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谍影仙途 > 第十八章 多喝热水
    沈洲城的雪渐渐消融。

    丽春院的姑娘也难得起个大早,开始清理门前院内的积雪。

    陆洲作为丽春院的账房,总不能看着姑娘们干活,自己落得清闲,于是也拿起扫帚扫了起来。

    刚扫了一会,朝锦儿走了出来,清澈的眼睛里面仿佛湖水般纯净,盯着陆洲都没眨一下。

    “我娘送了鸡汤过来。”

    朝锦儿将手中的瓦罐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二师娘送鸡汤来不合适吧?”陆洲眉头微皱,平时回家吃吃饭也就算了,现在都把鸡汤送到丽春院了,这是生怕别人发现不了吗?

    关系户的工作能力有时候都是被家属给拖累的。

    “她让我给你的。”朝锦儿撇撇嘴。

    “给我的?”

    陆洲怔了怔,“那替我谢谢二师娘,不过下次还是不要麻烦了。”

    朝锦儿点点头,嗯了一声,没有继续说话。

    这时,曲七娘从房间内缓缓走了出来,闻到了院子里飘散的香味,愕然问道:“咦?哪来的鸡汤?”

    她显然已经看到了桌上的瓦罐,并且从香味判断出是鸡汤的香味。

    陆洲稍微迟疑,看了一眼朝锦儿,然后点头说道:“嗯,是啊,我早上起的早,便去厨房熬了一点,要不要一起吃点?”

    朝锦儿一听,有点急了。

    这鸡汤是林素云给她熬的,因为林素云记得她天葵的日子,特意给她熬了鸡汤送来。

    她便拿来让陆洲也尝尝。

    毕竟丽春院这么点月钱,想吃顿好的着实不容易。

    “好啊,我去拿碗筷。”曲七娘笑道。

    “锦儿要不要一起吃点?”

    朝锦儿一听更是气闷,瓮声瓮气的回了一句:“不要!”

    说完便转身回了房间。

    陆洲只是笑笑,过了一会,曲七娘拿来碗筷,各自倒了一碗,汤有点烫,两个人就坐在桌子旁,一边喝着汤,一边聊着天。

    上次追杀枯叶的任务已经完成,但是任务的结果还需要千牛卫去核实,之后奖励才会下发。

    不过罗汉金身是真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曲七娘越来越觉得陆洲很特别,尤其是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很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要知道这个任务其实已经远远超出了黄字号的标准。

    当然,有运气的成分。

    她已经从朝鲁那里知道,陆洲最擅长的便是与毒有关的东西,所以这次任务对陆洲来说,只能说是蚕蛹打呼噜——捡着了。

    “对了,澹台明镜来了。”曲七娘漫不经心的说道。

    “来丽春院?”陆洲眉头挑了挑:“他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丽春院很多消息都是陆洲在收集,澹台明镜来丽春院他不会不知道。

    曲七娘摇摇头,说道:“不是来的丽春院,而是去的别人家,这和尚一来沈洲城,便直奔青楼,询问有谁知道黄三石隐疾的事情。”

    “看样子,是想找你啊。”

    陆洲笑了起来:“看来他还没那么笨。”

    曲七娘打量他一眼,说道:“世上的人都不笨,只要愿意去想,总能想得到,你没杀黄一生,是个错误的决定。”

    陆洲摇头回答:“杀了黄一生,他一样可以想得到。”

    曲七娘怔了怔,过了一会点点头,陆洲说的倒是不错,有没有黄一生,澹台明镜都会查到这里,只不过时间长短的问题。

    没人知道黄三石的隐疾,千面毒君却知道。

    并且还能从中判断出枯叶和黄三石的关系。

    千面毒君的情报从哪来?

    找到了情报的来源,便有找到千面毒君的希望。

    任何任务都不可能做的天衣无缝。

    只要有人愿意去查,总能查到蛛丝马迹,陆洲已经做的很谨慎了,可是无论多谨慎,耐不住会有有心人,所以曲七娘也没有责怪陆洲的意思。

    她又喝了一口鸡汤,感觉到一阵暖流,然后看着陆洲:“你打算怎么做?”

    陆洲笑道:“先看他能找到哪一步。”

    “找到这了呢?”曲七娘问道。

    “找到这儿的话,再看看他的目的是什么?”陆洲摸了摸瓦罐,将盖子盖上,说道:“不管他怎么找,他找的永远都是千面毒君,我又不是千面毒君,我怕什么?”

    “就算,万一,他发现了我。”

    “对待他也无非两种方式,一是杀了,一了百了,但是杀人总会有麻烦。”

    “二……把他变成自己人。”

    曲七娘叹了口气:“杀他挺难。”

    “是的。”

    陆洲点点头,毕竟澹台明镜一身横练功夫在那摆着,除非境界差距特别大能够一力压十会,否则还真是挺难的一件事。

    “但是谁说杀人一定要修为够高?”

    “黄一生不也是差点杀死了他,枯叶也几乎就要成功了,所以修为高低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

    陆洲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他将瓦罐拿起,冲曲七娘笑了笑,然后转身往朝锦儿的房间走去。

    咚咚!

    没有回应。

    咚咚!

    陆洲又敲了敲。

    “进来吧,门没捎。”

    房间里传来朝锦儿凄凄的声音。

    陆洲走进房间,将瓦罐放在桌子上,才想起来没拿碗进来,然后对着门外喊了一声:“七姐儿,帮我拿个碗进来。”

    过了一会,曲七娘慢悠悠的拿着碗走了进来。

    “陆账房,锦儿刚说了,她不喝。”她笑着说道。

    陆洲没说话,盛了一碗鸡汤,汤还是热的,递给坐在一旁的朝锦儿说道:“你喝点,女人来天葵时,喝点热汤有好处。”

    朝锦儿抬起头,眼眶微微有点红,显然刚刚就算没哭,眼泪估摸着也在眼眶里打转了。

    “你怎么知道……”

    她没有问下去,双颊微烫。

    这种事实在是不好问出口。

    陆洲认真说道:“别瞎问,抓紧喝,一会凉了就没用了。”

    朝锦儿的手扶着碗边,一阵温热。

    “嗯,好。”

    就连答应的声音都带着轻柔。

    她低下头,喝起了鸡汤,滚烫的汤汁进入身体,顿时舒服了许多。

    曲七娘叹了口气。

    这个姑娘,刚刚还口口声声说不喝,现在喝的比谁都快,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咕噜,咕噜。

    一碗很快喝完。

    陆洲又给盛了一碗,一边盛一边说道:“现在在家有鸡汤喝就多喝点,如果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恐怕就没的喝了。”

    “不过也没关系,可以,多喝热水。”

    朝锦儿怔了怔,问道:“喝热水也能治……”

    她没有把‘天葵’两个字说出口,毕竟是个姑娘,面皮有点薄。

    “当然。”

    陆洲点点头,将盛好的鸡汤推到朝锦儿面前,说道:“喝热水可以防治风寒,排毒养颜,就连心情不好喝热水也能改善,总得来说就是,多喝热水,包治百病。”

    没有什么病,是一句‘多喝热水’治不了的。

    嗯,就是有时候会容易失去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