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 第71章 给我挠挠!
    今夜顺着线索来搞雷羽,顾寒石本来是想来练兵的,但是没想到对方身上这么有料。

    如果任由对方这么炸下去,损伤恐怕会很惨。

    有些本来热血沸腾的年轻弟子见状,早已被那爆炸吓裂了胆。

    毕竟以那种程度的爆炸,恐怕只有二境练筋上阶才不会被炸残。

    他们很有可能会死。

    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但是在既定规则内,鱼泉剑院确实过了很长一段安稳日子,以至于让这些武修忘了修行的目的。

    武修虽然能延长寿命,但并不能实现长生,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杀伐。

    在顾寒石轻描淡写解决一切问题的时候,在鱼泉城还要高一些的位置,顾云栖正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他本来就是来当围观群众的,在这个位置,普通人看不到那么远,但是他却能。

    练气二重天后,他的目力增长得不错,通过这次观察,他发现大哥真的很强,比“赵天娥”要强得多。

    果然那天大哥在自己面前只是小试身手。

    那现在自己和大哥打架,谁会赢?

    说不准,一时真的说不准。

    他有些底牌,比如水符和灵火铳,以及比较绵长的气息,但只是从明面上看,他大哥要更加生猛不少。

    如果靠着一些小滑头拖入持久战的话,他可能有机会,但是能不能拖得下去是个很大的问题,因为一旦被抓住机会,他很有可能会被打残,或者说打死,因为大哥的力量实在是有些深不见底。

    刚刚那根长矛大哥掷得很随意,而他则恐怕需要真气凝结如网才能达到那个效果。

    不过这都是他想多了,他和大哥断然没有要打残对方的一天,切磋的话他也不好用那些脏手法,多半是要输的。

    片刻之后,正在等面的顾寒石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扭头往上一看,眉头微微挑起。

    他所看的位置,是一处石亭。

    石亭中没有人,空荡荡的,但是刚刚他却从那里感受到了一道注视的目光。

    夜更深了,对于很多人来说今夜是无眠夜,但是顾云栖不是,他睡得很安稳。

    赵天娥的事情已经解决,四当家雷羽被活捉,赤火寨算得上元气大伤,应该可以安宁一段日子了。

    不过在顾云栖悠闲睡大觉的时候,黑狱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黑狱深处,赤火寨的四当家雷羽被六根锁链锁着,其中两根直接穿过了琵琶骨,模样极惨。

    他一身肥肉部分皮肤已经外翻,特别是脸上,上面分布着的黄色斑点如尸斑一般,看起来很是恶心。

    同样的,那种腐臭的味道也如尸体一般。

    现在最让雷羽感到生不如死的不是被锁链穿过身体的痛苦,而是痒,痒得出奇。

    “赵天娥”给他用的易容术有一定的时间限制,两月内必须更换覆盖在外面的人皮,不然这外面的人皮会带着里面的皮一起溃烂。

    当然将其强行扯开也行,但是如今最为尴尬的是,雷羽手脚被束缚得死死的,根本无法动弹。

    “痒啊!痒啊!痒死老子了,快给我挠挠,快!快!”

    他的正对面,顾寒石正坐在一把椅子上,手上是一个“不求人”,看着雷羽这么痒,他即便身体不痒,都用这“不求人”在身上抓挠起来,看起来很舒服。

    这种感觉,比你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旁边的人却在吃火锅还更让人崩溃。

    “娘的,有种杀了老子啊!你不是很有种吗?”雷羽一边说着,一边抖动着身子,带着锁链发出了阵阵清脆的声响。

    到了现在,即便是锁链拉扯伤口的疼痛都无法减缓他的痒了,他不由得嘶吼道:“快给我挠,挠......我说!我说!”

    之后,拿着“不求人”的顾寒石走了过去,给他挠了两下......

    鱼泉剑院,剑律堂大厅内,气氛有些凝重。

    最上方坐着的是剑院院长李长寿,他今年已经两百多岁了,除了头发有些斑白外,看起来却像是个中年人。

    他看起来真的平平无奇,找不到一点奇特之处,但只是坐在那里,就给人高深莫测之感。

    他身上有一种味道,岁月的味道。

    人类有很多错误的认知,比如认为越古老的越是强大,但是这认知放在李长寿身上却并不是错误。

    他绝对是剑院的第一人,以前是,现在也是,不仅在于他活得长,还在于他很强。

    他已经快十多年没出过手了,但是依旧没人敢质疑他的可怕。

    上一次和他动手的人很强,但是骨灰都被他撒了不知多少年了。

    他看起来很普通,名字也很普通,也不轻易出手,但是一出手必挫其骨、扬其灰,从不例外。

    他妻子的骨灰就是他亲自撒的。

    这样的事情仅仅听起来就很可怕,更给这个百岁老人增加了一抹可怕的神秘感。

    可是即便有他坐镇,依旧无法缓解场间剑拔弩张的氛围。

    一个浑身都是腱子肉的白发老头看着桌上的那张简易地图,冷笑道:“我认为此事不妥,雷羽这个人太过奸诈,恐怕是个陷阱。”

    顾寒石揉了揉眉头,说道:“这是这些年来唯一的突破口。”

    “我说过,这极有可能是陷阱,让剑院元气大伤的陷阱,要突你去突,反正我青剑堂不去。”白发老头没好气道。

    “和我承剑堂也无关。”一个看起来有些尖酸刻薄的中年女子附和道。

    青剑堂和承剑堂,囊括的剑修数量是最多的,要不是剑律堂出了一个顾寒石,势头上绝对比不了这两个剑堂。

    顾寒石看着桌上那张自己画的图笑了笑,说道:“这事本来就是我剑律堂负责,不烦二位。”

    “那你小子来找我们来做什么?很闲吗?”青剑堂堂主丝毫不客气道。

    青剑堂一向和剑律堂有些不对付,缘于青剑堂堂主的侄儿曾因为犯错被剑律堂处置过,很狠心的那种处置,他都没求下这个情,让他在族中很难堪。

    在顾寒石闭关的这段时间,剑律堂的堂主,也就是顾寒石的师父王石鱼老迈染病,青剑堂抓住机会吞噬着,眼看剑律堂就要大势已去,结果顾寒石出关了。

    这个最为年轻的伐骨境强者,一下子就以摧枯拉朽的能力力挽狂澜,先是抓住了一批小鱼小虾,后面居然还钓出了雷羽这条大鱼,你说气不气?

    然后更加气人的来了,顾寒石耸了耸肩,说道:“叫你们来自然不是想你们这种人出力,我不过是替我的兄弟们要些东西而已。”

    “什么东西?”

    “资源,你们的修行资源。”

    此话一出,全场雅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