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突然变这么厉害 > 第10章 小子,我俩麻烦大了……
    紧赶慢赶,顾鸣二人终于在日落前赶到了马家镇。

    这是一个依山傍水,风景优美的小镇。

    可惜,受马家诡异事件的影响,街面上冷冷清清,几乎家家闭户。

    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妇人迎面走过来,顾鸣赶紧上前询问:“大婶,请问马员外家在哪?”

    “原来是二位官爷,马府就在前面,拐过弯就能看到。”

    “多谢!”

    拐过弯,果然见到了一座气派的大宅院。

    大院南侧有条小巷,巷口站着两个家丁模样的男子。

    一见顾鸣二人的身影,便脚步匆匆迎上前来。

    “请问二位官爷是否从临江县衙过来?”

    孟达点了点头:“没错,我俩奉命前来调查马府奇案。”

    “太好了,二位官爷请!”

    在两个家丁的带领下,顾鸣二人来到了位于巷中一处新搭的草棚边。

    里面,一顺溜躺着五具尸体,除了脚部,全身掩盖着草席。

    “二位官爷,这就是前晚死去的五个下人,其中三个长工、一个护院、一个丫环……”

    听对方简单介绍了一番,孟达点了点头:“行,我们先验验尸再说。”

    “二位官爷请便,我们先去向老爷禀报一声。”

    两个家丁趁机溜了个没影。

    “小子,还愣着做什么?干活!”

    刚入草棚,便觉一缕阴风袭来,令人寒意陡生。

    顾鸣不由皱了皱眉:“达叔,有点不对劲……”

    “别自己吓自己,五具尸体摆在这里,阴气肯定比较浓。”

    其实,孟达这么说完全是出于一种宽慰的心理。

    不过既然来了,总不能一走了之,还得查个水落石出。

    首先掀开的是最左侧的那张草席……

    “咝!”

    刚一掀开,二人顿感寒毛坚立。

    就算孟达阅历丰富,验过不少尸体,也不由脸色惊变,额头上浸出一层密密的虚汗。

    这具尸体乃是死去的丫环。

    她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让人惊悚,就像活活吓死的一般。

    双眼外突,且变成了一片浑浊的白色,就像是往眼眶里嵌了两颗白色的珠子。

    更加瘆人的是,她的胸腔有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准确地说,是一个空空的洞。

    心脏消失无踪。

    但,却诡异的见不到一丝血迹。

    包括贴身穿的亵衣,也不见一滴血迹。

    肌肤一片惨白,皮肉像失了水份的萝卜……

    再检查其他几具尸首,皆如此状。

    “小子,看来我俩麻烦大了……”

    孟达颤抖着声音道。

    “咳,我知道……”

    顾鸣强作镇定,其实心里真的有点慌。

    因为这些尸体不仅看起来恐怖,触手一摸,冷冰冰,硬梆梆,就跟冻硬的冰块一样。

    难怪棚子里这么冷。

    现在并非入冬时节,尸体怎么会变成这样?

    除非……有鬼!

    “小子,你说,会不会是上次那个妖女干的?”

    顾鸣下意识点头:“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毕竟马家镇距离上次那间破庙不算远……”

    “要真是它的话,咱爷儿俩岂不是自投罗网?”

    “达叔,咱能不蹲在这棚子里说话么?走,去找马员外问问情况,顺便蹭顿酒喝。”

    “对对对,喝点酒暖暖身子……”

    ……

    不久后。

    “娘的,还马家镇首富?不管酒饭也就罢了,还让我们自己掏钱住客栈?”

    一离开马府,孟达便忿忿不平地喝骂。

    顾鸣摇头叹了口气:“达叔,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细节的时候,省再多,也得有命花!”

    “有道理……不管了,喝酒去!”

    镇里只有一家客栈,不大,但还算干净整洁。

    “伙计,来间上房……”

    这一次,孟达显得很是大方,不仅要了上房,还点了一桌酒菜让伙计端到房间。

    “来,咱爷儿俩好好喝上几杯!”

    “喝……”

    酒过三巡。

    顾鸣放下酒杯,叹了口气道:“达叔,我有一种感觉,风计元恐怕不希望我们俩活着回去……”

    孟达身体一僵,闷头喝了口酒,随之重重放下:“你也看出来了?”

    “呵呵,就算看不出来,猜也能猜到。”

    “废话,你小子把事情搞那么大,让他很没面子……”

    “所以这次,我们将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疑凶,还有可能会面对一只混水摸鱼的黑手。”

    闻言,孟达不由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说,风计元会派人在暗中对我们下手?”

    “就算不是他,也有可能是别人……比如牛二,总之要加倍小心,咱爷儿俩不能在阴沟里翻船。”

    孟达猛地一锤桌子:“老子当了二十多年捕快,想坑我,也没那么容易。”

    “那就好,来,达叔,我敬你一杯!”

    当夜。

    二人轮流值守,以防有意外发生。

    ……

    第二天一早,顾鸣正睡得迷糊,外面便有人急急拍门:“二位官爷,出事了……”

    这下,睡意顿飞。

    二人早饭都来不及吃便匆匆赶到现场。

    “怎么会这样?”

    一到现场,二人大吃一惊:草棚里一片狼藉,五具尸体竟然消失无踪。

    随行的家丁嗫嚅道:“小的,小的不知道……”

    “晚上没人看守尸体?”

    “没……再说,也没人敢。”

    “马老爷来了……”

    正询问时,马员外阴沉着脸,在几个下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二位可有线索?”

    人一到,便满脸不高兴地问了一句。

    孟达讪讪回道:“马老爷,我俩也刚过来,还在询问情况。”

    “这无端端的,难道会诈尸?”

    “马老爷,说实话,你府上的五个下人本就死得跷蹊……要不这样,能否派几个人随我们去四周找一找?”

    “也罢,曾管家,你去叫几个人来……”

    不久后,一行六人循着镇子外围细细搜寻。

    结果,终于在镇外不远的一条山沟沟中找齐了五具尸体。

    曾管家一脸青白,颤声问:“二位官爷,不会是真的诈尸吧?总不会有人吃饱了撑的把尸体搬到这里。”

    孟达含糊其词道:“这个……不好说。”

    “那怎么办?你们下来查案,总得想想法子,不然马老爷那边也不好交差啊。”

    这时,顾鸣不由接过话来:“我有法子,今晚再派几个人与我们一起值夜,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诈尸。”

    “啊?值夜?”

    “不然呢?曾管家有何良方?”

    “这……等我回去问问老爷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