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谍影仙途 > 第十五章 从前的陆洲
    初升的朝阳缓缓露出了额头,沈洲城外一辆马车停在河边。

    “休息一会,咱们准备进城。”陆洲在河边洗了把脸,对朝锦儿说道。

    当然进城之前,他们还是需要易容一番。

    朝锦儿坐在草地上,看着陆洲的背影,痴痴的发着呆,脑海中凌云阁的陆洲和前几日杀人的陆洲不断的重合,她有点心慌意乱。

    虽然她知道任务就是追杀枯叶,也知道总会有杀人的时候。

    可当陆洲真的杀人了,她才发现陆洲和印象中的陆洲有着很大的差别。

    从前的陆洲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朝锦儿记得在凌云阁,陆洲从来不随便看任何人,因为陆洲说过,有时候一个眼神过去,就会给自己惹来一堆麻烦。

    他也不随便和别人聊天,离任何女弟子都保持足够的距离。

    当然,朝锦儿是个例外。

    毕竟那个时候,朝锦儿还只是一个小丫头。

    小的时候她还和陆洲去过一次黑市,因为陆洲炼毒需要一些材料,但是不论陆洲多需要那件东西,他都只出价一次,如果有人和他抢,他便直接让给对方。

    朝锦儿问过他为什么?

    陆洲只是淡淡的说:“担心对方钱不够。”

    她还记得当时的陆洲特别的热心肠,但凡宗门里被骂废柴的弟子和那些衣着邋遢蓬头垢面的老头,陆洲都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他们。

    那时的陆师兄多善良啊!

    陆洲尤其对凌云阁里姓叶、萧、林、韩的弟子特别的照顾,如果那个弟子性格孤僻,陆洲一般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这一点,朝锦儿一直没想通为什么……

    总而言之,那个时候的陆师兄稳健从容温和善良,和前几日杀人的模样相去甚远。

    “你怎么了?”

    陆洲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哦,没事,我就是在想,师兄你为何要把黄一生这个恶人给放走了?”朝锦儿回过神来。

    虽然朝锦儿并不想陆洲杀人,但是仍然对于陆洲放走黄一生感到不解。

    毕竟黄一生不是一个好人。

    陆洲淡淡的笑了笑:“我记得我说过,我们的任务只是枯叶。”

    “杀黄一生,有工资吗?”

    “但是,他毕竟看到我们拿走了罗汉金身。”朝锦儿眉头微皱。

    “呵呵。”

    陆洲站起身来:“他看到的明明是千面毒君拿走的罗汉金身。”

    “我们一直在沈洲城没出来过,不是吗?”

    朝锦儿:“……”

    朝锦儿没有再问什么,不过陆洲明显能够感觉出来她的心情不好,按理说任务完成了,她应该觉得轻松才是,不知为何俏脸上多了几分凝重。

    就在这时,一只纸鹤悠然飞了过来,落在了朝锦儿的脚下。

    朝锦儿输入真元,纸鹤缓缓展开。

    她看了一眼:“我娘叫我先回家。”

    陆洲点头道:“那你先回去,注意找个地方把容貌换回来。”

    朝锦儿抬头看他一眼:“你也一起去吧。”

    陆洲想了想:“我先回去把任务交了,白天就不过去了,不安全,等晚上的时候我再过去。”

    有后台的卧底就是不一样,想回家就回家,陆洲只能在心里暗暗羡慕。

    “好。”

    朝锦儿似乎心情好了几分,然后挥挥手便离开了,不一会陆洲便看到天边划过一道浅黄色的长虹。

    这才是修士该有的样子,想飞的时候就飞。

    哪像他们做卧底的,生怕别人看穿他们的来历,除非必要,一般情况宁愿选择马车这种普通交通工具。

    再说了,飞在半空中,很不安全的说。

    ……

    ……

    陆洲回到丽春院的时候,整条街上空荡荡的。

    做这种生意,白天一向很冷清。

    这也是陆洲为何选择白天回来,而不是晚上的原因。

    当然,回来之前他已经绕着沈洲城大街小巷转了很多圈,直到确认没人跟着才不紧不慢的将马车停在丽春院的后院。

    “回来了?”

    曲七娘正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温热的阳光洒在她平静的脸上,闪耀着一种淡然的祥和。

    陆洲点点头,将身后的罗汉金身放在地上。

    “蝎尾呢?”

    曲七娘没有看见朝锦儿的身影。

    “回家了。”陆洲笑道。

    曲七娘抬抬眼皮,似乎对于朝锦儿私自回家并不在意。

    “任务完成的怎么样?”

    她轻声的问着,从始至终她的眼睛都没有看向陆洲放在地上的东西。

    作为养蝎人,她更关心陆洲作为蝎首第一次出任务的情况,毕竟未来的很长时间,陆洲都归她管。

    陆洲回答道:“任务完成,成功击杀枯叶,夺回罗汉金身,枯叶的死讯相信不出三日,便会传到沈洲城,罗汉金身,在这里。”

    他指了指身后黑布包裹的尸体。

    曲七娘点点头:“倒也不用三日,昨天夜里青云榜已经更新,排名第一的千面毒君因为境界已经突破到元仙境,自动下榜,原因便是在杀死枯叶的过程中,展现出了元仙境的实力。”

    她的目光灼灼的看向陆洲,希望从陆洲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陆洲只是微微一笑:“他们以为我是千面毒君,我没反驳。”

    “他们?”曲七娘怔了怔。

    “澹台明镜和黄一生。”

    陆洲把追杀途中发生的事简单的述说了一遍,曲七娘仔细的听着,微微点头,起码从逻辑上挑不出任何毛病。

    追杀的经过出现了一些纰漏,说明陆洲的判断出现了问题,当然这也是因为曲七娘没有及时把最新情报传递给他的原因。

    好在,结局很完美,陆洲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起码做这行,非常的合格。

    她轻声说道:“任务的结果我会汇报上去,等一段时间组织核实之后,奖励才会发放下来。”

    “当然,或许不用我汇报,蝎尾已经汇报过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眉眼染上一丝淡淡的伤感。

    陆洲很自觉的没有接腔。

    显然,这里涉及到曲七娘的过往回忆,并且这个回忆似乎并不是特别的美好。

    “对了,七姐儿,黄一生说他知道枯叶的秘密。”

    陆洲转移话题说道。

    “你问了吗?”曲七娘拂了拂额前的刘海。

    “没。”

    陆洲摇了摇头:“一个人知道太多的秘密,总不是一件好事,很多以为自己知道秘密的人,最后……

    都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