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突然变这么厉害 > 第13章 美鬼计
    “妖女,有本事冲老子来!”

    关键时刻,孟达挺身而出,一副护犊子不要命的姿态冲向女鬼。

    见状,女鬼不由冷笑了几声。

    上次吃了一个大亏,导致她痛失躯壳,自然对顾鸣二人恨之入骨。

    故而,竟生出让二人自相残杀之念。

    “老家伙,你想死,我便成全你。不过,我要让这小子亲自动手杀你……”

    一听此话,孟达心里“格噔”一声。

    他隐隐猜到了对方的意图……

    “妖女,休得胡来……”

    “你有本事阻止再说!”

    话音一落,女鬼瞬间化作一道白影掠向顾鸣……

    “臭小子快跑!”

    孟达根本无力阻止,只能悲怆地大吼。

    顾鸣倒是想跑,但根本来不及,只能下意识挥出一刀……

    劈空。

    下一刻,身体突然一僵。

    “顾鸣!”

    孟达双眼浸泪,难得地唤了一声顾鸣的名字。

    “老家伙,看出来,你很疼这小子……哈哈哈,那就乖乖站着别动,让他一刀,一刀割下你的肉……”

    话,是从顾鸣口中说出来的,声音却不是他的。

    “妖女,滚出来!”

    悲怒之下,孟达摸出道符,一边疾冲一边默念符咒,想借道符的力量逼出女鬼。

    没料,没等他冲到面前,变故陡生……

    “啊……”

    “怎么回事?”

    夜空中,突然响起了女鬼的尖叫。

    随之便见她蹦出顾鸣体外……

    这时,顾鸣终于恢复了行动,不假思索,一个箭步冲到女鬼面前,并扯住了她的头发。

    “放开我……放开……”

    谁也不曾想到,之前威风八面的女鬼竟然瞬间化身弱女子,惊恐地尖叫着,挣扎着……

    “放?小爷今天非办了你不可!”

    顾鸣一把将其掀翻在地……

    画风陡变,孟达一脸呆痴,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

    “达叔,你看戏呢?赶紧用符!”

    “哦,看戏……不不,用符!”

    孟达终于回神,迅速将手中的道符拍到女鬼身上。

    “还不够,快去找些桐油来……”

    顾鸣这次长机灵了,绝不给对方一丝逃离的机会,挫骨扬灰以免留下后患。

    “公子,求你放过奴家,奴家发誓不再害人,尽心侍奉公子……”

    生死关头,为求自保,女鬼开始施展美鬼计……

    “呸,王家庄的事就不提了,马家五个下人与你有何冤仇?你杀人掏心,饮尽其血,天理不容!”

    “奴家也是想要恢复元气……”

    “不,你不想!”

    这时,孟达走了过来:“小子千万别被这妖女迷惑……”

    说话间,一小桶桐油泼了下来……

    “呼!”

    火光腾起。

    “啊……老娘跟你们没完……”

    夜空中,再次响起女鬼绝望而又凄冽的惨叫……

    “咦?麻子,你听……好像是那女鬼的惨叫?”

    “没错……那,咱们回去?”

    “对对对,不然回去没法跟老爷交差,更领不到银子。”

    看在五两银子的份上,两个家丁终于壮着胆子返身跑回坡地。

    这时候,那只女鬼还在火中徒劳地扑腾着……不过,动静越来越小。

    “太好了,二位官爷威武!”

    见状,两个家丁长长松了口气,一脸的喜悦与激动。

    顾鸣没好气道:“威武你们妹,有本事你俩继续逃……”

    “官爷冤枉,小人没逃,小人只是去找家伙对付那只女鬼……”

    这借口……真的让人无言以对。

    过了一会,女鬼终于没了动静,想来已然灰飞烟灭。

    “二位官爷,现在怎么办?”

    “去,你俩把那姓乌的焦尸带上,拿回去交差。”

    “啊?这……”

    两个家丁面面相觑,一脸苦色。

    “怎么的?你俩不打算要赏银了是不?”

    这么一说,两个家丁终于鼓足勇气,小心翼翼上得前去,抬起了乌旭已被烧焦的尸体。

    “唉……”孟达不由叹了口气:“这家伙死了,咱们也就没法指证牛二了。”

    “无妨!”顾鸣笑了笑:“牛二作恶累累,也不差这一条。”

    “说的也是,只要县令大人不偏袒的话,那家伙所犯的事足够杀头……”

    “达叔,正所谓阎王易见,小鬼难缠。这次回去,风计元与方成必然不会就此罢手,还会出阴招。

    所以,我们一定要多加提防,再想办法反制。”

    闻言,孟达不由苦笑。

    “这些事我比你清楚,但,要反制他们谈何容易?

    风计元苦心经营多年,早就打造了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正所谓触一发而动全身……罢了,你毕竟还年轻,做事往往只凭一股冲劲……”

    这话,顾鸣表示不服!

    好歹也是穿越人士,宫斗、官场之类的大戏看多了去。

    “达叔,你也别倚老卖老……别瞪,我没贬你的意思。

    古人云:心有多高,路有多远。

    你一直甘于现状,故而至今依然还是个小小捕快。

    以你的资历来说,就算当不上捕头,当个班头绰绰有余。

    其实,你也不是不想去争取,而是不敢……

    一直以来,你被风计元压得死死的,平日里立个功也被分走大半……”

    “行了,别说了!”

    此番话,可谓字字敲到心坎,顿令孟达感到分外憋屈。

    因为顾鸣说的一点没错,他无从分辩。

    “好吧达叔……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以后能挺直腰杆,去争取你想要的。”

    ……

    下山时,顾鸣下意识探手入怀,摩挲着贴身而戴的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正是达叔当年捡到原主时,唯一能够证明其身份的东西。

    顾鸣曾仔细研究过,并未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只当是一块古玉。

    但之前被那女鬼上身时,玉佩突然变得有些炽热,似有一丝神秘的力量涌出,不仅将女鬼逼出体外,还将其震伤。

    否则,顾鸣怎么可能轻易控制住她?

    “难不成,这是由高人制作的护身玉佩?”

    顾鸣暗自思忖。

    如果是的话,那么“自己”的身世可能有些来头。

    想归想,顾鸣可没“认祖归宗”的念头。

    “太好了,他们回来了……”

    镇外,另外两个逃走的家丁一见顾鸣等人的身影,不由喜出望外。

    “你们两个王八蛋太没义气了,亏得二位官爷英明神武……”

    外号“麻子”的家丁忍不住喝骂起来。

    顾鸣:“……”

    MD,这不就是典型的五十步笑一百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