师父的亲传弟子,这个变化幅度未免太大了。音羽实在很难消化。

    “嗯,今日起羽儿你便随慕儿一样,姓苏了。明天我就会昭告全宗。”

    “谢谢师父!”音羽赶紧行礼跪谢。

    “太好了音羽,太好了!”苏慕说道。

    “慕哥哥,谢谢你!”音羽十分明白,若不是没有苏慕的关系,以自己的能力断然不会得到掌门师父的关注和赏识。

    苏慕同样也十分激动,本来他和音羽就情同兄妹,眼下师父收了音羽为弟子,二人就真的成为名义上的兄妹了,兴奋的苏慕定了定神,说道,“那,从今以后弟子和音羽每天去道场找您,师父。“

    “不用来道场”,掌门高远山挥了挥手,“就在这里,就在后山。以后咱们都在这里。”

    “还有。不是明天,而是后天开始。明天你们俩要去另一个地方。”高远山补充道。

    “去哪里?”

    “内宗,寒山宗祠。”高远山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催促苏慕赶紧回去休息了。

    待苏慕和音羽二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后,高远山轻轻抚了抚方才的剑伤。双目紧闭,细细回味着与苏慕的对决。

    那孩子的剑里,有高远山不曾见过的广阔星河。

    另一方面,苏慕并没有多想高远山突然要自己去往寒山宗祠的意义。他和音羽分别后,在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就马上睡着了,今晚的对抗实在让他有点累。自己不过只有炼体境级别的真气储备,一直在跨境界和高远山做对抗,为了跟上高远山的速度和力道身体的负荷过大,到现在胳膊还有些酸痛。

    这一觉苏慕睡得很香,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完全没听到任何古怪的剑鸣声。只有那片璀璨的星空,他仿佛置身于星海之中。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在贪婪地吸收着星光。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上的酸痛便已经消失不见了。

    回想了下昨天一天发生的事情,苏慕此刻还有些不真实感。与高远山对决,被高远山肯定,对剑重新拾起兴趣,这一切对这个今天刚满十岁的孩子来说都有些难以消化。

    是啊,我已经十岁了。苏慕想着,心里止不住的开心。

    在寒山剑宗,十岁就意味着要正式开始修行之途了。满十岁的孩子会被测试天赋和基础招式的练习情况,然后被分配到一个最适合自己的高远山名下做更细致的指导。十岁以后也有了自如出入内阁书院楼的权力,自己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去掌门高远山的藏书库看书了,有更多的道藏典籍在等待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