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突然变这么厉害 > 第9章 马家镇奇案
    不久后,一队人浩浩荡荡走向县衙。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脸阴沉的方成,顾鸣紧随其后,一脸悠然。

    刚才,他又获得了六点正气值。

    后面跟着二十多个百姓,像抬死狗般抬着牛二与其两个手下。

    “咦?牛二被抓了?”

    “没错,是他……”

    “真是大快人心,走,看热闹去。”

    一路上,又有不少百姓加入队伍……

    等走到县衙时,更是人头攒动,少说也有二百余人。

    这也是顾鸣想要的效果。

    人越多越好,事态闹的越大越好。

    “小子,别怪我没提醒你,牛二可是师爷的小舅子……”

    “多谢方班头提醒……”

    顾鸣冲着方成“感激”地笑了笑。

    随之却转过身,气沉丹田大喝:“各位乡亲,牛二作恶多端,想必在场有不少乡亲受过牛二的欺压。

    正好,人已经抓来了。

    大家有苦诉苦,有冤鸣冤,县令大人一定会替大家作主……”

    “你……”

    方成气得差点吐血,头也不回地迈进县衙。

    不难猜,铁定是抢先一步去告个黑状,顺便洗白自己。

    “大家不用怕,你们看,牛二因为拒捕已被我打伤……

    所以,各位乡亲一定要趁着这难得的机会,让这恶棍再无机会作恶。”

    下面安静了一阵,随之沸腾起来。

    “我女儿死得冤啊……”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冲出人群,跑去击鼓鸣冤。

    之前那个蓝衫女人也挤出了人群……

    “告他狗X的……”

    “他那赌坊不知坑了多少人……”

    一时间,人潮如涌,争着跑去击鼓。

    见状,顾鸣不胜欣慰。

    毕竟他是穿越人士,对于“借势”二字更是领悟良多。

    上头无人,那就借百姓的势。

    据原主的记忆,吴县令虽称不上什么清官,但也不完全是个昏官,对于名声还是比较在乎的。

    既在乎名声,想来也不会当着众多百姓的面偏袒牛二。

    ……

    过了一会,吴昆开始升堂审案。

    公堂上,顾鸣以当事人身份详细讲了一番事件经过。

    在他讲述的过程中,立于县令一侧的师爷范建,眼神那叫一个阴冷……

    “求大人替草民作主,牛二那厮抓走小女,毁她清白,以至小女含冤自尽……”

    “大人,牛二霸占草民祖业,草民气愤不过理论几句,竟被他打残了腿……”

    “民女要告牛二纵手下行凶……”

    一开始,范建还算稳得住。

    后来越听越惊心,忍不住凑到吴昆身前,附耳道:“大人,这些刁民一定是受人指使,故意夸大事实,诬告牛二……”

    闻言,吴昆不由皱了皱眉,一拍惊堂木:“行了,今天暂时审到这里,待牛二伤好之后再开堂重审,退堂!”

    “威~武!”

    “大人……”

    范建急急追进后堂。

    “师爷,本官知道你与牛二之间的关系,你是想求情来着?”

    “大人,牛二平日里为人的确乖张了一些,但也不至于做出伤天害理之事,所以小人觉得……”

    没等他说完,吴昆却摆了摆手道:“好了,先等牛二养几天伤,届时本官亲自问他。”

    话已至此,范建也不好再行纠缠,只能拱手告退。

    转身,便来到了捕快房,冲着风计元与方成大发雷霆。

    “师爷请息怒,此事都怪那姓顾的小子自作主张……当然,作为捕头我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总之师爷放心,牛二的案子我一定想办法摆平……”

    “好,希望风捕头说到做到!”

    范建阴沉着脸拂袖而去。

    等他一走,风计元出不开气,冲着方成猛拍桌子:“废物,连个手下你都控制不住。”

    “捕头大人,当时……”

    “别找借口,现在你告诉本捕头,该如何平息此事?”

    方成想了想,道:“属下觉得,这事要先找牛二沟通一下,对对口风。

    然后,再去找那些告状的刁民。该封口的封口,该警告的警告……

    至于那姓顾的小子……怕是不能留了……”

    ……

    两天后,晌午时分。

    风计元突然派人召回正在街上巡逻的孟达与顾鸣二人,命他俩立即出发,前往马家镇调查一桩奇案。

    “案情是这样,前晚,马员外家离奇暴毙五个下人,死状极为蹊跷……”

    “据案情、案发地点、以及本捕头的直觉来看,很有可能是王家庄奇案的后续……”

    一听这番话,孟达脸都绿了。

    之前,当他获知顾鸣抓捕了牛二之时,便知事情要坏……

    但却没有想到,风计元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让他和顾鸣再涉险境。

    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问:“捕头大人,你的意思是说,很可能是上次逃走的那只尸煞?”

    “没错,文道长不是说了么?它的躯壳虽被你俩毁了,魂却逃了。

    马家镇距离那间破庙也就二十来里,所以本捕头有理由怀疑,它逃离之后急于恢复元气,故而吸食人的魂魄……”

    “捕头大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属下二人……”

    没等孟达讲完,风计元抬了抬手,一脸假惺惺的笑容:“阿达,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

    既然你们上次有办法对付它,这次也一定会有办法。

    马员外乃本县知名乡绅,一旦二位破了案,他定然会在县令大人面前替二位美言……

    好了,时辰不早了,你俩马上出发,天黑前务必赶到马家镇。”

    话已至此,孟达也只能咬紧牙关,领命而去。

    “小子,早就告诉过你,有些人能抓,有些人不能抓……现在,知道闯祸了吧?”

    一出城,孟达便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哪知,顾鸣却不以为然:“达叔,如果能够重来一次,我依然会照抓不误。”

    这倒也不是气话。

    如果连一个小小的临江县都搞不定,还指望入京、入神策府?

    “你……”

    孟达气得说不出话。

    稍倾,不由长叹了一声:“小子,你变了,胆子也大了……”

    “哈哈哈,没错,的确变了。胆子变大了,武功也变高了……”

    这么一说孟达似乎回过神来,拍了拍额头道:“对了,差点忘了你小子开了灵。

    唉,也罢!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小子,要不我们悄悄返回城收拾细软,远走高飞,浪迹天涯……”

    顾鸣一阵恶寒。

    “达叔,你又不是什么绝色佳人,不值得我陪你私奔!”

    “臭小子,白养你了。”

    “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