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道猎梦师 > 第五十一章 抓捕行为
    毗邻北沙区隆亚镇的塔城区常林镇,不仅是商海市最落后的一个区,而且还是最偏僻的地方。

    住在常林镇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最底层的外来务工人员,此时要么在加班,要么就在洗衣做饭...而且也不太可能认识这辆车,所以当杨文耀驾驶着那辆全球限量款的SUV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倒是随后摸过来的一男一女引起了一阵扰攘,两人无论是从身材样貌,神情举止还是穿着打扮来看,都绝不是一般的富家子弟。

    这等非富即贵的人,几乎是不可能出现在常林镇这么偏远的地方的。

    两人似乎对着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无视了旁人的好奇的目光,自顾自地小声交谈着。

    “能开得起限量级车子的人,居然会住在这种地方,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对!”男子对着旁边的女子说道。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躲得这么好吧!”女子看着前方的小巷弄,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男子听了这句话,琢磨了一下似乎也觉得挺有道理的,便也不再多言,两人联袂朝着小巷里面走去。

    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巷弄的最深处,一眼就发现了那辆SUV,男子脚步一顿,伸手拦住女子朝四周打量了一下,才从怀里取出一个遥控器,看着画面里的内容...

    确认没什么异样或埋伏后,才对女子点点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轻手轻脚的率先朝唯一的那座小楼房走去。

    这种地方本来就不是很干净,平时也无人打扫,整个楼道散发出一股腐味,四处都是布满了灰尘的蜘蛛网,还有各种小虫子四处爬行,楼道里的声控灯也是一闪一闪的,只能勉强的起到照明的作用。

    女子伸出手在鼻子前挥了挥,下意识地流露出一丝厌恶,男子显然也发现了女子的不适,低声说道:“要不你在外面等我?如果他逃跑,你也好在外面接应。”

    听到这个提议,女子虽然有一丝意动,但面色还是有些犹豫,直到一条老鼠的身影从她眼前快速蹿了过去,这才作罢,点了点头,转过身朝外面走去。

    男子看着女子的背影摇了摇头,继续悄悄的朝二楼走去,一共就那么点路程,即便男子很小心谨慎,也还是在顷刻间,就来到了一处房门前,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状况。

    但男子却没有放松的意思,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门前,将耳朵贴到门上,听着里面传来的电视剧声音以及断断续续地吐槽声,男子皱了一下眉头,这一切似乎来得有些太轻松了吧?

    算了,先别管那么多了!男子心里面暗呼了一句,伸手敲了敲门,道:“请问有人在吗?”

    “谁啊!”

    随着一道略有不满的男声,以及“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一名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中年男子打开了房门,看着摆出一副防守架势的男子,疑惑地问道:“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吗?”

    男子迅速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的确是多虑了之后,才重新站直身子,说道:“我叫闫兴海,是玩改装车的,没想到今天跟朋友到这里郊游,竟意外地看到了那辆限量SUV,请问您是那辆车的车主吗?”

    “原来是玩车的啊,没错,我就是那辆车的车主。”胡子拉碴的男子一脸嘚瑟地说道。

    虽然男子心里面仍感到很困惑,但是蜜蜂号传来的画面的的确确就是这个男子,而且他也亲口承认了,闫兴海只能暂时先压下那股感觉,身形突然一动。

    胡子男还没反应过来,就迅速被闪到他背后的闫兴海制伏了,闫兴海只是掏出了一颗类似胶囊的东西,往胡子男两手一拍,就变成了一副明晃晃的手铐。

    做完这一切,闫兴海才从怀里掏出一张证件,伸出去给胡子男看了一眼,同时嘴里说道:“商海市总警署办事!你以涉嫌违反国际安全条例以及危害社会秩序,现正式将你逮捕!你有权保持沉默,否则你所说的一切都将可能被作为呈堂证供!”

    “卧槽,你有...不是,你说的这个什么我都听不懂啊!我不过是成天游手好闲,赌博一下而已,怎么还违法了呢?”胡子男一脸憋屈地说道,完全不似作假。

    只可惜闫兴海此刻在胡子男的背后,并不能看到他的表情,不过就算是看到,闫兴海估计也不会当一回事儿,并不会因此就放了他。

    不顾胡子男地叫屈,闫兴海给同事打了电话,让他们来把车子运回警署后,便押着大胡子男去跟楼下的女子汇和了...

    商海市总警署。

    闫兴海押着杨文耀一路来到了署内最偏僻的角落,这是所有审讯室里最阴暗的一间了,一般只有在特大案件或者特殊情况的时候,才会使用。

    本来是跟在两人身后的女子,迅速走到前面将门打开,走了进去。

    将杨文耀扔在椅子上并把两只脚也铐上之后,闫兴海才跟女子走到杨文耀的对面坐下,一份提前拟好的文件已经静静地躺在桌子上很久了。

    女子拿起文件查阅了一番,才对着男子说道:“姓名?”

    杨文耀一路上已经领教了闫兴海的厉害,根本不敢不配合,哪怕两人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名字,还是老老实实地说道:“杨文耀。”

    一番流程走下来了,杨文耀的基本信息也就很清楚了,二十九岁,男,福惠省庆州人,无业游民。

    确实跟准备好的文件里一模一样,没有撒谎。

    不过这也让两人更加疑惑了,结合他的生平,完全看不出来跟筑梦基金会有什么关联啊,还是说他隐藏得足够深?

    女子明显更倾向于后者,冷冷地问道:“你家境贫寒,又没职业,还经常赌博,你哪里来的钱跟人脉关系买这辆车?”

    听到这里,杨文耀短暂地回忆了一下,眉飞色舞地说道:“当然是赌喽!我前两年赌运特别好,就跟赌神一样逢赌必赢,然后我就出国去了一趟‘赌天堂’,你们是不知道我的风采!”

    回忆起自己的巅峰,杨文耀一扫先前的猥琐,瞬间变得神采奕奕,“我赌圣附体,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什么百家/乐、德州扑克、21点、大转盘...统统不在话下,所有荷官都被我杀得片甲不留!”

    闫兴海看着杨文耀唾沫横飞,越说越激动的模样,面色一黑,“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由于是审讯室的缘故,声音传不出去,就导致声音变得更大了,杨文耀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连忙闭上了滔滔不绝的嘴巴。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让你来吹牛的吗?说重点!”闫兴海厉声说道。

    杨文耀被这一吓,又恢复了先前的状态,唯唯诺诺地说道:“我就是在赌天堂赢了钱,因为赌场要继续运营,便用那辆车给我折了现,如果我不接受,我一个子都拿不走。”

    “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他们不想把钱给我了,我没钱怎么把车运回去呢?而且那些人凶神恶煞的,我也有点害怕,便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不过我那段时间确实是鸿运当头,有一个专门做国际贸易的大老板,看我运气好,跟着我下注也赢了不少钱,就主动提出要帮我把车子运回炎国!”

    听到这里,女子神色一动,问道:“这个国际贸易大老板是谁?你的这辆车子是不是经常给他开的?我问了你的邻居,他们很少看到你开这辆车子!”

    杨文耀闻言摇了摇头,道:“那个国际贸易大老板是个外国人,他帮我把车子运回炎国就离开了,这辆车子一直都是我在开啊!那段时间我有钱就没有回常林镇,一直在江城花天酒地。”

    “从赌天堂回来后,我的运气似乎花光了,再也没有赢过钱,而且还一直输,渐渐地养不起车子了,所幸我之前有钱在江城租了一栋公寓,签了十年的合同,车子便一直放在那里的。”

    “直到最近我的运气又开始好了,而且还看上了一个妹纸,才把这车开了出来。”

    女子抽出笔将江城和妹子记了下来又问道:“那你今天下午为什么会去北沙区隆亚镇平安街道2333号?”

    杨文耀一听这个地址,有些惊喜地说道:“你说梦基教堂啊?我去了得有两三次了,那里真的是灵!我去那里做过一次祷告后,就开始转运了,今天是去做祷告感谢真主呢。”

    “梦基教堂?”女子似乎有些意外,将名字重申了一遍。

    “对对对!就是梦基教堂,我也是在搓麻将的时候听人偶然说起,就去试了一下,没想到是真的灵!”说到这儿杨文耀又有些神采飞扬了...

    砰!砰!

    怒气冲冲的闫兴海一把将审讯室的们关上,并狠狠一拳打在旁边的墙壁上,从牙齿缝儿里面挤出几个字,“他一定是在撒谎!”

    女子连忙从旁边接过一杯水递给他,拍了拍他的背,柔声说道:“是不是撒谎,一查便知!追踪筑梦基金会这么久了,急是急不来的!”

    “我不是急,而是没办法查!江城住的公寓是好查,可是这个线索一点作用都没有,真正有用的是那个做外贸的外国老板,还有那个神秘的牌友,可是这两个人一点特征都没有怎么查?”男子将杯子中的水一饮而尽,用力地攥着杯子。

    “而且我们又如何保证他不是故布疑阵,是凭空捏造的两个人?我起初就觉得有些不对,今天的抓捕行动太诡异了,我觉得这很有可能是筑梦基金会故意的!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女子闻言低着头思索了片刻,突然眼睛一亮,道:“六大宗门的人不是跟我们联手了吗?要不让他们的人来审审这个杨文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