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道猎梦师 > 第四十一章?做准备
    “哦~”沈芊莹拖了一个长长的尾音,微微地挪动到程善笙的视线范围里,笑盈盈地看着他。

    程善笙将视线往左一躲,她就跟着挪到左边;往右一躲,她就挪到右边;反正无论程善笙怎么闪躲,最终都摆脱不不了她那张巧笑嫣然的脸,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被她这么一弄,尽然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程善笙抬起头偷偷地瞄了沈芊莹一眼,连忙又低下头看着地上,捂着心口说道:“我摸着我的良心发誓,我刚刚那番话,一字一句都是出自我的真心,绝无半点虚言!”

    看着程善笙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模样,沈芊莹玩心大起,从沙发上站起来,弱风扶柳地走到他跟前,俯下身子凑到他的耳朵边上,呢喃细语地说道:“我看不到你的心呢,要不你让它出来,我当面问问它?”

    程善笙哪里能料到她会对自己做出这么暧昧的举动,整个人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僵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闻着空气中那独属于沈芊莹的味道,以及耳畔传来的微热气息,未经人事的他根本经不起这等挑逗。

    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袭上心头,我这是醉了吗?原来“酒不醉人人自醉”是真有其事啊,我这还没喝呢,都有点迷迷糊糊了?

    看着程善笙浑身僵硬,面红耳赤的模样,沈芊莹嘴角一勾,似乎更有兴趣了!只见她缓缓地抬起手臂,伸出纤纤玉指轻轻地点在程善笙的胸口上,朝着心脏的部位滑去。

    沈芊莹的手指刚碰到他的皮肤时,程善笙紧绷的身体就突然一颤,随着她接下来的动作,心口处便传来了一丝痒痒的感觉,程善笙不知为何,居然感觉到头皮微微有些发麻。

    这还不算完,玩得兴起的沈芊莹,眼见他脖子都红了,不仅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反而凑得更近了,就在她的鼻尖几乎已经快要碰到程善笙的时候,才轻轻地吹了一口气,气若游丝地说道:“你的心跳得很快呢!你不会是在撒谎吧?”

    终于程善笙受不了这种刺激了,身子一软立即倒在了沙发上,像条毛毛虫一样蠕动着爬开,他需要一个足够的安全距离,却忘了沙发并不大,一不小心就摔到了地上,他也顾不得尴尬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离得远远的,才说道:“沈...老板,你别这样...我...我会误会的!”

    看着他狼狈不堪的样子,沈芊莹“噗呲”一乐,心满意足的坐回了沙发上,这回不猖狂了吧?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叫我“巫婆莹”,想着之前每一次见面都是被他占据上风,甚至还当着自己的面脱...

    呸呸呸,沈芊莹暗啐了一口,面上泛起了一丝红晕,娇嗔道:“你不许胡思乱想,我又没对你做什么,你误会什么?”只是这句话有几分是说给程善笙听的,又有几分是说给她自己听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心跳恢复正常后,程善笙才侧对着沈芊莹坐了下来,目视着前方不去看她,轻咳了一声,讪讪地说道:“不敢不敢,我今天来的确还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

    沈芊莹听到这句话,脸上并没有多少意外,道:“我就知道你有事,你说吧,趁我现在心情好,只要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我都会回答你。”

    “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哈!”说到这里程善笙停顿了一下,看她点了点头,才继续说道:“我堂哥现在虽然回来了,但是他在筑梦基金会那段时间的记忆却没有了,这是大修的手段还是说有其他的手段?”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堂哥他不是在为炎国做事嘛,很想回忆起这段记忆,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而且我担心筑梦基金会还会再回来找他,便想着来咨询咨询你。”程善笙见她没有生气,心里顿时一松,毕竟那天晚上说到这个,她就再也没有理过自己了。

    沈芊莹短暂地思考了一下,道:“自有猎梦人以来,就从来没有记载过有大修能彻底清除别人记忆的能力,只能变相的稍加封锁,这种情况跟因为某种特殊原因导致大脑主动封锁记忆的现象,是能够通过别的手段将记忆找回来的。”

    “但是依王一一他们的情况来看,你堂哥只是失去了筑梦基金会的半个月记忆,这种现象已经不在前两种的范围之类了,应该是通过毒的这种方式令他失去了记忆,因为他这种情况其实是很有针对性的,而且是一连十多天的记忆,这种基本上就是永久性的清除了,找不回来的。”

    居然不是特殊的能力,而是中毒,怪不得柳自尘那么轻易的就答应了我,他要是给我弄点这种毒药,我不也什么都不知道了?一想到这里,程善笙神色一变,问道:“既然不能找回来,那总该能预防吧?我觉得你应该有办法。”

    沈芊莹闻言,眉梢一挑,神情倨傲地说道:“那是当然,只要是毒,看到我南巫教就得低头!而且清楚记忆的这种毒,它的危害其实并不大,有的时候还可以用它来救人,因此我们对它的研究并不少。”

    “虽然它的危险系数不高,但这并不代表它很弱,相反的因为它造成的伤害是不可逆转的,甚至可以说它很强!越强的东西它的缺点也同样越大,它要生效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它未生效的这段时间里不能被察觉到,否则它就不能生效。”

    “所以想要预防它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傻瓜防御法,一直回忆,看看那部分记忆有模糊化的迹象,然后疯狂地回忆,不过这种办法基本上是没有作用的,一来下毒的人不会让你知道你中毒了,而且回忆太多了,这个工程太大;”

    “第二种就是外物防御法,我南巫教独门研制的‘抑毒丸’就是其中的一种外物,服用它之后的七十二个小时里,倘若有毒素入侵,它就会被触发,你会感到腹部一阵冰凉,这就是给你预警了,不仅如此,若是毒性不超过它的药效,根本就不会中毒,若是毒性超过了它,它就会将毒素抑制一段时间,毒性越强,抑制的时间越短。”

    “本来清除记忆的毒性是很强的,可是他的特性是不被察觉,自然不是抑毒丸的对手!”

    听到抑毒丸的功效,程善笙两眼一亮,略一犹豫,便道:“我想帮我堂哥求取一颗抑毒丸,不知沈老板是否可以出售?”

    沈芊莹闻言将目光在程善笙的身上来回扫视了好几圈,才问道:“你要这个抑毒丸干什么?”

    “不是我要,我是帮我堂哥求的!”程善笙连忙摆了摆手,否认道。

    “如果是你堂哥想要,你就将你堂哥叫过,让他跟我谈。”沈芊莹说完,轻轻地摇了摇头,一脸玩味...

    另一边。

    一栋破旧的老楼,由于朝向不好的缘故,即便现在是白天,看起来也是相当的昏暗,此时第一层的角落边上,有一个房间还亮着灯,房间里面的陈设极其简单,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以及一些摆放得还算整起的日常用品外,便再无他物。

    一名身形消瘦的男子正紧闭着双眼坐在椅子上,只见他额头上布满了一片细密的汗珠,眉头紧皱,并且身体还在小幅度地颤抖,看这样子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一阵子了。

    就在这时男子的眼皮突然开始极速颤动了起来,呼吸也变得十分急促,不一会儿男子紧闭的双眼就重新睁开了,眼中充满了遗憾,喃喃地说道:“唉,还是失败了!”

    这名身形消瘦的男子正是柳自尘,从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将额头的汗水一擦,顺手扔进了垃圾桶,瞥了一眼时间,从墙上拿下一件黑色外套,利索的往上一套,快速地来到房门前,推开门走了出去。

    由于现在是上班早高峰,柳自尘来到马路边随手一拦,就拦到了一辆计程车,“师傅,去北沙区隆亚镇平安街道1180号,麻烦快一点,赶时间!”

    “好嘞。”师傅应了一声,也不磨叽,迅速地发动了车子,快速的超目的地赶去,那师傅的技术着实不差,一路上风驰电掣,见缝插针,除了等红绿灯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赚足了其它车主的眼球。

    现在这个时间,正是比较拥堵的时候,但是这个师傅愣是凭着多年的经验,硬是畅通无主的抵达了目的地,而且比正常的时间还少了几分钟,只是柳自尘此时心事重重,也没能见识到出租车师傅出神入化的车技,倒是颇为可惜。

    柳自尘付了钱说了句谢谢,便急急忙忙地下了车走到别墅门前,按了一下门铃。

    来开门的是一个大约40来岁,颇为普通的妇女,看样子应该是认识他,见他一脸焦急之色,连忙拉开了房门,让开身子,道:“柳先生,您这么急是来找叶老板的吗?他现在正在三楼的书房里呢。”

    到了地儿,柳自尘反而不着急了,道:“我不找叶老板,我找喻老大,她是不是也在书房啊?”

    “没有,不过她也在三楼,我带您过去!”说完保姆就率先朝三楼走去。

    不一会儿柳自尘就在保姆的带领下来到了三楼的一个红色房门处,保姆伸手指了指里面,说道:“她就在里面了,您自己进去吧,我先去忙别的了!”

    “好!你去忙你的。”柳自尘点了点头目送保姆离开后,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敲了敲房门,道:“喻老大!是我,我有点事情想要跟您商量一下。”

    “进来吧!门没锁。”一道清冷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柳自尘推开房门,恭恭敬敬地走了进去,朝着坐在椅子上的女子鞠了一躬,喊了一声“喻老大”。

    喻老大点了点头,道:“私底下不用这么拘谨,随便找个地方坐吧。”

    柳自尘摇着头说道:“没事儿,我站着就好,我在我们的论坛上物色到了一个猎梦人,只是他的情况有些麻烦,我不敢擅自做主,便过来找您了!”

    眼见柳自尘不愿坐下,本欲在劝,可听到他说的这番话后,注意力一变,立即问道:“是什么人,居然能让你都觉得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