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突然变这么厉害 > 第15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听到顾鸣所说,孟达有些疑惑:“为啥?你别忘了我们还带着一具焦尸。”

    “正因为如此,更不能进……”

    顾鸣牵着马走到路边坐了下来。

    “你小子在卖什么关子?”

    “达叔,你觉得我们就这样把乌旭带回去,能起到多大作用?

    牛二根本不会承认,风计元也会千方百计替他掩盖,甚至倒打我们一耙……”

    “你说的我都懂……”孟达叹了口气:“可是,不管结果如何,我们总得交差。”

    “达叔,你要充分正视目前的处境,风计元已经亮出屠刀,我们还有多少时间与机会?

    再不主动争取筹码,我们可就全盘皆输了……”

    在顾鸣滔滔不绝讲述时,孟达的脸色也随之不停变幻。

    其实这些道理他也懂,但,就是狠不下心。

    “总之,拼这一次。退一万步讲就算失败了,大不了咱俩一走了之……”

    “好,信你一次!”

    孟达咬了咬牙,终于下了决定。

    说白了,这么些年来他也受够了仰人鼻息的鸟气。

    ……

    临江县衙。

    一个满面皱纹,留着白须的老者走到门口,冲着两个衙役拱了拱手:“二位官爷,小民要求见县令大人。”

    “去去去!”

    两个衙役不耐烦地喝斥。

    “二位官爷请通融一下,小民奉马员外之命,给县令大人送一封信。”

    “马员外?马家镇马老爷?”

    “对对对,是马老爷的亲笔信,老爷吩咐小民一定要当面交给县令大人……”

    说话间,老者摸出信亮了亮,随之又有些心痛地摸出一把铜钱塞过去。

    正所谓衙门向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其中一个衙役不露声色收下铜钱,笑了笑道:“你在这里候着,我去通报一声。”

    “多谢官爷!”

    不久后,衙役走了出来,抬了抬手:“随我去见大人。”

    老者再次连声致谢,并随着衙役来到内院。

    “小民拜见大人!”

    吴昆坐在太师椅上,一边喝茶,一边漫不经心问:“嗯,你是马府家仆?”

    “是的,马老爷吩咐小民给大人带一封信……”

    “呈上来!”

    “是!”

    吴昆接过信拆开一看,不由面色惊喜:“太好了,想不到……”

    没等他说完,老者又拱了拱手道:“大人,马老爷还有几句话让小民当面转达。”

    “快讲!”

    “这……”

    老者直起身子,瞟了下屋里的丫环。

    “你俩去外面候着。”

    “是,老爷!”

    两个丫环齐齐应声,转身走了出去。

    等她俩一离开,老者气势一变,双手抱拳道:“属下孟达参见大人!”

    吴昆吃了一惊:“啊?你……”

    “大人,属下情非得己,这才故意装扮了一番,以免被人认出。”

    闻言,吴昆不由沉下脸来:“那这封信也是假的?”

    “不,信的确是马老爷亲笔书写,所述内容也是真的,案情已经告破。”

    这番话,便说的吴昆有些迷糊了。

    “破了案是好事啊,你为何乔装打扮,费了这么一番心思跑来面见本官?”

    孟达不由苦笑道:“大人,属下也不想这样,实在是有些隐情……”

    “行了,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话便痛痛快快讲出来。”

    “是!”

    于是,孟达便将此次马家镇之行的经历详细讲了一遍。

    “大人,如今乌旭已成焦尸,属下也就没法指证牛二纵凶杀人。

    这倒也罢了,关键是……是……”

    说到这里,孟达似有顾忌,欲言又止。

    吴昆有点有高兴了,沉着脸道:“孟达,本官说过,让你有话便痛痛快快讲。”

    “那……属下就真讲了!”

    孟达心一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

    “大人,你到任差不多三年,想必心里也清楚临江县的状况……”

    “风捕头、县丞大人、范师爷……哪一个没在暗地里搞自己的产业?”

    “城里的赌坊、青楼、钱庄、酒楼之类,或多或少都被他们操控着……”

    “牛二当年本是个街头小混混,就是因为师爷的关系,摇身一变,成为两家赌坊的老板。

    这几年,不知坑害了多少人,欺凌了多少良家女子……”

    “像牛二这样的恶霸还有很多,但,层层保护网,让他们变本加厉,逍遥法外,百姓敢怒而不敢言……”

    “大人,你是个好官。但,奈何下面的人沆瀣一气,以至连累大人名声蒙羞……”

    “砰!”

    听到这里时,吴昆不由猛拍案几,吓了孟达一跳,赶紧顿口:“属下一时口快,还望大人恕罪。”

    “不,你句句说到本官心坎……孟达,在本官印象中,你一向喜欢随大流,怎么这次突然感悟良多?”

    孟达抹了把冷汗,讪讪道:“属下不敢欺瞒大人,这些,其实都是顾鸣的主意。”

    “顾鸣?”

    “对,他看不惯牛二的蛮横,不顾方班头喝令,强行抓捕了牛二。

    但却也因此招来了对方报复。

    现在,我和顾鸣的处境很尴尬也很危险,这才不得已前来求助大人。”

    “笃笃笃……”

    吴昆没有回话,而是低下头,皱着眉头轻敲案几。

    孟达垂手肃立,静候结果。

    按照顾鸣的说法,这是一次豪赌。

    赌赢了,便有了与风计元抗衡的资本。

    赌输了……远走高飞!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过了一会,吴昆终于抬头瞟向孟达,微笑道:“这样吧,今日有些晚了,明日午时再行押解乌旭的尸体回衙门,并向风捕头如实汇报结果。”

    “这……属下遵命!”

    孟达心有忐忑地告退离开。

    ……

    “结果如何?”

    一见面,顾鸣便急急询问。

    “不好说……”孟达苦笑着摇了摇头:“吴大人说,让我们明日午时回衙门,并向风捕头如实汇报结果。”

    “哦?”

    听到这话,顾鸣不由沉吟起来。

    “不过,我看他的态度,应该会向着我们。”

    “那就好……”

    第二天,二人掐算着时间,于午时时分赶回县衙。

    “你俩怎么回事?怎么弄了具焦尸回来?”

    “呵呵,这可是重要物证……”

    同时,又有人小跑着去找风计元汇报。

    “什么?他俩这么快就回来了?”

    风计元吃了一惊。

    “捕头大人,他俩还带回来一具烧焦的尸体。”

    “嗯?”

    风计元心里一跳,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