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道猎梦师 > 第五十八章 可乘之机,意外之喜
    在葛教授殷切的目光下,程善笙正要开口答应,一旁的蒋教授突然开口了。

    “老葛!不是所有的人都跟你我一样醉心于研究,兴许小程他志不在此呢?你也不要太勉强他。”

    葛教授闻言脸色顿时就黑了,神色不善地反问道:“你又是从哪里看出来小程志不在此?我看小程分明就有搞科研的兴趣!”

    “小程若是真有兴趣,在你开口询问的时候就答应了!哪里还会因为自己的文化水平不高而感到为难?还用你苦口婆心地劝解?”

    程善笙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着,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反倒是自己这个正主被晾在一旁,好似被遗忘了一般,既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其实早在蒋教授第一句话说完后,程善笙就想大声地告诉蒋教授,他对研究是感兴趣的,想留在基阶科跟着两名教授学习,可是两人突然就像吃了炸药一般,争锋相对,他还来不及插嘴就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就在这时,吵得面红耳赤的蒋教授突然说道:“我们两个在这里争来争去有什么用,小程不就在这里吗?我们直接问他不就好了!”

    蒋教授这句话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本来陷入僵局的两人像是瞬间找到了突破口,两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程善笙。

    “对啊!我干嘛要浪费时间在你这个可恶的糟老头子身上,根本就是无谓的争执!小程你来说说,你究竟是对修行有兴趣还是对研究感兴趣?”葛教授询问程善笙的同时还不忘挖苦蒋教授一句。

    一见两人终于想起了自己这个正主,听着两人火气味儿十足的语气程善笙心里不禁苦笑了一声,蒋教授啊蒋教授,你早不插嘴晚不插嘴,偏偏在我准备快要答应的时候插嘴。

    本来你只要慢那么一秒,刚刚这段小插曲根本就不会发生,这又是何苦来哉呢?

    虽然两位教授只是发生了一点口角之争,但他们的争吵内容却让程善笙冷静了下来,自己留在基阶科究竟只是为了得到“3号试剂”报复冯兆林,还是真的要留在这里深造?自己在筑梦基金会又应该怎么发展?

    意识到这些,他哪里还敢随随便便地回答,可葛教授那企盼的目光,似乎并没有打算给自己太长的思考时间。

    程善笙稍稍地斟酌了一下,说道:“在我没来的筑梦基金会之前,我其实对修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概念,直到遇到了柳大哥,我才对修行产生了兴趣,可是这段时间跟着您二老相处了这段时间,我似乎又对科研产生了一些兴趣。”

    他的这番话回答得很巧妙,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而且还透露出了一丝加入的意愿,不仅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还没有得罪两名教授。

    蒋葛二老相对而视,短暂地沉默了一下,两人再看向程善笙的神色就变得有些玩味了。

    蒋教授哑然失笑地说道:“小程啊,你有没有学过《猴子搬玉米》这篇课文啊?”

    程善笙眼珠一转,便知道蒋教授的潜台词是什么了,沉吟道:“学过啊,但是我觉得猎梦人跟猴子这两者没什么可比性啊,有着过目不忘的记忆能力,以及变态的学习能力,就算两者兼顾也问题不大吧?”

    “哈哈哈...”听着程善笙这么天真的话,蒋葛二老俱是捧腹大笑。

    葛教授摇了摇头整理了一下语气,严肃地说道:“你可知,无论是修行还是对猎梦人研究,都是凝聚了无数代人的智慧与努力,才有了今日的气象!”

    “而且就算是把从古至今的成果加起来,对整个猎梦人的体系来说,也只不过是咿呀学语,蹒跚学步而已!在这条路上即便你投注了毕身心血也无法走到终点,说你是猴子掰玉米,那都算说轻了!”

    虽然葛教授说得很严肃,但程善笙并没有太深的概念,毕竟他才刚刚进入猎梦人的世界,如果抛去那些错综复杂的事情不管,他在猎梦人一途上运气并不错。

    程善笙将头微微一偏看向葛教授,好奇地问道:“可是您刚刚不是说,既然已经成为了猎梦人,常人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去学习的知识,几个梦就能够做到吗?”

    葛教授老脸一红,一旁的蒋教授虽然依旧保持这一副严肃的模样,看不出有什么破绽,但是在场的都不是普通人,蒋教授微微耸动的肩膀,分明就是在看葛教授的笑话。

    况且两人相处了这么久,蒋教授的这种小动作自然瞒不过葛教授的眼睛。

    葛教授翻了个白眼,不再去管蒋教授,振振有词的对着程善笙说道:“这两者当然不能混淆一谈,几个梦就能做到的事情那是针对已知的知识,大脑才能凭借着超强的学习力以及记忆力瞬间掌握。”

    “但是未知的呢?修行跟科研两者本身都是充满了未知与冒险的过程,你梦里难道能够无中生有,凭空制造吗?”

    程善笙仔细地思索了一番,问道:“可是梦中的时间流速跟外界的不一样啊,等我到了造梦境,我完全可以在梦里进行这两件事啊!”

    葛教授轻笑了一声,道:“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是其它的倒还好,可是事关修行和科研,从理智上来讲,你真的就能毫无保留的相信吗?你不要在现实世界里面去求证的吗?

    从实际情况来说,任何一个新项目的研究,那都是一个团队的事情,你能保证所有的人都跟你是同步的梦境吗?就算你一个人能做吧,那你得花多少时间去完成这个项目?

    就算梦境里的时间流速跟外界不一样,但那也是不够的!光是科研就占用了近乎全部的时间,更遑论修行。

    修行每一个境界的突破虽然经过那么多年已经形成了一个比较完善的体系,但是不同的人遇到的问题也不同的地方!这些都不是简单的几个梦就能够做到的!”说到后面葛教授的语气已经颇为感慨了。

    程善笙挠了挠脑袋,说道:“还好吧我觉得,起码修行上我还是觉得没什么瓶颈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就已经开始尝试造梦了,如果我在造梦境就造有关研究的梦,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既能修行,又能搞科研!”

    什么话最伤人?就是程善笙此时说的这种,你想反驳吧!却又发现那些说辞偏偏对程善笙没用,因为程善笙说的都是实话。

    或许有的时候上天就是这么不公平吧!只能用天赋异禀或者运气去解释了,常人需要持之以恒的努力,花费无数代价才有可能够得着的东西,他唾手可得,根本就不用付出什么。

    不过好在两位教授显然也在此列,虽然程善笙让葛教授有那种全力一拳打在空中的感觉,但也不代表他就只能出拳了。

    葛教授丝毫没有被这句话影响到,反而朝着程善笙笑眯眯地问道:“所以你就认为你了解修行了?”

    看着葛教授这幅神情,程善笙没来由的心里一突,是啊!自己才成为猎梦人多久?哪里能跟在四境沉浸多年的两名教授相比?

    意识到自己的言辞有些托大,瞬间冒出了一股冷汗,放低了姿态请教道:“那...修行应该是怎样的?”

    “嘿!在修行这条通天之路上,你我芸芸众生不过都只是蚍蜉而已,我们对它的了解不过只是沧海一粟!老蒋,你把我俩的心血拿过来给小程涨涨知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葛教授的目光中透出了一股神采,语速也慢了下来,一旁的蒋教授也是一副自豪的模样。

    程善笙呆呆地看着此时的葛教授,看着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万物了然于胸又极力渴求新知,一股景仰的情绪渐渐从程善笙心里升起,似乎在这一刻他才真正的认识了葛教授!

    就这一晃神的功夫,蒋教授已经从书桌的抽屉里取出一物,缓缓地放到了桌子上,脸上的神情就像是在看着某种绝世奇珍一样,头也不抬地说道:“小程,你过来这边!”

    葛教授将头微微一偏,眼神往蒋教授那边一瞥,示意程善笙过去,程善笙点了点头,快速地走到蒋教授对面坐下,便看到了桌子上的物件。

    只见面前摆放的是一个极其精美的木盒,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木料,隐隐的散发出一股草木般的香味,盒子表面采用的是精妙绝伦的镂空雕刻技术,只可惜他不认识那是何种图案,只觉得相当古朴大气,一看就不是凡物...

    “愣着干什么,打开看看!”蒋教授笑呵呵地看着程善笙说道。

    “好!”

    程善笙简洁地应了一声,便郑重的将木盒往自己面前移动了几公分,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木盒。

    里面赫然是一本牛皮封面的书籍,程善笙疑惑地看向对面的蒋教授。

    “你翻开第一页就知道了!”

    程善笙点了点头将牛皮书本从木盒中取了出来,依言翻开了第一页,程善笙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醒目的标题。

    《修行真解-能力篇》

    于此同时,葛教授也悄无声息地来到了程善笙的后面,开口说道:“《修行真解》一共有九篇,其中有三篇是由我跟蒋教授完成的,三篇里的内容便是我跟蒋教授的毕生心血,

    这能力篇是其中之一,里面讲述的是猎梦人的各种能力,你手里的这篇是上部,四境之前的各种能力,你好好看一下,不仅有助于你更了解猎梦人,兴许还能从里面找到你自身的奇特能力!”

    其实根本不用葛教授说,程善笙看到那个标题的第一眼,便已经对里面的内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有了一定的猜测,葛教授的话音刚落,他就迫不及待地翻开了后面的一页。

    梦境的神奇之处,并不仅仅只有无师自通以及过目不忘的基础能力,还有许许多多的伴生能力存在,而这些能力往往被猎梦人所忽略,认为那是在越过四境后才能拥有的能力,其实不然...

    程善笙逐字逐句地看完引言,对后面的内容更加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