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突然变这么厉害 > 第3章 小灰兔,灰又灰……
    终于,二人小心翼翼走近了那具男尸。

    只瞟了一眼,孟达便皱了皱眉,喃喃道:“果然,与村民所描述的死状一模一样……”

    “达叔,这么看来的话,王家庄一带的村民失踪案,定与那妖女有关。”

    孟达认同地点了点头:“总之她脱不了干系……走,进厢房看看。”

    “呕……”

    一进去,二人差点吐。

    不过为了查案,也只能强忍恶臭,撩起衣衫捂住口鼻,壮着胆子草草看了看:

    中间一口黑漆剥落的棺材、地上残留着几滩黑水,还有那妖女残缺不全的躯体……

    “走!”

    仅呆了片刻,孟达便抬了抬手,一溜烟跑出厢房。

    跑开一段距离,这才长吸了几口气道:“看样子,那个妖女应该是传说中的尸煞,那具棺材便是她的,也不知为何停棺于此……”

    民间传说中,尸煞,属于一种尸身未腐的特殊鬼魂,类似于僵尸,但其危害程度远甚于僵尸。

    “达叔,现在怎么办?难不成回去汇报说我们已经破案了,凶手是一只鬼……”

    孟达想了想,道:“这样,我马上去驿站传书给风捕头,如实道明情况,让他加派人手过来看看。”

    “也好……”

    顾鸣作势欲走。

    “你走啥?就留在这里看着,至多两个时辰我就赶回来了。”

    “凭啥留下我一个人?不干!”

    “那你去驿站传书……”

    左右权衡了一番,再抬头看了看天边的朝霞,顾鸣勉强点了点头:“好吧,那你一定要快去快回。”

    等到达叔一离开,顾鸣也随之离开破庙,就近寻了一处视线良好的坡地,盘坐到一块青石上作沉思状。

    既然有了系统,那么,他就得好好思量一下未来的人生。

    从内心里讲,他是不愿意当捕快的。

    无论是地球古代,还是在这个世界,捕快,都属于一种看似威风,实则卑微的职业。

    无法参加科考,无法迈入仕途,收入还低……结果便导致许多捕快不得不变着法子捞偏门。

    也因此,惹得百姓不喜,姥姥不疼,舅舅不爱。

    之前,顾鸣已经在盘算辞去捕快的工作,自己做个生意什么的。

    凭借着前世的理念,想来成为一方土豪问题不大。

    届时,置房买地,溜狗耍鸟,再娶个三妻四妾啥的……

    这样的日子它不香吗?

    为什么偏偏,来了个神捕系统?

    “神捕……”

    念着这个字眼,顾鸣突然精神一振,双眼放光。

    “拷,怎么一时糊涂了……”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令无数捕快向往而又敬畏的地方:神策府。

    这是大汉朝组建于百年前的一个特殊职能部门。

    按照顾鸣的理解,其性质类似于前世历史上的六扇门,但权势极大,凌驾于三法司之上。

    上至皇亲国戚,下至黎民百姓,包括江湖各大势力,几乎没有神策府不敢查的。

    据说,一入神策府,人人皆有官品。哪怕是刚入职的小捕快,也会授予九品武衔。

    九品虽小,那也是正儿八经的朝廷命官。

    而地方捕快,包括捕头在内,也只能称吏,不入品,不入流,性质几乎等同于地主老财家的护院与家丁。

    同为捕快,二者之间却如云泥之别。

    重要的是,在神策府任职上升空间极大,神策府大都督,那可是当朝一品重臣,经常在皇上面前遛弯的那种。

    “神策府……”

    有了人生的方向,顾鸣忍不住冲着初升的太阳傻笑起来。

    多美的朝阳。

    ……

    中午过后,孟达终于赶了回来。

    “小子,没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吧?”

    “你说呢?”

    “哈哈,看样子没有……来来来,这是奖励你的。”

    孟达一脸堆笑,显摆地摸出一个纸包递给顾鸣。

    “拷,鸡腿?达叔你太不够意思了,我在这里胆颤心惊守着,你竟然跑去大吃大喝,整只鸡被你吃了,就给我留了个腿……”

    “你小子……”孟达一脸无语:“我死皮赖脸才从驿站讨来两个鸡腿……”

    一听此话,顾鸣总算满意了,当即狼吞虎咽,连鸡骨头都嚼成了渣。

    “对了,以风捕头的个性,应该会及时派人过来。咱们找个地,架上一堆篝火,再想法子弄点吃的……”

    这就是命!

    顾鸣无奈地叹了口气,四下里看了看:“那边好像有条河,咱们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弄几条鱼或是野味什么的。”

    命运女神终于开始垂青。

    二人不仅顺利找到了河滩,还在河边的草地里捉到了两只倒霉的兔子。

    顾鸣欢天喜地拎着兔子跑到水边:“小灰兔,灰又灰,两只耳朵竖起来,一动不动真可爱……”

    孟达:“……”

    不久后。

    一小堆篝火燃了起来。

    兔子还没有烤熟,孟达已然迫不及待摸出个小酒葫芦……

    “达叔,一会记得兔头不要扔,给我留着。”

    吃完兔子,顾鸣意犹未尽,又跑到河边,捡起石头砸鱼。

    这是个简单活,不用瞄的太准,只要力气够大,通过与河床的石头剧烈碰撞,便有机率将水中的鱼震得翻白肚……

    有得玩、有得烤、有得吃,时间也过得快了一些。

    不知不觉,天色黑了下来。

    “踏踏踏……”

    突然,一阵隐隐的马蹄声传来。

    “太好了,一定是风捕头派的人到了。”

    孟达站起身来,凝神望向远方。

    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火光,驱马离开山道,向着河滩方向奔来。

    等跑得近了一些,孟达终于认出来人,赶紧上前施礼:“风捕头,你怎么亲自来了?”

    顾鸣跟在后面小声嘀咕:“这都猜不到?抢功劳呗……”

    来者一共三人,除了风捕头以及一个叫方成的班头之外,还有一个灰袍老者。

    “二位兄弟辛苦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文道长,是本捕头专程找来帮咱们的。”

    风计元跃下马来,冲着孟达二人点了点头,又指向老者介绍。

    “原来是文道长,久仰久仰……”

    彼此寒暄了一番,孟达这才详细讲起了昨夜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