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升级不可能这么快 > 第141章 战争,开始了!
    如果换成是自己,面对这样关系到自己身家性命,前途未来的事情。

    古尘觉得自己大概也会选择搜魂这样,简单,高效,快捷的办法。

    不过,理解归理解,却并不代表古尘就会愿意让这个铁憨憨主审官,就对他用搜魂这样恶毒的手段。

    “想对我搜魂?做梦!”

    换做任何一个生灵,都自然不愿意被搜魂。

    更何况在场的另外3个生灵,都是已经领悟神级法则的神武阶,是和那主审官同一级别的强者。

    一听这铁憨憨主审官,竟然连审问都懒得审问,直接就问心搜魂。

    不等古尘动作,那3个神武阶已经先一步发难了。

    这3名神武阶,2人是人族,另1个则是鳞龙族。

    最先发难的,那是鳞龙族的神武阶。

    因为其是外族,在镇穹城这样人族主导的城市中,本就格外警惕和敏感。

    能够忍耐到现在,完全是因为担心自己贸然反抗,反而会招惹一身的麻烦,将六皇子被袭的祸水,往自己身上引。

    然而,当他听到那铁憨憨主审官,竟然直接便要问心搜魂时,本就有些杯弓蛇影的他,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想都不想的便悍然出手。

    随着他的低吼声,血红色的龙鳞由他的额头开始遍布全身,尖锐的獠牙,利爪,粗大的尾巴,纷纷开始出现。

    原本俊朗的模样,立时变得狰狞而又强壮,眨眼间的功夫,已经变成一只近5米高的血红色半龙人。

    而另外2名人族神武阶阶,一名直接召唤出6柄神光熠熠的神剑,毫不留情的直攻那铁憨憨主审官。

    一名则是从空间装备之中,取出一架巨大的弩床。

    在这架漆黑而又森寒的弩床被取出时,整个区域内的温度,竟是霎时间下降了至少几十度,以弩床为中心,地面竟是开始出现了一层淡淡的冰霜。

    而在这漆黑森寒的弩床上,则是躺着一根没有任何装饰和打磨的白色弩箭。

    这白色弩箭,说是箭,其实完全就是一根惨白色,一头被消尖了的尖木棍。

    可是,在看到这根白色弩箭的时候,原本还一直淡然自信之中,又带着不屑神情的铁憨憨主审官,终于第一次变了脸色。

    作为镇穹城城主府的底蕴之一,这城主府大阵如果全力运转,其威力可以达到界武阶。

    即是这个主审官,此刻只能调动城主府大阵的部分威力。

    但是,就是这部分的大阵之威,也已经足够媲美荒武阶高阶的威力了。

    在这城主府大阵之中,神武阶根本掀不起什么浪花,这也是这铁憨憨主审官,敢于如此直接进行搜魂的底气所在。

    然而,那被取出来的漆黑弩床和白色弩箭,却恰好是最为克制城主府大阵这样强绝阵法的存在。

    号称可以噬灭一切阵灵,阵法越强这弩床威力便越强绝的阵灵·噬灭者!

    “阵灵·噬灭!”

    在铁憨憨主审官惊怒的注视中,那名取出弩床的人族神武境,毫不犹豫的按下了弩床上的开关。

    白色的弩箭疾射而出,铁憨憨主审官手飞身而起,以手中的长矛崩毁为代价,击飞了围射而来的六柄飞剑,试图以自己的身体,挡下那白色弩箭。

    嗖~~

    然而,铁憨憨主审官预判的白色弩箭,并没有如他所预判那样,出现在他所预判的路径上。

    那白色弩箭,就像钻进了水面之中一般,带起一圈圈的涟漪,直接刺穿空间屏障,进入到了空间的内部。

    呜~~~

    在白色弩箭彻底消失不见的下一秒,一声凄厉而又悲唳的鸣叫声,突然从城主府的最中心区域传来。

    “吽灵?!!”

    “该死的,给我杀,一个不留!!!”

    听到城主府中传来的悲鸣,再联想到这阵灵·噬灭者的作用,原本还趾高气昂,不屑的鄙夷着众人的铁憨憨主审官,顿时惊怒交加,立刻对周围的三百刀斧手下令道。

    “哈哈,镇穹城三百岚境刀斧手,我早就想领教了。”

    听到城主府中心的那一声悲鸣,那5米高的血红色半龙人,眼中闪过喜悦的神色,竟是主动迎着那三百岚境刀斧手而去。

    “阵灵已灭,咱们可以冲出去了,事已至此,你们莫非真要坐以待毙,被他们拉去给阵灵陪葬不成?”

    在血红色半龙人迎向三百刀斧手的时候,那名控制着6柄神剑的人族神武阶,将被击飞的6柄飞剑聚拢,再次攻向那铁憨憨主审官的同时,开口对着周围的人劝说道。

    如果那铁憨憨主审官,不下令三百刀斧手将在场众人一个不留,在场这些人其实大部分都不会应从的。

    毕竟,他们在这镇穹城,都是有家有室,有的甚至几代人生活在这。

    “冲啊,与其被他们搜魂,当做替罪羊,不如冲出镇穹城,天下之大还会没有我等的容身之地嘛。留在这,铁定就是死了!”

    短暂的沉寂后,那名拿出阵灵·噬灭者弩床的神武阶,在收起弩床后,带头朝着城主府外冲去。

    “跑啊!”

    “左右都是死,拼了~”

    “……”

    三百刀斧手,被血红色半龙人挡下,铁憨憨主审官被六柄神剑压的自顾不暇,而原本如天威一般威压在众人头顶的阵法,此刻已经淡薄的都快自己消散了。

    如此情景之下,终于有人忍不住,第一个跟着跑了出去。

    有了带头的第一个后,其余众人终于也忍不住了,紧跟着冲了出去。

    “该死的贼子,你们究竟是谁?!待我们城主归来,你们必将会为此付出代价!”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快到铁憨憨主审官都蒙了。

    不过,当众人与城主府中护卫发生激烈战斗,拼了命往外冲。

    而眼前这3个神武阶,却反而是步步紧逼,要将他和那三百刀斧手斩尽杀绝时。

    这铁憨憨主审官终于反应过来,眼前这三个家伙,绝不仅仅是简单的因为反抗搜魂而突然动的手。

    单单是那阵灵·噬灭者弩床,就绝不是一般的神武阶能够拥有的。

    “桀桀~玄道乾?我觉得,他怕是没那个机会回来了!”

    听到这铁憨憨主审官的话,此刻会同六柄神剑,使用两把刺剑,犹如影子伺机而动的第2名人族神武阶,却是突然桀桀的冷笑一声,用戏谑的语气说道。

    “什么?!你们究竟有什么阴谋?”

    能够被玄道乾派来审问众人,这铁憨憨主审官手段的确是简单粗暴了一点。

    不过,这都是建立在绝对实力的碾压之上的,最起码在他自己看来是这样的。

    快刀斩乱麻,往好了说那就是果敢,有魄力。

    至少来说,这铁憨憨主审官绝不是没脑子的饭桶。

    一听敌人的话,这铁憨憨主审官再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一个不敢置信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也许,六皇子根本不是这伙人的真正目标!

    他们袭杀六皇子,绑架六皇子,为的就是将镇穹城中的力量分散出去,削减镇穹城中的防备力量。

    最重要的是,可以将包括城主,城卫军诸位军长,以及镇穹城的高手都吸引到城外去。

    还有他们3个,也绝对是故意被他们抓来城主府。

    为的就是从城主府内部,以阵灵·噬灭者弩床,攻击城主府法阵的阵灵。

    破坏了城主府的法阵,等同于镇穹城少了一名界武阶战力!

    “呵呵,看来你都想通了呢,可惜,你想到的太迟了。”

    就在这铁憨憨主审官,想通其中种种的时候。

    那名双刺剑神武阶,已经趁着他分身的刹那,欺身至其身后,两把刺剑由后向前。从铁憨憨主审官的头盔,和铠甲之间的缝隙刺入,自额头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