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谍影仙途 > 第十六章 不做蝎子了好不好
    金刚寺。

    澹台明镜的对面是一位白眉老僧。

    两人站在大雄宝殿中央,佛像在前,僧人在两侧。

    白眉老僧:“阿弥陀佛,澹台施主费尽千辛万苦,帮金刚寺追回罗汉金身,贫僧感激不尽。”

    罗汉金身就在澹台明镜的脚边,用黑布包裹着。

    “当年我与你师傅有过一面之缘,只可惜他老人家羽化登仙,施主也退出了佛门,此乃佛门一大憾事。

    澹台施主今日送回罗汉金身,金刚寺能为施主做些什么?”

    老僧口中的退出佛门只是客气的说法,天下人都知道,面前的澹台明镜,其实是一个佛门弃徒。

    佛门不收他,他只是孤家寡人一个。

    澹台明镜摇摇头说道:“枯木方丈客气了,我只是物归原主罢了。”

    枯木方丈道:“那便多谢澹台施主,今日寺内功课繁多,就不留施主在寺内多做久留,还望施主海涵。”

    澹台明镜摩挲着手中的锡杖,知道对方这是下了逐客令。

    “无妨。”

    说完,他转身走出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外,白雪皑皑,沙弥们正在雪地上挥动扫帚,将雪扫到黄墙边上。

    此时已经扫除一条路,直通山下。

    澹台明镜向着寺门方向走去。

    “站住!”

    身后传来一声怒喝。

    澹台明镜回头,入目的是枯木方丈怒目圆瞪,他的身后一排和尚手持长棍从大雄宝殿内如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方丈还有事?”澹台明镜平静的很。

    “假的!”

    枯木方丈胡须隐隐发颤:“澹台施主何必戏弄我金刚寺,弄一具假金身来!贫僧刚刚还纳闷,传闻枯叶死于千面毒君手下,怎么金身却到了施主的手上!”

    澹台明镜淡淡的道:“金身正是毒君赠与在下。”

    “出家人最忌诳语!”枯木冷哼一声。

    澹台明镜笑道:“我不是出家人。”

    “谁告诉方丈,剃了光头拿着锡杖披上袈裟便是出家人,枯叶也这样过,他是出家人?”

    “不过我虽不是出家人,却也不打诳语!”

    枯木眉头紧皱:“贫僧如何信你?”

    澹台明镜将手中锡杖插在地上,脚底下的地砖四分五裂,“这柄锡杖是我师傅留给我的,今日我把它留在金刚寺。”

    “下山之后,我去找千面毒君。”

    枯木方丈看了一眼地上的裂痕,过了许久,方才叹了口气道:“好,贫僧信你一回。”

    澹台明镜下山了。

    枯木方丈看向院子里插在地上的锡杖,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

    ……

    沈洲城,朝府。

    朝锦儿和林素云在房间内聊着天。

    朝鲁在院子里喝着酒。

    女儿回来了,林素云心情好,特地赏了两口。

    从朝锦儿口中,他已经知道了此次任务的执行情况。

    无论是一开始从金狮镖局入手,还是在客栈内迅速判断出只是一个猎杀澹台明镜的局,以及后面的种种处理,陆洲都做的非常完美。

    当然,也有运气的成分。

    比如枯叶和黄一生都选择用毒去解决对方,恰好这是陆洲最擅长的地方,也就造成了对方误以为陆洲是千面毒君的假象。

    枯叶是渡劫境的修为,黄一生最少也是凝道境,澹台明镜更是妥妥的返虚境。

    在三大高手的眼皮底下,陆洲这个归元境,竟然成了最后得利的渔翁。

    自始至终,陆洲都清楚的把握了追杀的节奏。

    甚至原本应该是作战主力的朝锦儿,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不过也可能是陆洲故意不让朝锦儿出手,不然以朝锦儿的个性,难免不露出马脚。

    就连朝锦儿在诉说的时候,朝鲁都能隐隐感觉到朝锦儿言语中的失落。

    感觉就像一个多余的蝎尾一般。

    看似简单的追杀,每一步陆洲似乎都已经算计好了。

    朝鲁不得不感叹,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陆洲都是一个出色的蝎子。

    只可惜……

    “爹,陆师兄说晚上会过来。”

    朝锦儿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朝鲁的思绪,他抬头看过去,朝锦儿已经走出了房间,婷婷站在院子里。

    “谁让他过来的?”朝鲁眉头微皱。

    作为蝎子,随便出入朝府,这样岂不是很容易暴露身份?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的女儿不也是蝎子?

    顿时有种蛋疼的感觉。

    “我让陆师兄过来的,这段时间在外面,多亏陆师兄的照顾,想着让他来家里吃点好的。”朝锦儿说道。

    朝鲁无奈的摇摇头,这小棉袄,都快成别人家的了。

    怎么没见女儿关心老子最近过的好不好?

    他突然有点后悔让朝锦儿去给陆洲做蝎尾了,就像是把养肥的大白菜送到猪鼻子跟前一样。

    夜。

    静悄悄的降临。

    朦胧的月色下,一道灰色的身影飘落在朝府的后院门前。

    “咚咚咚!”

    “咚咚!”

    三长两短的敲门声响起,这是陆洲和朝锦儿约定好的暗号。

    陆洲也很无奈,上门吃个饭就跟做贼一样,这样的饭还有什么吃头。

    可是没办法,路是自己选的。

    他选择做了蝎首,就表示像刚来沈洲城那天大明大亮进入朝府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门轻轻打开。

    朝锦儿站在院子里,已经换回了往日俊美的容颜,一身淡黄的裙衫说不出的清新。

    陆洲松了口气,还好给开门了,不然在门外站着很尴尬的好么?

    “来了。”

    “嗯。”

    “走吧,我爹娘他们等着呢。”

    “行。”

    不知为何,陆洲总感觉朝锦儿有点怪怪的,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就好像有着心事一般。

    房间内,朝鲁和林素云已经安排好了一桌酒菜。

    摒退左右,屋内只有他们四人。

    “来,陆洲,吃这个。”林素云往陆洲的碗里夹菜。

    “谢谢二师娘。”陆洲连忙说道。

    他不经意瞥了一眼朝锦儿,却发现朝锦儿也在看着他,两个人的视线碰在一起,又一起不自然的错开。

    别说,这丫头还真长大了。

    怪不得那么多适龄青年上门等着挨雷劈……

    酒足饭饱之后。

    林素云便拽着朝鲁离开:“别喝了,咱们房间里的金丝雀是不是没有喂?”

    “大晚上的喂什么金丝雀?”朝鲁不舍的放下酒杯。

    林素云白了他一眼:“让你喂你就喂,哪这么多废话。”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间。

    房间内只剩下陆洲和朝锦儿,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陆洲也不傻,知道林素云是想给朝锦儿和他单独相处的时间,上次朝鲁的话已经透露出了这种意思。

    朝锦儿面色微红,但还算镇定。

    她站起来坐到陆洲的旁边,轻声说了一句:“陆师兄……”

    “嗯?”

    “咱们,不做蝎子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