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道猎梦师 > 第三十一章 交换
    从店里出来,三人坐上车后。

    裴晟还没坐好便忍不住向王一一问道:“刚刚我想留下程善笙,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王一一摇了摇头,反问道:“你留他下来又能干什么?”

    裴晟闻言将目光在王一一身上来来回回地审视了好几遍,才理所当然地说道:“自然是跟我们一起调查啊!他堂哥现在在里面,我们都被发现了,由他出面不是正好吗?”

    “那请问要如何去调查呢?”

    “当然是让他以程俊川堂弟的身份...”说到这儿裴晟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着裴晟不尴不尬的模样,王一一心平气和地说道:“你啊,是练剑练得痴了,还是因为中毒的后遗症?太想当然了,你凭什么就觉得他一定会跟你一起去?”

    瞥了一眼蠢蠢欲动的裴晟,王一一并不打算给他说话的机会,淡淡地说道:“你也别跟我在这儿争了,就算他跟你去又能说明什么呢?眼下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三个都失败了,并且一无所获。”

    “本来最有希望的就是你探查的那一点线索,可是现在这条线索也断了,你把他叫来又能做什么呢?我都不知道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自己三人先后两次开展调查,不仅没有探查到任何有关的线索,反而还接连栽在筑梦基金会的手上,想到程善笙的那番话,王一一越发地沉默了。

    裴晟跟奚玖言两人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过了好一会儿,裴晟想到已经人去楼空的筑梦基金会,心里面也颇不是滋味,开口问道:“那你说说我们现在要怎么办?我今天会被扔在门外很显然是因为暴露了,我们三个也不可能在亲自出面了,难道说就这么算了?”

    “算肯定是不能算了,那么大的地方,我不信一两天的时间里他们就能全部撤完,总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的!”

    想到自己一行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去调查,也没伪装一下,现在看来这种行为分明就就是掩耳盗铃嘛,而且连怎么中的毒都没有发现...王一一眉头一皱,问道:“你在发现我们不对的时候能想到去找沈姑娘,为什么在我们决定不轻举妄动的时候,你却擅自行动了?”

    对啊,为什么我会背着两人擅自行动呢?裴晟闻言不禁愣了一瞬,用手指敲了敲脑门,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去筑梦基金会,就好像是中了邪一样!”

    王一一了解裴晟的为人,知道他不会说假话,沉吟了一下,又问道:“有我俩的前车之鉴,你为什么不小心一点?被人直接毒昏扔在大门外,若是他们心狠手辣一点,你都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说到这里,王一一心里越发地疑惑了,筑梦基金会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呢?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此刻的裴晟也是一脸纳闷,道:“我小心了啊!我又不是傻子,明知道你们中毒了还不加以防范,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中毒了啊,我一没跟别人有身体上的接触,二没吃过里面的东西,怎么就中毒了呢?”

    “如果我们不能解决中毒的问题,就算有线索也于事无补,可问题是我们是怎么中毒的呢?连一点征兆都没有,这要如何防范...”

    就在王一一跟裴晟为此事一筹莫展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奚玖言开口了:“沈姐姐不是用毒高手吗?为什么我们不问问她有没有什么办法呢?”

    对啊,说到用毒,当今整个修行界又有谁能比得过南巫教?自己一行人在这儿绞尽脑汁,怎么偏偏把沈芊莹给忘了。

    想到这儿王一一正要掏出手机跟沈芊莹联系,不经意一瞥却发现裴晟已经拨出去了,心里嘀咕了一句:动作倒是挺快。

    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忙音,裴晟又拨了一遍,依然是刚接通就是忙音的结果,面色一僵,讪讪地说道:“她不接我电话。”

    王一一心里暗暗一笑,才在裴晟犀利的眼神下慢条斯理地拨通了沈芊莹的电话,并打开了免提。

    “又找我什么事啊?”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清冷声音,王一一神色也认真了起来,道:“有件事想请教一下你,我们三人中的毒不都是在你那里解决的吗?但是我们对怎么中的毒,一点印象也没有,我们既没有身体上的接触,也没在里面吃过东西,依你专业的目光来看,我们是怎么中毒的呢?”

    “你们确定没有产生任何肢体上的接触,也没有吃过东西吗?比如喝水,比如用手触碰其他物体?”

    一番沟通之后,在沈芊莹的解释下,三人终于对怎么中的毒有了一丝头绪,都认为通过空气来传播的可能比较大。

    果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大家一开始都忽略了空气传播的可能,因为大家都在同一个屋子,应该不会使用这种一损俱损的手法,可是一旦他们在有解药的情况下,这不就是最稳妥,最凑效的方法吗?

    三个人彼此印证了一下,发现果然都曾闻到过一股淡淡的香味。

    王一一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懊恼之色,对着手机问道:“不呼吸也不可能啊,那我们应该要怎么防范呢?”

    “我这里有我们南巫教独门研制的抑毒丸,到时候你们再去探查的时候,事先将其吞服,倘若有毒素入侵,你们会感觉到腹部一凉,倘若毒性不超过它的药效,便会直接失去作用;若是毒性超过它的药效,它便会将其抑制一段时间在发作,毒性越强,抑制的时间越短。”

    三人闻言脸上俱是一喜,王一一快速地在心底盘算了一下,道:“我们暂时需要五颗,后面可能还会需要得更多,不知道沈姑娘能不能提供给我们?”

    “提供给你们倒是没什么问题,你们应该知道我的规矩,这抑毒丸即便是在我们南巫教,那也是极其珍贵的丹药,不过我暂时也没什么想要的,不如你们三人分别答应我一个要求!等我有需要的时候在提,当然了,这个要求绝对不会超过这五颗抑毒丸的价值,如何?”

    王一一略一沉吟便有了决定,在其他两人身上也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爽快地对着手机说道:“没有问题!”

    “好!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你们应该没走远吧?是现在来我店里去取呢,还是明天再来取...”

    另一边。

    程善笙回到家里后,简单地收拾了一番,便躺到床上,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就准备要睡觉。

    兴许是身体素质的大幅度提升,还有些兴奋,程善笙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如果那个裴晟说的是真的,一开始去的时候,还见到了程俊川正在里面做实验,可是今天再去,不仅发现所有人都消失了,最后还被不明不白地毒倒在外,那个王一一跟奚玖言对中毒一事也是一无所觉,而且也没获取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这个筑梦基金会行事如此诡异,一会儿大张旗鼓的找人,一出手就是十二个人失踪,让六大宗门都引起了注意,一会儿又谨慎地毒倒前去探查的人,一经发现便果断退走,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下,也不杀人。

    他们这种迷惑行为到底是想做什么?反正绝对不可能是跟那封邀请函上写的一样,绝不是什么研究如何提升修行速度的散人组织,否则也不会像这样偷偷摸摸,而且这种行为也不太像是泯梦人的手法。

    裴晟说的是人体实验,专门找猎梦人,难道是研究猎梦人?还是说猎梦人身上有什么特异之处?

    其实程善笙这个这番猜测已经隐隐的接近了真相,不过他却没有什么证据来证实他的猜想,他也只能当做是胡思乱想了。

    种种疑问都得不到答案的程善笙,颇为恼火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连带着睡觉的心情也没有了,于是干脆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电脑旁坐了下来,并打开了慕尼黑大三角论坛。

    刚一进入论坛,程善笙就发现自己的私聊消息上有一个小红点。

    莫非是他?想到这里程善笙迅速地点开了私人消息,果不其然,就是那个问自己知不知道筑梦基金会的人。

    “你难道就不好奇这个论坛为什么会存在这么久吗?难道你就不害怕吗?你能找到这个论坛,难道泯梦人就找不到这个论坛了吗?如果泯梦人知道这个论坛,你们不是都得死吗?”

    程善笙看着这句话神色一变再变,心里更是犹如惊涛骇浪一般。

    是啊,我怎么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慕尼黑大三角论坛里这么多没有宗门的猎梦人,若是被泯梦人知晓了,岂不是瓮中捉鳖?

    想到这里,程善笙神色不善地回了一句:“你到底想说什么?”

    对方似乎料到程善笙这个时候会在线一般,不一会儿就回了一条消息过来:实不相瞒,这个慕尼黑大三角论坛就是我们筑梦基金会一手创建的,我们也有越过四境的大修存在,自然有办法排除泯梦人。

    吹,继续吹,上个网怎么排除是不是泯梦人,程善笙本以为这个人会说点什么干货,没想到却是一个吹牛不打草稿的货色,没好气地回了一条“哇塞,你们这也太流弊了吧?居然还能顺着网线判断我是不是泯梦人。”

    发完这条消息程善笙骂骂咧咧地退出了论坛,看了看时间已是凌晨,苦笑了一声,连忙缩进被窝里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