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道猎梦师 > 第五十五章 商量对策
    台下的众人分成两拨,泾渭分明,想来应该是两个派系,两拨人各自的首席上分别坐着两名男子,随着古博非的那句话说完,两拨人迅速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为首的两名男子却始终保持着沉默。

    古博非的眼神大多数时间也是停留在这两名男子身上,看样子应该是各自派系的领头人,而在这两人之中又要属左边的那名男子更受古博非重视一些。

    此人即便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也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英气逼人的感觉,五官分明得犹如出自最顶尖的雕刻大师之手一般,有棱有角俊美异常,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眼睛,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而右边那名男子的五官则跟古博非有七八成相似,同样也是一表人才,只不过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有些刚戾的感觉,尤其是在古博非看向左边的男子时,那种感觉就更为明显。

    不一会儿,议正堂里的议论声就渐渐地沉寂了下去,古博非将目光看向为首的两人,问道:“商量出对策了吗?”

    右边的男子蠢蠢欲动正要发表讲话,就看见古博非的目光只是淡淡的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瞬,就转眼朝左边的男子看去,并开口说道:“侯明国,你来说说看!”

    眼看侯明国神色自若地站了起来,他眼底深处掠过一丝阴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一次连修行界的六大俊杰都瞒着我们出手了,虽然经过他们这一搅和,让筑梦基金会彻底逃离出了我们的视线,但这这段时间的局势也说明了一个问题,仅依靠我们人间界的力量恐怕是力有不逮。”

    侯明国说道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才带着几分斟酌的语气说道:“我觉得有必要向上级请示出动‘火魂’!”

    “火魂?”

    对于侯明国这番话,右边的男子嗤之以鼻,神色不屑地问道:“我们现在跟无头苍蝇一样,一点线索也没有,有什么资格去请火魂?”

    男子置问完毕,不光是他身后的那些人员,就连古博非也好奇地朝侯明国看去,男子的语气虽然不好,但是他所问的确是事实,‘火魂’不是那么好请的。

    侯明国看了男子一眼,丝毫不受他的影响,处变不惊的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我们这次针对筑梦基金会的行动之所以会失败,绝大部分的原因还是要归咎于修行界横插一脚。”

    “在这样的前提下,申请‘火魂’的帮助就要容易多了,况且筑梦基金会如今将那些诱骗进去的人都放了回来,还通过毒的手段让那些人失去了记忆,如今的局面对我们来说,的确是有些相形见绌。”

    “如果不是因为六大宗门的人自知理亏,主动给我们共享他们掌握的消息,并提供了一些帮助,恐怕我们现在就真的是一无所获了,这几日在我们两界的联手下,倒也取得一些成绩。”

    “虽然看起来都不是很关键,但是如果有‘火魂’的人去探查这些线索,肯定是比我们去调查要容易的多,毕竟六大宗门的人我们也不好调度,因为协议的规定,有些东西也不能给他们知道,而且他们也没受过专业的训练。”

    “现在只是聚集在筑梦基金会的老巢守株待兔,除了一个杨文耀,以及筑梦基金会的实验依旧在进行外,就什么没什么发现了,此刻若是有‘火魂’的加入,情况自然就会大有不同!”

    “既然尼克尔尔并没有停止实验,那说明筑梦基金会又找到了新一批的小白鼠,由‘火魂’的成员去寻找那些有可能是小白鼠的人,应该就能顺藤摸瓜地找到筑梦基金会了!”

    听着侯明国有条不絮的分析下来,一丝赞赏从古博非的脸上一闪而过,随即又看向左边为首的男子问道:“古禾,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古博非这一问,其余的众人又纷纷朝古禾看去,只是这味道嘛就跟先前的侯明国有些不同了,就连他自己派系的人也有些为他感到担忧,侯明国把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他这个时候又能有什么其他高见呢?

    就在众人觉得他会出丑的时候,古禾缓缓地站了起来,朝侯明国露出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眉头一挑,道:“侯大长官的这个对策的确是不错,我倒是没什么好补充的,只是...”

    “我觉得其实根本就不用麻烦‘火魂’,直接请六大宗门的人过来审讯杨文耀,或者动用‘天眼’的力量,找出失踪的人不就好了吗?”

    古禾这番话说完,整个议正堂又引发了一阵热议。

    “是啊!我们怎么忘记了‘天眼’呢?”

    “修行界的人如今不都在商海市吗?让他们审讯也可以的呀!”

    “筑梦基金会这个案件毕竟是属于国际案件,两界联手也不是没有先例,古长官说得也不无道理啊!”

    ...

    众人在讨论的同时,古博非也在暗暗思量,很快他便有了决断,拍了拍手,轻咳一声示意大家都安静,才朗声说道:“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里,侯明国你跟我来一趟,其余人散会!”

    随着众人陆陆续续地退场,古博非跟侯明国也相继退出去时,古禾脸上的笑容瞬息之间就消失不见,阴仄仄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一双拳头因为握得太紧而青筋暴起,以肉眼可见的幅度微微颤动着。

    过了好久古禾才将紧握的拳头松开,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这时在他身旁等候了好久的一个年轻男子,连忙站起来恭敬地喊了一声,“古少!”

    “哼!什么古少,他根本就没把我当亲生儿子!”说完这句,古禾转过头看了一眼身旁站立的男子,神色才缓和了几分,道:“走吧!我们先出去,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好!”

    年青男子点了点头,连忙跟了上去...

    市政厅不远处的一个私人拳击会所。

    八角擂台上,一身腱子肉的古禾,连续两次肘击外加一记膝顶,作为他对手的那名男子便彻底失去了意识,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古禾弯下腰将男子翻了过来,看着他鼻青脸肿已经分不出五官的惨样,低骂了一句“废物”翻身离开了擂台后,才把拳击手套脱了下来,一旁等候多时的年轻男子,连忙走上去将其接到手中。

    古禾将脖子甩了几下,听着骨骼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心情似乎也因此好了几分,转过头朝着年轻男子抱怨道:“言哲你是不是瞧不起你老大?你就不能给我找点厉害的吗?我打的一点都不过瘾!”

    这个年轻的男子名叫戚言哲,跟古禾是同一届的,还在士官学校学习的时候,两人的关系就处的相当不错,毕业以后古禾稍稍用了点关系,他就被分派到了商海市市政厅,当然他自身足够优秀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这已经是很优秀的拳手了,126磅的羽量级冠军我都给你找来了,谁知道连四十回合都撑不过去?我上哪儿去找你这样的变态?”戚言哲闻言翻了个白眼。

    古禾伸出手轻轻地锤了一下戚言哲的手臂,惊奇地说道:“原来还是个羽量级冠军,我倒真没想到,居然这么不经打!那...就送他去市内最好的医院治疗吧,多给他一笔钱,估计他以后也打不了比赛了!”

    随着他这句话说完,守在擂台边上的两个保镖,这才走上去,将男子架起来扶到了外面。

    戚言哲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软趴趴的男子,摇了摇头说道:“这些打比赛的人哪里是你的对手?除非是打地下黑拳的,只可惜我们炎国没有几个像样的地下角斗场,不然你就有得打了。”

    “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是发泄一下而已!”说到这里,古禾将胳膊帮往戚言哲肩膀上一搭,好奇地问道:“还在单位里的时候,你就收到了神秘人要求见面的消息,现在他说时间地点了吗?”

    戚言哲身子一矮就逃离了古禾的手臂,嫌弃地看了古禾一眼,道:“请你先清洗一下身子再碰我好吗?浑身都是汗臭味还黏糊糊的,恶不恶心,神秘人在你打拳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此刻正在外面的包厢等我们呢!”

    古禾嘿嘿一笑也不在意,便上洗浴室快速地清洗了一下,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才跟着戚言哲一起朝外面的包厢走去。

    对于这个神秘人,两人既有好奇,也有感恩,虽然彼此之间从来没有见过,但是自从古禾开始在市政厅工作后,这个神秘人就突然出现了,屡屡在关键的时候,给他俩提供一些特别消息。

    这些消息让他俩人的在市政厅的成绩远远赶超别人,这才工作几年,古禾就爬到了市政厅大长官的位置,只是两人无论通过什么办法,都找不到这个神秘人的踪迹,两人也渐渐地放弃了寻找他的念头。

    却没想到在今天,神秘人居然肯主动现身了,两人连忙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古禾更是打了一场擂,将自己的有些暴躁的情绪宣泄了一番才肯去见他,足以见他俩有多么重视这场会面了。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了包厢门口,在门外磨蹭了一会儿,才轻轻地敲了敲门,听到一声“请进”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既然是私人拳击会所,包厢自然也不会太差,如果不是因为在市政厅旁边,估计还会更奢华。

    此刻偌大的包厢里,一名身形消瘦,看上去比较沧桑的男子站起来对着古禾两人微微一笑,道:“终于见面了!”

    等戚言哲把门关上后,古禾两人才迅速走上前去,分别跟他握了个手,古禾一脸感激地说道:“多谢先生这几年对我俩的照顾!我俩一直想着要亲自登门去拜访你,只是先生来去无踪!我俩也没找到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