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 第56章 太脏了
    之后的两天,顾云栖一直呆在武阁看秘籍,不分昼夜,弄得雪灵都要贴寻人启事了。

    当它在武阁外的一棵树上发现顾云栖时,对方胡须已经长出来了,头发犹若乱草,神情枯槁,但是它依旧觉得挺好看。

    不知道什么原因,它发现这家伙最近越来越顺眼了。

    顾云栖这次为了刷成就有些拼,中途他想取巧,故意看快了一些,发现并不被承认,于是只能认真研读秘籍。

    “练气初识”之后,他体力大涨,但是这般没日没夜,滴水未尽地研读秘籍还是让他有些疲倦。

    雪灵看着顾云栖认真的模样,并没有打扰,也没敢打扰。

    这武阁防守严密,它一旦发出声音,恐怕会惊动守卫。

    这种地方,最不喜欢猫和老鼠这些生物了。

    不过看着顾云栖那仿佛要走火入魔的样子,它还是有些担心。

    那负责看守此地的老头儿要平静很多,毕竟他不像雪灵,要跟着顾云栖混饭吃。

    当年的顾寒石也喜欢呆在这里,经常几日不出,这个弟弟看来是继承了这优良传统。

    只是在他眼中,顾云栖有些囫囵吞枣,一本接一本,仿佛根本没有留什么消化的时间。

    如今的顾云栖还真不需要消化的时间,他当初一次性一字不差默背了三十万字的闲书后,获得了“硬核强记”的成就,加强了关于书卷内容的记忆能力,差不多算是过目不忘了。

    他需要消化时,有的是时间去消化,再说这些残谱总是让他感到怪异,他暂时还不想消化修炼。

    终于,当手中那本《拢沙拳法》放下后,顾云栖意识出现了变化。

    [完成五十部武道秘籍的研读,解锁成就“我看过太多武道残谱。”

    成就奖励:以小见大,由残推全,你拥有了推演完整功法的能力。(注:该能力三月内只能使用两次。]

    到了这里,顾云栖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喜意。

    成就完成的快感很爽,更加爽的是,这成就还很有用。

    看了这么多残缺的功法,他对它们真的不太感冒,那种常人很难察觉的招式酸涩感,他很不喜欢。

    就像本来什么都好的美女喜欢挖鼻孔并弹出去一样,有的人忍忍也就娶了,毕竟这只是小毛病,但是有的人却不行,过不了心理那关。

    而目前这个成就奖励却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简直完美。

    接下来,他就要选择将哪两种功法推演完成了。

    大致研习了大大小小五十本秘籍,顾云栖心里也有了些数。

    想着第一次总是美好的,他选择将这三月内的第一个名额给了《静观流光剑谱》。

    这本剑谱的招式并不多,而且比较死板,因为确实只有那些特定的发力姿势才能让剑陡然加速,如流光一般。

    但是顾云栖却很看好它,招式虽然是死的,但人是活的,基础剑术中穿插这种特定剑招往往能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

    于是他握住了《静观流光剑谱》剑谱,默念了一句“推演”。

    几乎同一时间,那些脑海里的剑招就出现了一些改变,这些改变很细小,但是却让招式圆融起来。

    之前那丝不谐的酸涩之感,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而且脑海中还多了一招“天隙流光”,是连着人体和剑一起猛然加速的,威力应该不错。

    对于这一本秘籍的推演,顾云栖很满意。

    至于第二个名额该给哪本秘籍,顾云栖也没有多犹豫就做出了选择,因为他太饿了,想吃饭。

    他选择的是一本名为《鹤冲拳》的拳谱,他虽然有剑,但也要考虑手上没剑的情况,“鹤冲拳”就当作补充这短板吧。

    没要多久,鹤冲拳也被他融会贯通,冲拳凶猛,转瞬还可以化拳为啄,如鹤嘴般扎入敌人身躯。

    顾云栖之所以选了这本拳谱,有很大原因是因为想象了“鹤嘴”贯入敌人太阳穴的场景,凶残且爽爆。

    当顾云栖从武阁出来时,等待他的不仅有雪灵那张幽怨的脸,还有大哥顾寒石。

    他不由得说道:“哥,你怎么在这里?”

    这时,雪灵已经跳到了他的肩头,但是见到有大哥在,一肚子埋怨的话忍住没有说。

    可能由于忍得有些难受,它直接变成了包子脸。

    顾寒石说道:“听人说你在这里呆了几天几夜,怕你死在里面,所以来看看,看来死不了,那么走了。”

    说完这句话,他真的扭头就走了,想必是在百忙中抽出了点时间过来。

    看着对方匆匆离开的背影,顾云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有略有感动,因为他没有那样的心情。

    他饿。

    去饭堂的路上,雪灵一直在他耳边说着“头发乱成这样,一脸憔悴,想累死啊,不想管你了。”这类话,他只能含糊答应着。

    当顾云栖来到饭堂时,眼睛都是绿的。

    那大妈看一个好好的小伙子饿成这样,立马加了好几勺饭菜。

    不过,这都不够。

    顾云栖足足吃了十碗米饭,八碗烧肉,三只鸡,半桶汤才停了下来。

    全身细胞感受到能量的补充后,终于舒服了。

    顾云栖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于是出了门,在溪水边提着他那柄八面剑给自己刮了个胡子。

    是的,现在他对自己肌肉的控制精准得过分,这么大一把剑刮胡子都游刃有余。

    刮完了胡子,又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顾云栖重新变得神清气爽起来。

    又是那片无人的荒地,顾云栖站在那里,迎着阳光舞起了剑。

    他想将刚学会的“静观流光剑法”融会贯通一下。

    这种剑法真的适合阴人,在雪灵眼中,顾云栖的剑法时不时突然加速,如涌动的流光一般,让人防不胜防。

    更加可怕的是,这家伙练到后面,居然还加入了前几日出现的那种可怕暗器。

    他明明正在舞剑,却时不时有那种暗器窜出,威力惊人,所以一段时间下来,那棵老柳树上面布满了孔洞。

    有剑戳的,有灵火铳射的,像是筛子。

    顾云栖练完收工,感叹道:“对不住啊。”

    老柳树:“......”

    雪灵:“......”

    雪灵默默看着这一切,只想说:“打不过,打不过。”

    太脏了,顾云栖这家伙的打法实在是太脏了。

    脏得连喜欢偷袭挖眼睛的它都自愧不如。

    要是它没看见这一切,恐怕要不了几招就会被对方打成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