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召唤之绝世帝皇 > 第98章 华雄到来!
    接下来的五日,陆承完完全全将自己关在了修炼室内。

    “嗡!”

    这日,修炼室内突然传出一阵嗡鸣声。

    盘坐在修炼室内的卢峰缓缓睁开眼睛,眼中全是兴奋。

    终于,经过五日的时间,他通过吸收炼丹宝鉴里面的信息,成功从人级上品炼丹师晋升为地级下品炼丹师!“终于是到地级了!”

    陆承长舒口气。

    到了地级下品的境界后,他能自己炼制地级丹药。

    要知道,在这灵州大陆上,地级丹药的价值可是很珍贵的,若能炼制出十几枚地级丹药出售,那他就不担心没钱养军队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随着陆承成为地级炼丹师,他终于是可以将那蕴藏着宗师宝藏的短剑锻造开,得到里面宗师宝藏的信息。

    左手微动,那柄短剑出现在陆承手中。

    陆承体内真气催动,一团深红色的丹火出现在他右手中。

    看着这团丹火,陆承面带笑容。

    深红色丹火正是地级炼丹师的标志!深吸口气,陆承控制着丹火按照系统提供的锻造方法开始锻造这柄短剑。

    短剑受到丹火的锻造,短短片刻时间,最外面的那一层铁锈已经消失不见。

    但这还未结束,再过半个时辰,短剑在丹火的锻造下,竟然化作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铁片。

    铁片上面散发出能量波动。

    “宗师宝藏所在的地方,就藏在这铁片中?”

    收起丹火,陆承看着漂浮在身前的铁片,目光带着些许的疑惑。

    铁片光秃秃的,除了有些许的能量波动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存在。

    “这到底怎么看?”

    陆承满脸疑惑,伸手将铁片握住,准备仔细研究研究。

    可就在他右手握住铁片时,突然一股信息涌入他的脑海里。

    “嗡!”

    陆承只感觉到自己脑海里传出一阵嗡鸣声,还不等到他反应过来,帝皇之威在他体内自动运转,让他脑海里面的不适瞬间消失。

    陆承这才能沉下心神去查看融入自己脑海里的那股信息。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陆承才成功将这股信息查看完毕,从而也得到了这宗师宝藏的信息。

    “没想到这宗师宝藏的主人竟然是乐雍宗师!”

    陆承面带惊讶,他从这具身体前主人的记忆中得到过乐雍宗师的事迹传闻。

    乐雍宗师是七百多年前西域西南境内的第一强者,当时名震整个西南境,威风无二。

    再加上乐雍宗师为人乐施好善,在西南境内名声也是极好。

    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乐雍宗师突然销声匿迹,再无半点信息传出。

    最开始大家都以为乐雍宗师是闭关准备突破到圣王境界,但过了数十年,乐雍宗师依然还是没有半点消息传出。

    大家都认为他已经陨落,疯狂寻找乐雍宗师遗留的宝藏。

    一时间,整个西域西南境的武者也不修炼了,天天就是寻找宝藏,但凡是有一点点的消息传出,都会引起各路高手前往,从而带起一阵腥风血雨。

    众人寻找了接近百年的时间,但依然是没有半点乐雍宗师宝藏的信息,大家也就都放弃了。

    整个西南境的武道界才恢复平静。

    陆承没想到,这柄短剑里面藏着的竟然是乐雍宗师的宝藏!“这下子要发了啊!”

    陆承顿时满脸的兴奋。

    要知道,乐雍宗师不仅仅是一个武道宗师,更是一位天级下品炼丹师,他的宝藏里面,怎么说也应该有些天级下品的丹药。

    这拿出去拍卖,那钱财还不是滚滚而来陆承就再也不用担心没钱养军队了。

    而在铁片藏着的信息里,就有乐雍宗师宝藏的确切位置。

    天宝城!天宝城是西域西南境内一处比较特殊的城池。

    他们不属于西南境内任何一个势力管辖,是一群散修聚集的地方。

    乐雍宗师宝藏所在的地方,便是在这天宝城外的一处山脉中。

    “看来得需要去一趟天宝城了。”

    陆承低声喃喃。

    不过现在他肯定不急着去。

    他要等吕布回来后再去。

    毕竟此次要去的可是数百年前的西南第一宗师的宝藏,就他自己这点实力,即使是知道宝藏位置,怕也拿不出宝藏来。

    毕竟宗师的宝藏里面不可能没有那些阵法机关。

    吕布神游巅峰的武者,有他在,陆承的把握就大不少。

    “按照时间推算,吕布也应该快回来了。”

    陆承低声喃喃道。

    ……“属下华雄,拜见太子殿下。”

    “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封华关城主府内,一个中年武将跪拜在陆承身前。

    正是之前陆承召唤二十万西凉铁骑的领兵主将,华雄!陆承看着华雄,面带笑容,本来这几日他是等吕布回来,结果吕布还未回来,倒是将华雄等来了。

    这正好!华雄的到来,可是带来了二十万西凉铁骑!陆承笑道:“华将军,快快请起。”

    说着便是将华雄扶起来了。

    “华雄拜谢太子殿下。”

    华雄满脸感激。

    “华将军是西凉一族的族长,华雄?”

    这时,旁边的陈宫突然开口。

    “殿下,这位是?”

    华雄见到陈宫,有些疑惑。

    “他是陈宫,我麾下谋士,可以绝对信任的人。”

    陆承笑道。

    “华雄见过陈先生。”

    华雄听见陆承的话,对着陈宫抱拳,道:“我正是西凉一族的现任族长,陈先生认识我?”

    “不认识,但早些年与吕布将军在北方草原作战时听说过华雄将军的威名。”

    陈宫笑道。

    “吕布将军?”

    华雄一愣,随即兴奋道:“是吕布吕奉先将军?”

    “正是。”

    陈宫点点头。

    华雄更兴奋了,道:“没想到真的是吕布吕奉先将军!”

    陆承见到满脸兴奋的华雄,疑惑问道:“华将军你也认识吕布?”

    “回殿下话,我并不认识吕将军,但却早已听闻吕将军的威名!”

    稍作停顿,华雄接着道:“甚至可以说吕布吕奉先将军是我的恩人!”

    “恩人?”

    这下不只是陆承疑惑了,就连一直和吕布作战的陈宫都疑惑了。

    他可不记得吕布有帮过西凉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