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道猎梦师 > 第二十九章 附骨之蛆
    捂着头,程善笙缓缓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甩了甩有些发胀的脑袋,掀开了身上的羊毛毯。

    卧槽?我怎么睡在地上?我的衣服呢?

    程善笙连忙扯回毯子,心慌意乱的四处张望,看着散落一地的碎布,不禁陷入了沉思:

    真是见鬼,怎么衣服都撕烂了?这么说来岂不是让她看到了我不穿衣服的样子?这下可真的没脸见人了,还有我要怎么回去啊!

    程善笙将羊毛毯子紧紧地裹在自己身上,想要坐到沙发上。

    “嘶!”

    屁股刚一接触沙发,程善笙立马弹射而起,摸了摸其他部位,心里不免有些奇怪:其他地方好好的,怎么偏偏屁股这么疼?程善笙皱着眉头,在脑海里仔细地回忆起服用丹药后的情景。

    先是浑身剧痛,像是被烈火焚烧一样,而且这种感觉还是从体内传出来的,怪不得会把衣服都撕了,就在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沈芊莹好像给我泼了一盆冷水,然后就是痒,冷,再然后意识就开始模糊了。

    程善笙握了握拳,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力量,疑惑地嘀咕道:“难道说疼痛感都转移到屁股上了?”

    就在程善笙疑神疑鬼的时候,门突然间打开了,看清楚了来人,程善笙下意识的将毯子一紧。

    “你醒了?这是我平时比较中性化的衣服,男女同款的...你先...拿去穿上吧。”

    沈芊莹将一套衣服丢在沙发上后,就迅速地离开了房间。

    不要说沈芊莹不好意思,就是程善笙此时也是一张脸涨得通红,完全听不到动静了之后,他才缓缓地拿起那套衣服,闻着衣服上传来的香味,程善笙的心里不禁有些荡漾...

    磨蹭了许久程善笙才将沈芊莹的那套衣服穿好,虽然的确如她所说是一套男女同款的衣服,但是衣服上传来的那股香味,他心里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些想入非非。

    缩手缩脚地走下楼,一眼便发现了洽谈室里的三人,好像正在聊些什么,气氛似乎并不轻松。

    “这么晚了,还有客人?那去打个招呼就走吧,下次在道谢好了!”打定主意,程善笙加快了步伐朝洽谈室走去。

    经过三颗丹药的改造,程善笙的五感六识有了恐怖的提升,还没有走近,便已经能隐隐听到里面在说什么了。

    “又是筑梦基金会!难道我注定要跟这个筑梦基金会遇上吗?”想到这里,程善笙停下了动作,准备继续听下去。

    程善笙能够听到屋里面的动静,屋里面的三人也不是普通人,自然也听到了他的动静。

    王一一跟奚玖言两人以为是裴晟,迅速回过头朝门外看去,一看是个陌生人,两人脸色俱是一僵,转头看向沈芊莹问道:“这位是?”

    沈芊莹看着穿着自己衣服的程善笙,脸部有些僵硬,表情也有些不自然,轻咳了一声,正准备介绍。

    看着那两张陌生面孔,程善笙尴尬地挠了挠头,抢在沈芊莹前面说道:“我正准备敲门跟你打声招呼呢,没想到被你们先发现了。”

    见程善笙没有乱说话,沈芊莹不禁松了一口气,把门推开,道:“进来吧,兴许你们还有合作的可能!”

    待程善笙进来坐好后,才对着另外两人说道:“这位是程善笙,我刚认识的朋友,他有一个堂哥,也是猎梦人,同时也是这段时间被筑梦基金会拐走的人之一。”

    介绍完之后又看向程善笙,道:“这两人呢,分别是龙云观的王一一以及百草庵的奚玖言,他俩是来调查筑梦基金会的。”

    程善笙跟着沈芊莹的目光依次看向两人,心里暗暗地感慨了一句,果然是应了那句老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愧是能练出破妄丹和固元丹的组织,也只有他们才能培养出这样气度不凡的传人吧!

    男子俊美之姿有如玉树临风,而那名唤作奚玖言的女子外貌同样不俗,比起人间绝色的沈芊莹也差不到哪里去,只是这气质这方面,稍微落了下风...

    稍作感叹了一番,程善笙迅速接过沈芊莹的话,说道:“两位既然是来调查筑梦基金会的,可曾发现我的堂哥?他叫程俊川。”

    两人发现此人不是裴晟,本已经失去了兴趣,可在听到沈芊莹的介绍后,两人皆是露出了沉思的模样。

    王一一率先反应过来,没有回答程善笙的问题,反而看向沈芊莹问道:“可是广闻专门过来请他去见空闻的那个程善笙?”

    听闻此言,奚玖言也终于反应了过来,看向程善笙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几分好奇之色。

    “不错,就是那个程善笙。”

    得到肯定答复的王一一脸上也掠过一丝惊喜之色,道:“怪不得我会觉得你名字这么耳熟,原来真的是你,本来我此番商海之行,最初的目的便是想来见见你,没想到后面横生筑梦基金会的变故,这才耽搁了,却没想到我们居然能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倒也算是颇有缘分了!”

    “一一哥你也是过来见他的吗?好巧啊!我本来也是要来见他的。”奚玖言也跟着说道。

    程善笙看着两人惊喜的模样,微微一愣,想到了先前沈芊莹跟自己说的那番话,便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空闻大师的影响力未免也太强了吧?隔空找我也就算了,一举一动还被各大组织密切关注,我只是见了他一面而已,还没成为他的弟子呢,就把我弄得人尽皆知,既然六大宗门能找到我,那泯梦人岂不是也能很轻易的找到我了?

    想到这里,程善笙的心里有不由得有些沉重,兴趣缺缺地说道:“也没有专门请吧,就是顺道,你俩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的脸色好像不是很好,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我们来找你会对你不利?”王一一看着面色沉重的程善笙问道。

    奚玖言则是出言安慰道:“我们只是好奇你这个人,不会对你不利的,你就放心吧!”

    朝奚玖言露出一个微笑,程善笙摇了摇头,说道:“我跟沈老板并不是今天才认识,我知道你们不会对我不利的,我只是惊叹于空闻大师的能量,我原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因为他而引起你们的注意,这倒是让我受宠若惊。”

    “你可不是普通人,凡是能成为猎梦人的人怎么能叫普通人呢?不过空闻大师确实是很强没错啦!”

    王一一含笑点了点头,接着奚玖言的话说道:“玖言说的不错,既然能成为猎梦人怎么还能算是普通人呢?况且能被空闻大师邀请,怎么都不普通了。”

    听到王一一的话,程善笙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不舒服,淡淡地反驳道:“猎梦人不也是从普通人变化而来的吗?所有人都有觉梦的可能吧?”

    王一一闻言脸上一怔没有接话,反倒是奚玖言理所应当地说道:“普通人成为猎梦人那就不普通了啊!”

    “先别管这个了,不知二位是否愿意告知我筑梦基金会的情况?如不愿告知,我就先告辞了,时间也不早了。”程善笙实在是不愿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两人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顾左言他,心中便萌生了退意。

    一旁的沈芊莹看见这一幕,心里面莫名的一阵舒爽,果然快乐是比来的!

    看着两人被程善笙这块油盐不进的滚刀石,磨得没有脾气,沈芊莹浑然忘记了自己也被气到自闭的事实,甚至希望两人现在就开始招揽程善笙,自己好在一旁看笑话。

    不过这一幕沈芊莹终究是看不到了,王一一并没有沉默太长时间,颓然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实不相瞒,筑梦基金会行事谨慎,我等到现在也是毫无头绪,除了一份失踪人员名单,对他们展开的各种行动还没做出突破,便都以失败告终,你堂哥现在什么情况我们就更不清楚了。”

    怪不得刚刚在外面就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比较严肃,幸亏当时我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选择了报警,看来这个筑梦基金会有些水平啊!也不知道程俊川能不能挺到警察找到筑梦基金会。

    想到这里程善笙不禁也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样啊,那看来只有指望警察了。”

    沈芊莹看着两人接连叹气,嗔怪地说道:“你们要叹气去别的地方叹去,别影响我!”

    王一一闻言苦笑了一下,道:“连一个筑梦基金会的调查都做不好,还谈什么消灭泯梦人!”

    看着萎靡不振的王一一,程善笙想到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特别是跟冯兆林之间的恩怨,说道:“人力终有穷,天道终有定。人可回天地之心,天地不能夺人之心。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逆顺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一生。志之所在,气亦随之。猎梦人也是人,一时成败不足以论英雄,你又何必如此呢?”

    “人力终有穷,天道终有定,猎梦人也是人...”王一一反复地念叨着这三句话,仿佛突然被夺走了心智一般。

    程善笙的这一席话,不仅让王一一魔怔了,就连沈芊莹跟奚玖言两人都跟着陷入了沉思,看着似有所悟的众人,程善笙也没出言打扰。

    没过多久,奚玖言便第一个醒过来,接着便是沈芊莹,两人朝程善笙执了一礼,道了声谢。

    这一举动让程善笙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其实这也不怪程善笙,毕竟除他了之外,其他三人从小在襁褓中长大,没有经历过任何挫折,并且都在造梦境沉浸了多年,此番因他的这番人生感悟而有所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多谢程小师傅点拨,此番大恩,我将来必有厚报!”

    王一一最后一个清醒过来,只见他一扫先前的颓丧之色,两眼中迸发出闪耀的光芒,朝程善笙行了一个大礼。

    程善笙一脸错愕地看向王一一,虽然他根据众人的表现,猜测到自己这番话有可能帮助到了他们,可王一一这么郑重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两个大美女却是一脸艳羡之色,因为她们知道,王一一造梦境的瓶颈被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