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道猎梦师 > 第二十六章 暴力觉醒
    毯子加身,程善笙却丝毫感受不到暖意,想要紧紧地裹住毯子,却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好像也没什么知觉了。

    “难道我就要死了吗?”这是程善笙快要失去意识前,最后一句话...

    “你怎么可能会死!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状态有多好?你这个傻子!磨磨蹭蹭地思考了那么久,可把我急死了,这有什么好考虑的啊?为什么我胆子这么大,你的胆子却那么小,你这个小朋友是怎么回事?”随着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程善笙意识刚一清醒就听到了大脑喋喋不休的声音。

    程善笙彻底清醒过来后,说道:“你怎么又擅自跑出来了?还嫌我遭得罪不够吗?一会儿还要再来一次?还有我刚刚看着那三颗丹药恨不得把瓷瓶都要吞下去,也是你捣的鬼吧?”

    “喂!要是痛一下就能快速变强,我情愿无时无刻都在痛苦好吗?”

    “那你去感受一下试试?”

    “什么叫我感受一下试试,你的感受不就是我的感受?不是我说你,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变强了什么不可以做?”

    “你说得简单,万一被她弄死了怎么办?”

    “算了算了,不跟你说这些废话,你现在这具被改造过的躯体,已经能够承载很多力量了,我估算了一下,应该能支持你越过四境后,我这次出来是想告诉你:”

    这段日子以来,我除了过滤你每天复制粘贴的所思所想,便一直在推演空闻大师的那个秘文,的确是充满了玄妙,我将它稍微修改了一下,现在它更适合我用,之后你每天观想这个便是。

    与此同时,这片意识空间凭空出现了一个玄奥的图纹。

    程善笙仔细地看了很久后,才发现图纹中间有几根线条细微的变动了一下。

    “对了,你不是担心泯梦人跟筑梦基金会会盯上我们吗?等会儿你就直接在这里面锻炼拳脚功夫,我给你找几个陪练,你是要李小龙,李连杰,还是老/胡?在这里面融会贯通后,结合你现在的身体素质,恐怕那个沈芊莹都不是你的对手!”

    程善笙仔细地考虑了一下,道:“那就老/胡吧,其他的都是电影里面的人物,看着可能会跳戏。”

    “没问题!不过我可是把你看到的,知道的全部有关于武功的招数,都融入进了老/胡,你可要好好享受哦!”

    话音刚落,程善笙便感觉到意识又是一阵恍惚。

    “臭小子,你傻愣着干什么...?

    一道低沉浑厚的男音传入耳中,犹如平地惊雷般,程善笙霎时间就清醒了过来。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他便从意识空间里来到了翠茗苑的社区健身房内,而且此时的他正躺在拳击台上,被老/胡居高临下地看着。

    还以为就在意识空间里面锻炼呢,原来还是要靠梦境才可以吗?

    就在他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的时候,老/胡又在一次开口了:“臭小子,躺地上装死呢?你再不起来,我这一脚可就踢上去了啊!”

    程善笙从拳击台上爬起来,有些惊异地看着面前的老/胡,拳服、拳击手套、牙套以及头盔一样不少。

    这阵仗是要干嘛?拳击比赛吗?我这也没打过啊,给我个这种梦境,我怎么打啊?

    就在他脑海中一团乱麻的时候,老/胡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拳就朝程善笙的太阳穴挥去。

    砰!嘣!两声。

    程善笙躲仓促之下的反击并没有奏效,被这重重的一拳打倒在地。

    身上传来的疼痛感,程善笙立即明白这不是跟平时演练那么简单,而是实打实的搏击。

    “躲啊,防守啊!你小子今天怎么回事?被刚刚那一拳打傻了吗?想什么呢?”

    看着又被打到在地的程善笙,老/胡这一次没在停下来等待,而是直接将他拧起来,拳脚相加。

    此刻的程善笙就好像是大海里的一叶扁舟,在狂风骤雨、惊涛骇浪中颠簸,完全就是被老/胡吊打命,毫无还手之力,这训练个啥啊?抗击打训练吗?

    “臭小子!你今天怎么回事?你这样下去还参加什么争霸赛?海选都把你给打死了。”

    哎,我也想反击啊,可是我不会啊!程善笙在心里面愤愤不平地呐喊道。

    与此同时,老/胡两记重拳又是实打实的捶在程善笙的脑门上,让他精神一阵恍惚,也就在这时,这具躯体里的另一股意识才开始慢慢苏醒,并迅速地掌握了这具躯体的控制权。

    “对嘛!我刚刚就在奇怪,我啥也不会,怎么锻炼,现在这样才正常嘛,总得给我个学习的机会吧?”看着自己已经运动起来,程善笙才彻底放下心来。

    被老/胡雨点般攻击的程善笙,终于找到一个空子,一记弹腿就朝老/胡的裆部踹去。

    老/胡身形猛地一退,一记勾拳就朝程善笙小腿骨打去,程善笙见一击不中,连忙往下一踩躲过老/胡这一拳,一个侧身,手肘朝老/胡的太阳穴打去,老/胡连忙收回右手往头部一挡,左手并指如刀朝程善笙的脖子刺去...

    “我去!这哪儿是锻炼啊?怎么阴狠怎么来,这分明就是在杀人嘛!”看着两人不是踢裆,就是砍脖子,不是捶太阳穴,就是扎眼睛,更别提锁关节这些小儿科了,程善笙哪怕是站在上帝视角,都觉得一阵阵惊险。

    随着两人打斗的时间增长,两人仿似不知疲惫的机器一样的你来我往,各种阴招层出不尽,当然也有各种套路以及各种擒拿术。

    看久了,程善笙似乎也来了兴趣,不再是一惊一乍的走马观花,主动观察起两人的一举一动,结合着两人的搏击之法,在心中进行着另一场演练,并将演练的结果和正在战斗的两人一一认证。

    随着两两印证的结果愈发吻合,程善笙的心里也涌现出了一丝莫名的兴奋与激动,特别是两人打着打着就是一记阴损招式的时候,他甚至有一股跃跃欲试,取而代之的冲动,而且这种感觉还越来越强烈。

    也许,在程善笙的内心深处,一直潜藏着暴力因子吧,直到这一刻终于被发掘出来!一想到加里·奥德曼饰演的史丹菲尔那种略带神经质、癫狂、艺术的杀人模样,程善笙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在兴奋地颤抖,虽然现在不能亲眼看到他,但这并不妨碍程善笙对他的憧憬。

    终于,当程善笙心里演练的战场与实际战场完美吻合后,他的意识终于取代了这具躯体的控制权,由于意识更换的缘故,一时不适,又被老/胡找到机会狠狠的捶了一顿。

    “怎么,臭小子,没力气了?”老/胡甚至还有闲心的嘲讽了一句。

    “没,刚刚走神了!继续。”程善笙说完就主动发起了攻击,只见程善笙越打越是熟练,不一会儿便和老/胡打得不相上下起来。

    起初老/胡还能时不时地嘲讽一下,可此时的程善笙可不再是先前的程善笙,不再是设定好的影像,而是真正的拥有了自主思维,打到后面,老/胡已经完全落入了下风,如果不是因为梦境的缘故,估计早就被打趴下了...

    现实世界,沈芊莹看着终于不再颤抖的毯子,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是睡着了,想必是没有生命危险了。

    既然没事,那我也应该去看看我的“小宝贝们”了,这一耽搁,也不知道它们现在都乖不乖。

    就在沈芊莹起身后,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道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沈芊莹一看来电是王一一,面色一沉,点开了接听键,淡淡地说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们重新商量完计划之后,一致赞同先不要轻举妄动,可是今天上午一起来,便不见裴晟的身影,我们一直又联系不上,我觉得事有蹊跷,便派人去寻找裴晟的踪迹,才知道他居然独自一人前去探查筑梦基金会了。”

    “我们的人在筑梦基金会的大门外找到了人事不省的裴晟,将他带回我们的住处后,奚玖言对此症状也是毫无办法,我们现在能不能带着裴晟过来找你?”

    电话里王一一把快速地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听着王一一急切的声音,沈芊莹淡淡地说道:“既然奚玖言解决不了,医药世家都没办法解决,我一个用毒的就更没办法了。”

    “沈姑娘千万别这么说,术业有专攻,我猜测裴晟跟我们之前中的毒应该是一样的,既然你能救我俩,也应该能救裴晟吧?”

    emmmm,沈芊莹沉吟了一阵,说道:“那你们带他过来吧。”

    挂了电话,沈芊莹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在电话簿里找到了外婆的电话并拨了过去。

    “外婆,之前你说会帮我想办法解除婚姻,其实我也知道你没什么办法,当年他裴晟以救命之恩,定下婚约,你们没办法拒绝,我更是毫不知情,可是如今,天道好轮回,他裴晟也中毒不醒,而且奚玖言还救不了他,也轮到我来救他了。”

    “你说的是真的?”一道惊疑不定的声音从电话里穿了出来。

    “当然是真的,王一一正把人往我这儿带呢!你帮我给他们施加一点压力吧!”沈说道这里芊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说是勾心夺魄也不为过,只可惜这等大饱眼福的一幕没人欣赏。

    “好好好!外婆这就去办!”

    收起电话,沈芊莹不自觉地瞄了一眼屋内的程善笙。

    程善笙啊程善笙!似乎你给本姑娘带来了好运呢,之后我是不是要好好地补偿你一下呢...呸呸呸!沈芊莹你在胡思乱想什么?本姑娘一向洪福齐天,怎么可能是他给我带来了好运?

    分明是我自己提前布好的局,我看你是被气傻了,就他那一点疼痛都忍受不了的衰样,能有什么好运?不就是一点点疼痛,还把衣服给脱...想到这里沈芊莹的脸上又悄悄地爬上来几缕红晕。

    “砰”的一声,许是因为羞恼的缘故,沈芊莹把气都撒在了门上。

    门外,沈芊莹靠着墙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喃喃自语道:“我真是疯了,才想着要补偿他,吃了我三颗那么珍贵的丹药,敲诈了我那么多钱,还敢...我看应该是狠狠地揍他一顿才对!”

    说完又打开门走了进去,隔着毯子狠狠地踢了程善笙两脚,看着睡得跟个死猪一样的程善笙,似乎仍未解气,兀自转身又踢了两脚,如此之后,才心满意足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