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道猎梦师 > 第四十七章?基阶科
    眼看程善笙跟葛教授两人聊得兴起,柳自尘收回了目光。

    刻意压低了声音,道:“蒋教授,我挺看好程善笙的,你应该也从喻老大那里知晓了他是要真正加入我们的,只是还没去洞天检测而已,我也不知道你们小白鼠够不够,如果不够,我后面安排进来的你们随便用,但是他你不可以拿来当小白鼠!”

    蒋教授闻言有些诧异地打量了一下两人,说道:“你不用专门提醒我,喻老大已经跟我说过了,怎么用我自有分寸,这小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值得你这般在意。”

    就知道不会这么容易,因为那条针对教授的规定,导致本就心高气傲的教授们更难以沟通了,还好我有所准备。

    想到刚刚在长廊里的那一幕,柳自尘眉梢一挑,道:“他对那幅《启世图》有反应,即便没经过洞天的检测,也相差不远了!”

    居然对启世图有反应!蒋教授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惊呼出声,“你说什么!”

    柳自尘急忙将食指竖在唇前示意蒋教授冷静,同时扭头朝那两人看了过去,发现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后,有些埋怨地剜了一眼蒋教授。

    察觉到自己失态的蒋教授连忙收敛了自己的心神,轻轻地吐了一口气,为确保自己没有听错,又问了一遍:“你说的是真的??你确定他能对那副启世图产生反应?”

    其实柳自尘当时也没抱有多大的希望,因为毕竟只是一张仿品,但是为了程善笙不会被当作小白鼠,他还是试了一下,没想到居然真的产生了反应。

    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自己可是一脸的云淡风轻,而面前的沈教授仅仅只是一听就这么激动,实在是有损风范!柳自尘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蒋教授,无奈地说道:“我确定以及肯定,的确是有反应了!”

    此时蒋教授的心神已经彻底被这个消息吸引,自然不可能察觉到柳自尘的神情,否则他也不会有接下来的动作,只见他一把抓住柳自尘的手,神色凝重地说道:“这件事情可不是什么小事,你通知会长了吗?”

    这还要你说,等我把他安置好了,我自然会第一时间告诉喻老大,我还担心你们会把他当成小白鼠呢!柳自尘心里暗暗地诽腹了一句,将被蒋教授抓住的手抽了出来,道:“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吗?”

    随着柳自尘的动作蒋教授的神色也恢复了平静,道:“那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吧,待会儿有一批新的材料送过来,是用于前四境的,喻老大也会过来,趁现在泯梦人将注意力放在了四境后的大修身上,也是时候将我们的中坚力量快速提升一下了!”

    柳自尘一听说泯梦人,一段不太美好的回忆迅速浮上了心头。

    在很久远以前,“泯梦人”还不叫这个名字,而是被称作“肃清会”,是六大宗门为了维护两界和平,各自派出门下的精锐组成的一个新势力,专门灭杀柳自尘他们的。

    他们现在之所以这么谨慎,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泯梦人,不过也正是因为泯梦人冷酷无情的杀伐,筑梦基金会才有了今日的迹象,他柳自尘也曾经被泯梦人追杀过,幸好被喻老大所救,才没有落得身死魂消的下场。想到此处,柳自尘冷哼了一声,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那些名门正派以为将我们斩尽灭绝,就能高枕无忧,却怎么也想不到,曾今的‘肃清会’会变成如今的‘泯梦人’!”

    “不仅对我们穷追不舍,甚至还掉过头来对自己人挥动屠刀,如今我们固守在这里,也终于该轮到六大宗门苦恼了!”说道这里,仇恨、惊惧、痛快等情绪一涌而上,让柳自尘的脸色看起来十分复杂。

    “唉~”闻言蒋教授也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两人俱是陷入了沉默,对于泯梦人这个组织,也只能用疯狗来形容了,根本没有理智可言,想咬谁就咬谁,偏偏还拿他们没有别的办法...

    一番了解下来以及葛教授的亲手演示,程善笙终于知道自己的工作是什么了。

    那台正方体仪器,是用来检测猎梦人的各项身体机能数据的,通过这台仪器,能够很准确地知道每一个境界对应的身体素质,还有随着境界的提升身体机能的变化,这样修行起来就少了很多麻烦,大大的降低了走火入魔的几率,这一点比起那些宗门简直强太多了;

    另外一台长方体仪器,是用来检测猎梦人在修行时的脑电波数据的,通过这台仪器,能够准确的知道哪种波形是在觉梦状态、哪种波形只是单纯的睡着了做梦、哪种波形代表有走火入魔的迹象,在收集了不少波形后,两位教授已经总结出了一套相当完善的修行的方法,不仅效率更高,而且还很安全;

    这两台仪器的使用相当方便,将那些密密麻麻的传感线均匀的贴合在猎梦人的各个部位,那台微型电脑就会将身体的各种数据读写出来,程善笙只需将传感器贴在被观察的人的身上,然后记录各项数据,最后交给两位教授就行了。

    最后是那台像圆柱体的仪器,同时也是最昂贵最核心的仪器,这台仪器的名字叫培养皿,通过这个名字就不难理解,是一个用来培养猎梦人的仪器,葛教授会将其他科室研究出来辅助修行的物质,投放进仪器中,再将猎梦人放进去,检测这些物质对猎梦人到底产生了多大的改变,是否有效,是有益还是无益。

    程善笙同样也只是负责把数据记录下来交给两位教授,然后就是一些下苦力的活儿了。

    难道柳自尘真的只是诚心邀请我入会而已?或者是利用我的时机还未到?居然不是安排在把普通人变成猎梦人的科室,也没拿我当小白鼠!想到这儿程善笙心里既有几分庆幸,又有几分失落。

    这样一来自己又应该通过什么办法才能让冯兆林变成猎梦人呢?难道这个计划就这么夭折了?

    程善笙不死心的朝柳自尘看去,正好看到柳自尘紧皱着眉头朝蒋教授问道:“喻老大有没有跟你说她什么时候过来?这么干等也不是个办法,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安排呢。”

    闻言蒋教授低下头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神色也有些焦急了,道:“按理说现在确实应该到了啊!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先别管这个了,你先打电话问问情况!”看着神色不是太好的蒋教授,柳自尘的心往下一沉。

    蒋教授点了点头。

    那一批用来研制加速修行的材料,算得上是现阶段最重要的东西了,实验一旦成功,就有大批的猎梦人产生,辅佐前四境修行的东西必然会大量消耗,不然喻老大也不会特意过来审查这批材料。

    这么重要的事情,只有可能提前到,而不会迟到才对,现在这种情况一定是发生了某种意外,经柳自尘提醒后,蒋教授立马醒悟过来,掏出手机走出了门外。

    房间里只留下了各怀心思的三人,葛教授跟柳自尘自然是在担心了,程善笙则是很好奇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之间三人的神色都变得这么糟糕?

    看着蒋教授迟迟没有进来,柳自尘终于还是没忍住,也朝外面走了出去,葛教授虽然也是一脸担忧的表情,但却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没过多久,柳自尘跟蒋教授两人俱是一脸沉重地走了进来。

    程善笙看着面色阴沉如水的两人,心知一定是出了什么幺蛾子,虽然心里面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却知情识趣的没有多问,以免惹火上身,别看这些人表面上与常人无异,但如果他的判断没错,这些可都是草菅人命的主。

    葛教授连忙走了上去,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蒋教授朝葛教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柳自尘同样也没有回答意思,而是将目光放到了程善笙身上,葛教授会过意也缄默了起来,房间里面的气氛愈发的压抑了。

    被柳自尘这样审视,程善笙并不好受,一颗心就像是跌到了冰冷无比的寒窖里,浑身感受不到一丁点暖意。

    莫非这突然出现的幺蛾子,是针对着我来的?柳自尘既然都能找到我的公司,莫非也查到了我跟程俊川的关系?或者是因为空闻大师的缘故?我真是糊涂,怎么偏偏忘了这两点!

    如果他们认定我就是六大宗门的人,或者是炎国的人,此刻我又身处在地下城,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可是柳自尘都注意我这么久了,我这些关系他应该已经早就知道了才对啊!不管我不就好了?我又没有对他们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

    就在程善笙胡思乱想的时候,柳自尘突然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对着程善笙勾了勾手,“你跟我过来一趟!”

    柳自尘这个动作被程善笙看在眼里,就像是收到了一个判决书一样,果然是冲着我来的,这下可真是要凉凉了!早知道还是应该听程俊川的话,加入炎国才是最安全的做法嘛!

    “发什么愣?赶紧过来呀!”柳自尘见程善笙没有什么反应,出言催促了一下。

    唉!看来是躲不过去了,只是我如今身处筑梦基金会的大本营,就算自己能够出其不意地制住柳自尘,恐怕也是插翅难逃,是死是生只能听天由命了!

    程善笙“哦”了一声,心如死灰地跟上了柳自尘的脚步。

    跟着柳自尘走出了科研室后,发现街道上并没有其他人活动的迹象,程善笙的心思不禁又活络了起来。

    想着要不要找个能避开天幕的角落,先下手为强,然后再等待机会跑出去!计上心头后,程善笙便仔细地打探起了四周,希冀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抢在柳自尘动手之前先出手除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