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 > 第四章 少年正当时(四)
    刚才那一剑给掌门高远山带来的震撼实在有些太大了,他甚至根本没有考虑这一剑来自于一个十岁的孩子。虽然他受伤有一定因素是他大意,轻敌了,但这一剑的威胁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一剑来自于还不到十岁的苏慕。

    除了快,就是干净。像剑的主人的一样,不带一丝杂质的干净孩童,才能刺出这样的剑招。这一剑如果带有一丝丝犹豫或是为后续变化所做的铺垫,那就会变成失败至极的剑招。经验丰富的掌门高远山会瞬间拆解出它的变化,然后加以反击和制御。

    但是没有。在格挡住高远山第八式起手的瞬间,便反手直接反击内手肘,抓住了可以说是转瞬即逝的机会,一剑制敌,不留余地,看上去已经根本不是剑术练习中会出现的招式,反倒像是像是经历过磨砺和杀伐的剑客纯粹为了杀戮而使出的招数。如此决绝,如此凛冽。只有拥有坚韧剑魂和纯粹剑心的人才能做到,更不用说还有如此快的速度。

    来自于一个仅仅只有炼体境的孩子苏慕。

    而掌门高远山还不知道,苏慕在反击突刺过程中看到剑快要擦到掌门高远山的手肘他却还没有躲闪,情急之下强行逆转了一丝剑势,最终才让掌门高远山得以躲过,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也许就不只是擦破点皮那么简单了。

    掌门高远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留不知所措的苏慕原地尴尬。高远山看上去不知道在想什么,苏慕猜不到,但他也没想到自己能够伤到高远山,尽管只是一点轻伤,但这毕竟是自己的师父啊。苏慕本以为实力高强的高远山会一边笑着轻松躲闪,一边对自己说,再快一点,再狠一点。结果事情的展开太出乎这个孩子的意料之外了。

    思索了一小会,高远山对苏慕说,“孩子,我们再试试。”

    苏慕看到了高远山的眼神,马上了解了他的意思。

    高远山这一次没有选择基础招式,甚至直接越过了中阶招式,直接使出了寒山剑诀里绝对的高阶招式,剑龙穿心。

    以剑化龙,灌注真气增加剑势和杀伤面积,从正面直取对手胸前的刚性招式。是寒山剑诀这样以沉稳防守和见势反击的剑法之中为数不多正面破敌的招式。

    理所当然的,这次掌门高远山动用了真气,而且是直接动用了通脉境级别的真气,一下子越了两个境界,只为了让剑更快更猛。

    面对这一剑苏慕显然吃了一惊,在他目前为止已经见过的中阶招式里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招式,那这要么是高阶剑招,要么就是高远山的自创剑招了。

    而这一剑的速度也和之前慢悠悠的剑形成了不小的对比,在苏慕的印象里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快这么刚猛的剑法。

    高远山出手的瞬间便有些后悔,对手不过是个炼体境的孩子,不管再怎么天赋卓绝,自己也犯不着直接以跨境界的真气加上高阶剑招强行压制,他有些是不是过了。

    毕竟高阶剑招这个孩子连见都没见过,这几乎等同于是考验苏慕的临场反应了。

    但高远山终究还是没有收剑的意思,一方面他想测试一下这个孩子到底有着怎样逆天的剑道理解,另一方面他也有自信可以在伤到他之前收住手。

    面对这没见过的一剑时,苏慕似乎又有了全新的感受。

    高阶剑招和基础剑招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剑招看似直接,其实蕴藏了数种到数百种不等的变化,因此高手过招,脑海中的推演要远比实战中的交手要复杂得多。

    对于十岁的苏慕来说,尽管最近阅读了大量的剑术道藏典籍,但其实战的经验几乎没有,因此在遇到这种从没见过的剑招的时候,无法从经验上进行推演,只有依赖临场反应进行被动招架。

    好在,苏慕觉得这招的速度还是不够快。

    在剑势快要触及苏慕守备范围的时候,苏慕猛地后跳,然后在空中将剑横架住,护住了自己的正面范围。

    这个决策谈不上对错,只是苏慕的第一反应而已。

    因为无法在过程中二次运气加速,因此距离越长,剑龙的剑势便削弱的越厉害,同样在过程里变化的可能性也会逐步减少。感官敏锐的苏慕当然也发现了这一点,这才决定先退避。

    直到苏慕可以推断出其所有的变化方式为止。

    察觉到时机成熟,苏慕在退避中后腿蹬地,突然刹车,接住了来势已经大幅减弱的这一剑,尽管真气力量依然镇的他虎口酸痛,但终究还算从容地拨开了剑路,并赶在高远山想要将剑翻身回劈的时候,自下而上,向着高远山视野的盲区,腋下的部分挥舞了过去。

    这一剑自下而起,直接划开了后山的泥土,携着碎草一起在空中画出一道漂亮的弧形,再一次擦破了还在翻身的掌门高远山的背部。

    高远山在第一剑被格挡开之后便已经在心里暗中惊叹苏慕的表现。面对来路不明变化众多的剑招,苏慕没有自负地直接硬解,而是耐心地待剑势削弱变化减少后再行动,这已经是非常出色的应对了。但他还是低估了苏慕后续的行动,因为剑势过猛过深,剑龙穿心必须配合着向后的翻身才能安然地收招,而不至于受到真气的反噬。高远山当然也知道在翻身的时候背部处于无防备的状态,但大多数针对翻身时候的袭击都是从上路或是中路来袭的,这种自下而上的挥击完全是防不胜防。

    两次出击,苏慕毫发无损,自己身上多了两道伤口。

    而且第二次出击还是以远超苏慕的真气压制为前提,用了苏慕从没见过的高阶剑招,却还是被完美破解并加以精确反击。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天才可以形容的了。

    怪物,这根本就是个怪物。

    此时一旁观战的音羽更加地激动,虽然她是最早知道苏慕剑道天赋很高的,但只知其高,不知其高几许。眼下看到苏慕甚至可以在比试中两次伤到师父,心里的激动简直压抑不住。

    慕哥哥真的好厉害!

    苏慕方才刺出的第二剑让掌门高远山确认第一剑也绝对不是什么侥幸,这一剑似乎还借了自己剑龙的余威,比第一剑要更快上一点,锋利一点。

    一剑比一剑狠,一剑比一剑凶,而且剑剑几乎都是冲着自己的盲点、死角而去,高远山简直不敢相信苏慕可以挥出这样的剑,这些反击的招式,自己从没教过他啊。一般来说,孩子学剑,都是从标准化的基础动作学起,打好根基,到了十四五岁后才被允许进行相对比较自由地挥剑出招。这样挥出的剑才沉稳不乱,动作也更加标准凌厉。能够在不遵循剑招自由出剑的时候也可以保持威势。

    而眼下自己根本没教,基础动作里根本不存在的招式,这孩子却极其自然流畅地使用出来了。

    仿佛是与身俱来的本能一般。

    难道这孩子现在的剑术境界已经完全超过了宗里的师叔一辈吗?

    想到这里,高远山没有任何犹豫,再次携剑杀了过去,这一次不是简单切磋比试的攻击,而是直接动用了通脉境巅峰级别的真气修为,不再运用刻板招式,直接挥剑杀向了苏慕。

    对于一般的剑术比试来说,有记载的剑招组合只是比试里很小的一部分。在大部分比试时间里,对决的两位剑客都得通过自由出剑进行相互试探,寻找弱点,然后在适合的时机使出剑招进行制敌。

    也就是说,自由出剑试探的环节其实才是剑道比试的基础。

    在这个环节内,双方比拼的是临场反应,以及对剑道剑术的理解,因为都不是标准化的剑招,只能通过出剑的姿势,力度来进行瞬间的预判。剑道境界相差过大的时候,根本无需使用标准化剑招,在自由出剑的试探环节便已经分出了胜负。

    这个道理苏慕自然也在道藏里读到过。

    尽管没有说明,但眼下高远山不再执着于剑招和解招,而是直接动用更强大的真气来攻击苏慕,开启自由比试,也就意味着高远山真正地把苏慕当做了平等的对手来对待。

    接下来的比试会是真正的剑术比斗!

    苏慕浑身的血都燃烧了起来。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曾经性格乖巧沉静的孩子第一次觉得,除了看星星以外,剑术比试也很有意思。

    这一次掌门高远山直接突袭到了苏慕的身边,通脉境巅峰的真气对肉体的加成太过明显,双方在身体能力上的差距显而易见。

    方才那两次剑招解招,苏慕虽然占据了上风伤到了高远山,但更多是胜在巧劲和出其不意。若说绝对速度和力道其实离高远山还差了不少。而眼下,高远山动用了更高的真气修为,速度和力道又一次大幅提高。尽管苏慕的眼睛还跟得上,但身体却跟不上了。每一次勉强格挡之后手腕都震得生疼。苏慕知道高远山没有使用任何剑招,只是在纯粹的自由试探中完全压制了自己。

    他还能感觉得到,高远山在有意识地避开自己的要害,不让自己受伤。

    一种莫名的情绪在苏慕的心里酝酿,一个从未听过的声音仿佛在他的耳畔咬牙切齿。

    这可能是愤怒?

    对于高远山来说,刚才的两次解招虽然负伤,但他已经大概摸清了苏慕的速度和力道。尽管只有炼体境的真气修为,但苏慕的真气极其悠长厚实,在激烈的解招过程里也完全不乱。速度和力道的不足靠时机和角度来弥补,完全展现出了剑的灵巧。所以眼下掌门高远山把自己的速度和力道控制在刚好可以稳稳压制苏慕的级别上,纯拼身体能力和剑道理解,一下子就压制得苏慕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