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突然变这么厉害 > 第4章 达叔,我有一个小秘密……
    不久后,一行五人来到那间破庙。

    “风捕头,就……就是那间厢房……”

    孟达抬手指了指,声音微微发颤。

    身为捕头,文计元岂能在属下面前示弱,当即压住刀柄,大步迈到门口……

    走到门口时,却又回头干咳一声:“咳,文道长,这方面你是行家,烦请移步先行一探。”

    “呵呵,这个自然……”

    文道长矜持地笑了笑,随后脸色一整,手握桃木剑,踱着方步走进厢房。

    片刻后……

    “坏了!”

    屋里传出一声惊呼。

    “唰!”

    站在门口的文计元猛地跃开,同时抽出腰间佩刀:“文……文道长,怎么了?”

    “可惜了……”

    文道长沉着脸走了出来。

    一见此表情,其他人的心也跟着下沉。

    “孟捕快猜的没错,那的确是一只尸煞……所幸成形不久,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文道长,你刚才说坏了是何意?”

    “如果你们昨晚放火烧了厢房,毁了棺材和它的残躯,那就完事大吉了……”

    一听这语气,顾鸣心里一紧,急急问道:“文道长,你的意思是说,它……还活着?”

    文道长叹了口气:“没错,尸煞可怕之处就在于躯魂双全。

    你们昨晚只是毁了它的躯窍,魂却逃了。如果当时趁其虚弱时再加一把火,便能彻底毁了它,可惜……

    也罢,你俩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等它缓过劲来,怕是要上门寻仇。”

    孟达吓得面如死灰,颤声道:“文,文道长,还,还请你无论如何想个法子化解。”

    “唉,尽量吧……”

    这时候,顾鸣可谓又惊又悔,早知将那妖女挫骨扬灰多好?

    现在安逸了,感觉身体要被掏空……

    随后,一行人在破庙里搜寻了一番,结果又找到了一具死去没几天的尸骨。

    从装束上判断,应该就是王家庄一带失踪的村民。

    至此,王家庄奇案的真相差不多也算浮出水面了。

    方成忍不住问:“头儿,这案子该如何了结?”

    “罢了,放把火把这里烧了,案子的事回去再说!”

    熊熊火光中,五人合骑三匹马渐行渐远。

    ……

    第二天。

    上午,临江县衙门。

    吴县令端坐太师椅上,冲着孟达与顾鸣和颜悦色道:“本官已经听风捕头提过二位的遭遇,好在你们都平安归来……”

    “托大人的洪福,属下二人方才侥幸逃过一劫。”

    孟达趁机拍了一记马屁。

    “呵呵……”吴县令欣慰地点了点头,手一抬:“来人,看赏!”

    “是!”

    站在一旁的师爷早有准备,当即摸出两锭碎银递给孟达与顾鸣。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孟达惊喜不已,忙不迭致谢。

    这可是白花花的二两白银啊,平日里一个月赚一两银子都够呛。

    “记住,王家庄的案子已经结案。风捕头奉本官之命,率你二人一起追捕凶犯……

    “在追捕的过程中,凶犯逃进一间破庙,走投无路之下纵了一把火,结果却把自己烧成一具焦尸……”

    这都行?

    顾鸣突然感觉到手的银子有点烫手。

    不过,孟达倒是心里有数,这类涉及到鬼怪的案子不可能如实上报,只能另辟蹊径。

    “是是是,大人英明,小人绝不会对外泄露半句。”

    “嗯,如此甚好……对了,本官已经给文道长打过招呼,他会帮你们……”

    天擦黑时分,文道长果然如约而来。

    观察了一会环境后,在小院中分别挂了一面镜子、一把拂尘,张贴了几张符。

    最后又摸出两张符说:“你俩一人一张,切记贴身携带。如果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可取出此符默念符咒……”

    符咒并不长,只有四段共计二十字,倒也容易记下。

    “好了,一切已布置就绪,就算灭不了那只恶灵,也能拦它一阵子。”

    言下之意,你俩趁机逃命。

    “文道长,真是太谢谢了,一点小小心意,还请收下……”

    孟达难得大方地摸出二十文钱递过去。

    如果不是今天得了二两银子,他恐怕会一毛不拔。

    “呵呵……”

    文道长掂了掂手中的铜钱,却没收下,又递还回去:“孟捕头,你赚钱不易,收回去吧,贫道告辞!”

    “不愧是得道高人,视钱财如浮云。”

    看着文道长离开的背影,孟达不胜感慨。

    “达叔醒醒,他明明是嫌少了……”

    一听此话,孟叔面红耳涨,不服气地辩解:“二十文还少?能买十个肉包子……”

    顾鸣不由捂额。

    对一个只追求天天可以吃肉包子的人,着实没啥好理论的。

    “对了小子,有件重要的事与你商量……”

    顾鸣当即警惕地按紧衣袋:“先说好,让我上交银子就没得商量,这是我用命换的。”

    “你……”达叔气得吹胡子瞪眼:“不是银子的事……”

    “经此一劫,达叔算是想通了,你还是不要干捕快了,另外找个活来做。”

    换作以前,顾鸣求之不得。

    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有了系统傍身,又岂能轻言放弃?

    于是,当即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达叔,当初是你引我入门的,怎么遇到一点点挫折,就变得如此胆小?”

    “你小子别不识好歹,达叔无所谓,主要是担心你,毕竟你还年轻……”

    顾鸣想了想,不由一脸凝重道:“达叔,有个秘密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哦?什么秘密?”

    “自打我上次被人敲了一记闷棍之后,似乎突然通了窍……

    怎么说呢,就是感觉头脑特别清醒,耳目无比聪慧,甚至,境界也差不多快突破了。”

    “什么?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孟达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态。

    “比肉包子都蒸……”

    其实,顾鸣这样说是有用意的。

    毕竟有了系统,他肯定会表现出一些异于常人的能力。

    与其让人猜疑,不如提前扯个玄之又玄的借口……

    眼见顾鸣一本正经的神态,孟达的脸色开始激动起来:“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开灵?”

    “开灵?”

    顾鸣眨了眨眼,脑筋急转,终于搜到了一段记忆。

    在这个世界,开灵属于一个江湖传说。

    大意与顿悟差不多。

    总之就是指一个人突然灵智大开,拥有了常人难及的能力或是智慧。

    “对对对,达叔,你说的太对了,应该就是开灵……”

    有人主动递梯子,顾鸣自然乐得顺势过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