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突然变这么厉害 > 第14章 你还想要银子?浸猪笼倒是有可能
    当夜。

    马府张灯结彩,灯火通明。

    气氛就跟过节似的,人人喜气洋洋。

    “二位官爷辛苦了,老爷特意吩咐妾身要好好款待二位……”

    “这是老爷珍藏多年的女儿红,小兄弟,来,再斟一杯,暖暖身子……”

    其实,用不着喝酒,顾鸣已经够暖了。

    也不知马员外哪里娶了这么一房小妾,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

    大晚上的还特意抹了些胭脂,凭添几分妖娆。

    重要的是,偏还紧邻着顾鸣坐下,不时起身劝酒,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暗香袭人……

    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

    一顿酒,喝得顾鸣一脸晕红,满头是汗。

    期间,孟达试图想要表现自己,讲起了一些自认为威风的事。

    结果却是剃头担子一头热。

    “哟,小兄弟平日里一定勤于习武吧?看这身板……多壮实!”

    说说也就罢了,竟还伸手捏了捏。

    顾鸣仿佛被电了一下……

    煎熬了一会,借口不胜酒力逃之夭夭。

    不久后,孟达一脸遗憾走了回来:“你小子,哪怕逢场作戏也好,把她哄开心了,说不定还能打赏咱们几两银子。”

    “呸,你还想要银子?浸猪笼倒是有可能。”

    “我也就说说而已……不过她要是看上老子,浸猪笼就浸猪笼。”

    顾鸣:“……”

    ……

    第二天上午。

    马员外家大门外的空地上,放置着一具烧得焦黑的尸体。

    镇里不少百姓壮着胆子远远围观。

    过了一会,马员外在一众下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顾鸣与孟达紧随其后。

    “各位乡亲父老,这几天因为本宅发生的奇案,让大家伙受惊了。

    在此,老夫郑重宣布,残害本宅五个下人的真凶已经伏法。

    大家不要再胡乱猜疑了,此人名叫乌旭,乃江湖邪道中人……”

    这样的说辞,也是马员外从多方面考虑,不愿将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以至令马府蒙上阴影。

    不管百姓信与不信,总之找了个替死鬼,大家总会安心一些。

    “在这里,老夫要当着一众乡亲的面,郑重感谢这二位县衙来的捕快。

    正是因为他俩明察秋毫,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揪出元凶,并予以诛灭,还本镇安宁……”

    “二位捕爷好样的!”

    曾管家及时抚掌。

    有人带头,其他下人,包括一众百姓也开始抚掌。

    “多谢大家,多谢大家!”

    孟达满面春风,抱拳向着四周作揖。

    顾鸣自然也没闲着,乐呵呵道:“大家不必多礼,惩奸除恶,乃我辈本份!”

    “唉,要是所有官差都像他俩这样,天下可就太平了。”

    “对对对……”

    “好了,没什么事了,各位乡亲都散了吧,安安心心过日子。”

    等到人群慢慢散去之后,马员外这才冲着顾鸣二人抬了抬手:“二位里边请,老夫还有事相商。”

    进入后院,一行人围着石桌坐下。

    阳光斜斜照下,有点暖熏熏的。

    “老爷~”

    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传来。

    顾鸣心里一颤,随之眼观鼻,鼻观心……

    “呵呵,小桃,昨天辛苦你了。”

    “老爷,妾身没事……二位官爷,昨晚如有招呼不周,还请多多谅解。”

    孟达赶紧摆手:“没有没有……”

    小桃却瞟向顾鸣,语气似有幽怨:“可是这位小兄弟似乎没喝尽兴?”

    “夫人一片盛情,在下真的尽兴了,尽兴了……”

    这话,怎么感觉有点别扭?

    好在马员外及时扯开话题:“好了小桃,你去泡壶好茶过来。”

    “是,老爷。”

    等她一转身,马员外便道:“这次多亏了二位,人心也总算开始平定下来。

    只是,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因素,这闹鬼一事……大家心知肚明即可。”

    孟达不由笑了笑:“马老爷,这个你放心,就算你不提,县令大人也不会照实公布。”

    “那就好……说起来,老夫与你家大人也有一年未见了。

    这样,你们回县衙帮老夫传个话,就说过两天老夫会备些薄礼,亲自登门拜访。”

    “没问题!”

    “呵呵,二位请放心,老夫之前说过,一定会在县令大人面前替二位邀功请赏。”

    孟达喜不自胜,赶紧抱拳道:“太好了,多谢马老爷!”

    “不必多礼,该说谢谢的是老夫才对……”

    在马员外盛情相邀之下,顾鸣二人暂且留在马府。

    不仅好吃好喝侍候着,一人还拿到了二十两赏银。

    对于孟达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巨款。

    他当了二十多年捕快,一生省吃俭用,所积攒的银子尚不足五十两。

    可想而知有多么激动。

    顾鸣倒还好,毕竟他所追求的是实力与前程,银子只能算锦上添花。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顾鸣二人拱手作别。

    马员外考虑的挺周全,专程找了一匹老马驮上乌旭的焦尸,也好运回县衙交差。

    “二位官爷,这是妾身亲手做的糕点,你们拿着路上吃。”

    “多谢夫人!”

    接过糕点,顾鸣由衷道谢了一声。

    虽说这女人有点热情过头,甚至有可能是让马员外头上长草的那种。

    但,顾鸣完全能够理解。

    毕竟她还年轻,看样子也就二十多。可是马员外,近六十的人了。

    “不客气……过两天妾身和老爷一起到县城,到时再给你们做一些……”

    还来?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

    “小子,不错啊,出来办个案,结果差点办个人。”

    一出镇,孟达便忍不住调侃起来。

    “达叔,你少说风凉话……”

    “哪有说风凉话?哈哈,对了,差点忘了你被那女鬼给上了……”

    “噗……”

    顾鸣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口。

    “啥叫被女鬼上?麻烦你把话说清楚,那叫鬼上身……”

    “意思差不多……不过你放心,达叔肯定不会到处宣扬。”

    顾鸣捏了捏拳,强忍揍人的冲动。

    “好了好了,玩笑归玩笑,话说当时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它上不了你的身?”

    “因为我身上有符……”

    顾鸣没说玉佩的事,护身符,也是符。

    “哦,对对对,这么看来文道长还是有点本事。这次回去,一定要再找他求几张符……”

    一路顺顺当当。

    快走到官道时,顾鸣却停了下来。

    “达叔,今天先别急着进城,咱俩得好好合计合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