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道猎梦师 > 第二十章 不知名的毒
    那名男子身穿丝质仙鹤刺绣道服,浑身散发出一股平易近人的气质,五官柔和,两根筷子一样的木簪将一头长发高高地束在脑后,倒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而那名女子长得极为好看,下半身是一件渐变色的不规则网纱长裙,上半身是一款宽松的黑色卫衣,一头黑发随意的洒在肩膀上却又丝毫不乱,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晶莹明澈,仿佛两汪清泉,薄薄的嘴唇抿成一道直线,恰到好处的搭在白皙的脸颊上。

    “王一一,奚玖言,你们俩怎么也来了?”随着距离缩短,裴晟认出了两人,脸上掠过一丝喜色迎了上去。

    可是这一男一女却丝毫没有搭理裴晟的意思,径直朝里面走去。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我问你们话呢?”裴晟见两人没有搭理自己,伸出手拦住两人的去路,有些不悦的问道:

    两人被裴晟一挡,疑惑地看向他,异口同声地说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挡我?”

    “我是谁?我裴晟啊!你们俩没事吧?”

    裴晟一脸诧异的把说完,见到两人依旧是一副神情木讷,两眼空洞毫无灵气的模样,立马意识到两人的状态不对,于是一把抓住了两人的手,要将他们带走。

    “裴晟...不认识,请你让开。”

    “你这人好奇怪,你拉我的手干什么?”

    两人的神色虽然看上去并不太好,但是力气可并不小,一番挣扎,裴晟隐隐有抓不住的迹象,情急之下连忙腾出一只手往两人脖子后一劈,将两人打晕后,一手扶着一个缓缓地走了出去。

    “喂,张老,我现在在商海市南岸区隆亚镇平安街道2333号附近,情况有点特殊,你赶紧就近安排一辆车过来接我。”裴晟挂了电话,看着靠在墙角昏过去的两人,眉宇间尽是困惑和不解。

    “这筑梦基金会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怎么连他俩都不知不觉的着了道?莫非真跟泯梦人有关系?”裴晟左思右想总觉得哪里不对,但一时又没有什么头绪...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缓缓的在裴晟边上停了下来,从车里走出来一名中年男子,道:“您是裴少爷吗?张老叫我过来接您。”

    裴晟点了点头,指了指地上的王一一,道:“嗯,我是!你先过来搭把手帮我把这个男的扶上车去,麻烦你了。”

    “嘿嘿,不麻烦不麻烦。”中年男子确认了裴晟的身份后,连忙走过来扶着王一一,跟着裴晟把两人放进车里后,恭敬的问道:“裴少爷,我直接把你送到张老那儿吗?”

    裴晟眼睛一转,突然想起了那道令他魂牵梦萦的身影,摇了摇头对男子说道:“不了,先去胡一镇永盛路1186号。”

    一路无话,一个小时后。

    中年男子听着已到达目的地的导航提示,朝裴晟问道:“裴少爷,您看一下是这儿吗?”

    裴晟闻言朝窗外一看,瞬间就被“白月光危险宠物医院”几个字所吸引,嘴角往上微微一扬,道:“是这儿没错,你就在这儿靠边停车吧!”

    “好嘞!”中年男子应了一声,迅速将车子停好,帮着裴晟一起扶着王一一朝店里面走去。

    进了店里面裴晟发现四周无人,便大声呼喊道:“沈芊莹!快出来,帮我看看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儿。”

    二楼房间里沈芊莹正弯着腰观察着玻璃房里的几只墨西哥红膝鸟蛛,闻言直起腰走到外面一看,“裴晟!还有其他人...”

    “你来我这儿做什么?”

    裴晟朝二楼望去,看着那俏生生的身影眼神一亮,并没有接话而是转过头对着中年男子说道:“今天的事儿实在是麻烦你了,不过我这两个朋友现在还没醒,我...”

    没等裴晟说完,中年男子恋恋不舍的从沈芊莹身上收回目光,道:“这是张老吩咐过的,是我的分内之事,裴少爷不用客气,既然已经将您送到这里,我也该回去了,告辞。”

    “我送送你。”裴晟露出一副不容置疑的神色,态度坚决的将男子送了出去。

    不到一会儿裴晟便折返回来,看着仍在楼梯上站着不动的沈芊莹,急道:“你先别管我来这儿是做什么的了,赶紧下来看看他俩是什么情况!”

    闻言沈芊莹将目光投向侧躺在沙发上的两人,快速地走了下来,道:“看气色似乎没什么大碍,你们仨怎么会在一起?”

    “我出去办点事,正好碰见他俩,上去打了声招呼,他俩却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于是我就将他们打昏了,带到了你这儿。”裴晟简单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下。

    “不认识你不是很正常吗?”沈芊莹虽然嘴上嘲讽了一句,但仔细检查两人身体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沈芊莹微皱的眉头就重新舒展开来,道:“中毒了而已,没什么生命危险,救人我不擅长,你还是将希望放在奚玖言身上吧。”

    一听沈芊莹没有救治两人的打算,裴晟心里一急,道:“奚玖言她也中毒了,她连自己都救不了,又怎么能救别人呢?”

    “众所周知奚玖言所在的百草庵才是济世救人的道统,你救人不去找他们,来找我一个用毒的人做什么?”说到这儿沈芊莹的语气中已经透出了一股不耐。

    “我有要事在身,恐怕他俩也跟我一样,现在要再把他们送回去太耽误时间了!”说到这里裴晟略做一顿,目光灼灼地看向沈芊莹,道:“况且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沈芊莹丝毫不惧的迎上裴晟的目光,冷冷地说道:“他们没有生命危险,坐飞机这么方便,也就几个小时的事情,能耽误什么?”说罢便起身要走。

    裴晟一把拉住沈芊莹的手,沉声说道:“你是因为我,才不愿意救他们?还是因为奚玖言?”

    沈芊莹的手臂被裴晟拉住,脸上浮现出一丝惊怒之色,一只手迅疾的朝着裴晟的手腕劈去。

    裴晟没有任何动作,任由她这一掌劈在手腕上,眉头都没皱一下,静静地盯着沈芊莹,说道:“你出手救他们一次吧,以他两人背后的势力,不会亏待你的!”

    沈芊莹这一掌刚劈到裴晟的手腕时,神色就已经起了变化,只是因为动作很微妙,速度也很快不容易被察觉,此刻听到裴晟这么说,她眼眸一动,说道:“好吧,那本姑娘就出手一次。”

    眼见沈芊莹答应了下来,裴晟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松开手,道:“谢谢!你快看看他俩是中的什么毒?我遇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行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却认不出我。”

    “我一时也说不出这种毒的名字,只知道它的毒效是封闭意识,所以才会认不出你。”

    闻言裴晟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道:“那你能将他俩救醒吗?”

    “有什么毒是我南巫教不能解决的?你在这儿等着,我上楼去拿解药。”说这句话的时候沈芊莹的脸上瞬间掠过一丝傲气,转身朝楼上走去。

    看着沈芊莹神情倨傲的离去,裴晟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轻松之色,转过头看向还在昏迷中的两人陷入了沉思:看样子你俩也是在调查筑梦基金会了,可是以你俩的身手怎么会这么轻易的中毒呢?又是在哪里中的毒?为什么连奚玖言也会中毒?

    就在裴晟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沈芊莹已经取好药重新回到了奚玖言身旁,并将一颗红色药丸直接塞入了奚玖言的嘴里。

    “王一一呢?你怎么只给玖玖喂了药?”裴晟看着沈芊莹的动作不解的问道。

    沈芊莹眼角一颤,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我的药是大白菜不要钱的吗?等她醒过来由她救王一一不就行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跟你说了他们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意识被封闭了,如果奚玖言救不了,我再出手就是!”沈芊莹打断了裴晟的话,又继续说道:“人我也救了,你是不是该走了?”

    裴晟面色一怔,问道:“我为什么要走?于情于理我都不应该走,一个是我的妹妹,一个是我的朋友,一个是我的未婚...”

    沈芊莹“噌”的一下站起来,咄咄逼人的威胁道:“你敢说出那个字试试?”

    “好好好,我不说,你别激动!”

    沈芊莹这才重新坐回沙发上,不耐烦地说道:“此毒很是巧妙,我们南巫教传承这么多年,也算的上是所有毒的源头了,我居然无法在第一时间想到这种毒的名字,你们到底是在什么地方碰到这种毒的?”

    “我觉得是筑梦基金会搞的鬼,但具体是不是还得等他俩醒了才能确认!”裴晟想了想说道。

    沈芊莹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问道:“筑梦基金会?”

    “你不知道筑梦基金会?那你来商海市干什么?”裴晟看着沈芊莹一脸疑惑的表情也愣住了。

    “谁稀罕知道,你管我来商海市干什么!我来找我的小情人不可以吗?”沈芊莹冷哼一声,说道。

    听到最后一句,裴晟浑身一震,一双眼睛立马透出了一股危险的目光,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在-说-一-遍-你-来-干-什-么-的!”

    沈芊莹微微一笑,挑衅地说道:“我说我是来商海市找我的小情人的,怎么?”

    裴晟一看沈芊莹这幅神色,身形一动就要站起来,可是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重新坐回沙发上,先前还色厉内荏的脸重新挂上一丝笑容,缓缓地说道:“你用这种招数是骗不了我的,既然你不知道筑梦基金会的事情,想必应该是来找那个程善笙的吧?”

    被裴晟拆穿,沈芊莹有些不爽地说道:“我什么都不想管,也什么都不想知道,我现在只好奇他们两人是在哪里中毒的!”

    两人先后将目光移到侧躺在沙发上的两人,谁也没在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