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 第54章 快气我!
    “不对,你怎么知道少了马?”

    年轻女子这个问题就问得比较灵性了。

    要知道他们家几代人都在剑院干这差事,心细是家族传统,基本没出过差错,如今掉了两匹最好的烈焰驹,基本算是出大事了。

    人一出事就容易慌,一慌就会找理由安慰自己,宛若落水时抓住的救命稻草。

    女子看着顾云栖,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一下,顾云栖发现,还真不好回答。

    于是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神情一下子变得乖巧起来。

    几乎同一时间,丹田内“萌混过关”那颗星辰直接亮起,而那颗“少女之友”的星辰依旧黯淡。

    很显然,眼前这个女子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已经不是少女了。

    少女和中老女妇女之间,顾云栖的成就出现了空缺。

    不过这“萌混过关”配上他这张人畜无害的脸,效果也是惊人,那马厩的年轻少女内心不由得柔软了一下。

    这么萌,怎么可能和盗马贼有关?

    而且盗马贼怎么会跑来和我说马丢了。

    一下子,因为被顾云栖的萌激发,她脑子都活跃起来。

    这个时候,顾云栖说道:“昨夜听到有呼噜呼噜的声音,像是有马的嘴被捂住了,觉得有些奇怪,所以才来问问。”

    年轻女子从萌中清醒过来,说道:“公子的意思,有人盗马?”

    “差不多是了。”

    年轻女子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说道:“那马丢了也是我看守不力,我......”

    “姑娘别急,那两匹马很贵吗?值多少钱?”顾云栖见状,一时有些于心不忍。

    “那是最好的烈焰马,整个鱼泉城也不到二十匹,两千两银子恐怕连幼马都买不起,更别提这训练有素......”

    “不好意思,有点事,告辞。”

    对方话还没说完,顾云栖就溜了。

    真的给不起。

    他本来以为像他家蠢马一样,一匹值个几十两银子,他还能发挥富裕家庭的优势,帮衬下这个可怜的小姐姐一下。

    尼玛两千两银子还只是幼马,这价钱差点把他吓尿了。

    这地方大了,房价贵不说,连马都这么金贵的吗?

    顾云栖对马的认知很少,殊不知他家这小白在品种上最多算是地球上的捷达,而那烈焰马相当于法拉利,能一个价钱吗?

    至于小姐姐最后会怎么样,就让她自生自灭吧,这不是穷逼的他能够搞定的事情。

    剑院内出现的盗马事件还是引起了一些小轰动,因为鱼泉剑院很久没出过这种治安问题了。

    要知道在鱼泉剑院内偷东西,这和在太岁头上动土没什么区别,随便拉一个弟子出来就能把普通毛贼打死,不那么随便拉一个弟子出来,能直接打成肉饼,所以从来没出现过盗马事件。

    很多人不禁怀疑,是不是内贼干的,但想想又不是。

    烈焰马不是小东西,而是生性凶悍,不是熟人能把你脑壳踢飞,而要将这两匹大东西从剑院这种地方偷出去,差不多和在城外呆一夜还要生还是一个难度。

    最主要的是,这事他喵的没什么性价比。

    能神不知鬼不觉干成这种事的人,少说也得练皮境上阶的修为,这种人就算想偷东西,偷点什么不好,去偷这么大的马?

    这鱼泉城虽大,但要藏两匹烈焰马可不容易。

    这正是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不少人认为是马厩的人监守自盗,因为只有他们有足够的条件做成这种事。

    这正是那年轻女子最担心的情况,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一时却满是风雨。

    直至顾云栖将那卷带着一点皮肉的毛发交给了上面,这件事才有了初步结论。

    他们从一开始想的是有人盗马,毕竟这马还算值钱,却忽略了杀马这种事。

    毕竟马死了,就不值钱了。

    但是有的人,根本不在乎马值不值钱。

    于是剑院的戒律堂推测,剑院里有奸细。

    奸细只能来自一个地方,赤火寨。

    于是剑院的长老们不得不怀疑,这是赤火寨的一次示威,这一次是杀马,那下一次是不是就该杀人了?

    作为剑院历史上最年轻的伐骨境强者,顾寒石的威望很高,虽然剑院名义上还没有给他长老这个身份,但是地位上差不多了。

    特别是他的恩师戒律堂长老,早就把大部分权力让给了他,因为这样的年轻人敢打敢冲,比那些只顾着窝在窝里的那家伙有用处多了。

    看着桌上的那卷带着皮肉的毛发,顾寒石露出了一个很和善的笑容,说道:“你说这是我弟弟发现的?”

    那名管事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是您弟弟发现的,能发现这么一小卷东西,当真慧眼如炬。”

    顾寒石笑了笑,说道:“你就别夸他了,要真让他听见了,他绝对不会谦虚。”

    ......

    待人都走了后,顾寒石伸了个懒腰,看着桌上那卷毛发,淡淡道:“我的老弟,有点意思。”

    他的神情是温和的,但是语气却带着一种格外阴冷的味道,两者形成了一种强烈的撕裂感,显得格外怪异。

    只是,没有人看到这一切,除了他自己。

    也许,连他本人都不太了解自己了。

    在顾寒石看着那卷毛发说着话时,顾云栖觉得右耳有些发烫,像火一般。

    他皱着眉头,说道:“该不会又是爹娘念叨我了吧?也对,已经快一月没着家了,找个时间一起回家看看。来,雪灵,气我。”

    雪灵鼓起了腮帮子,叹了口气,说道:“喵,气不动。”

    顾云栖不禁说道:“我们不过失败了几百次而已,怎么能轻言放弃?”

    “喵,不了,真的不了。”它一副被榨干了的模样,转身,溜到窝里睡觉去了。

    每次气这家伙,对方没气着不说,反倒把自己气得肝疼,也不知道为什么。

    [成就:肝中生气

    完成条件:被他人气得肝疼十次,目前进度3/10

    成就奖励:未知]

    顾云栖看着这信息面板,有些头疼。

    气自己这件事比气别人可难多了,他这人怎么就这么不容易生气呢?

    自从那件事之后,再也没有第二个麻子脸教习和薛贵跳出来惹他生气了,他对两人甚是想念。

    几乎同一时间,远在十里之外的麻子脸和薛贵突然感应到了什么,脸莫名其妙疼了一下,特别是薛贵,牙还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