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道猎梦师 > 第十六章 找人
    程善笙摇了摇头,决定不再理会这个神神叨叨的家伙,关了电脑,拉上窗帘,打开水流摆件点上香,关掉卧室的吊顶大灯,将床头刚买的蓝色呼吸灯打开。

    做完这一切之后,整个房间像是蒙上了一层深海的薄纱,暗蓝色的光线忽明忽暗,潺潺的水流声以及若有若无的檀香,宛若置身于海洋之中,在这种环境下,程善笙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现在在我身后的房子,就是我们今天采访对象芭芭拉的家!”

    一道叽里呱啦的声音传来,一名扛着摄像机的男子突然眉头一皱,眼神也不负先前那么专注,脸上的疑惑之色越来越重。

    那名面对镜头的女主持人显然也发现了摄像大哥的不对,对着镜头双肩微微一耸,眉毛向上一挑,试图通过这两个小动作来提醒他,见没有效果后,又说道:“接下来我们就先进屋,去见见我们的女主人吧!”

    看到镜头有在随着自己移动,虽然心里面仍然有几分疑惑,但还是面带着微笑,带着大家朝房子里走去。

    终于,程善笙的意识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并且也搞清楚了此时的处境,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电视台的摄影师,正跟着电台里的主持人外出做采访。

    上次一次觉梦因为主角就是自己,所以异样感并不强烈,但这一次觉梦居然变成了另一个人,程善笙这才真正注意到了这种感觉。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无影无形的旁观者,依附于这名摄影大哥,能听能看能思考,就是不能影响他做任何行动。

    就在他意识刚苏醒的时候,下意识的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动弹一下,却骇然的发现意识又是一阵恍惚,吓得他连忙停止了鲁莽的行为。

    刚觉梦就想动用控梦境的能力,当真是无知者无畏!略微吐槽了一下,便安静地躲在摄影师身上观察了起来。

    通过摄影师的眼睛,程善笙看到了那个采访对象芭芭拉以及那名主持人。

    “芭芭拉女士,我们在听说您的故事后,对此感到很是好奇,今天过来是想采访您一下,有几个问题能问一下吗?”女主持人问道。

    芭芭拉看着镜头丝毫没有紧张,反倒兴奋异常地说道:“当然可以,这一切实在是太神奇了,我至今仍然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这是上帝的馈赠!我要将他的事迹宣扬出去。”

    “我们听闻您之前出了很严重的车祸,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了7天才清醒过来,清醒过来后的您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从那时起你就开始歌颂上帝,不知道您是否可以把当时的就医记录展示给我们看一下?

    “没问题!”芭芭拉从身后拿过一沓纸质材料朝主持人递了过去。

    主持人简单地看了一下,便交给旁边一个医生模样的人,道:“史密斯医生,您看一下这些记录。”

    史密斯医生的人接过资料后,便认真地看的看了起来,很快他就抬起头,将其中一张资料拿起来对准镜头,道:“芭芭拉女士的头部,确实受到过致命的撞击,她能活下来确实是个奇迹!”

    主持人闻言,立马朝芭芭拉说道:“您康复不久后,便举办了一个个人画展,据说成绩相当不错!从此之后您在艺术上的成就越来越大,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面对外界的关注,您声称这一切都要归咎于伟大的上帝,是他聆听到了您虔诚的祈祷,赐予了您艺术细胞,您才能如获新生对吗?”

    “当然,只有伟大的上帝才有这样的能力!”说到这里,芭芭拉的脸上迅速泛起了一丝对上帝的狂热。

    “可以跟我们描述一下您车祸前的生活状态吗?”

    “在车祸之前,我只是一个超市的零工,我没有特长,为了生活我不得不同时打好几份工,那种日子简直糟糕透了,我就像是被生活所支配的机器,我身心俱疲,那样的日子每天伴随着我,在一片绝望之中,我一遍又一遍地祈求上帝,把我从这个糟糕的日子里拯救出来,幸运的是上帝终于听到了我的请求,那场车祸就像一个隆重的仪式,让我如获新生...”

    芭芭拉女士越说越带劲,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主持人连忙打断道:“您的意思是您现在的人生轨迹跟过去完全不一样吗?”

    “是的,没错,我现在的生活跟过去的生活完全不一样,我每天都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做梦?芭芭拉,史密斯,卧槽!他们说的爱博斯特语?我什么时候学会这门语言了?我都没去过爱博斯特啊,程善笙惊讶的发现在这个梦中不仅完全听的懂,而且还是向母语一般没有丝毫阻碍!爱博斯特语可是炎国以外全世界*通用的语言,程善笙做梦又想学会的语种,只可惜又没有恒心,现在好了,真在梦里面学会了...

    “芭芭拉女士,这也正是我们所好奇的地方,您说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奇迹,可是有专业人士从您绘画技艺中分析出来的结果看,并不完全像是突然觉醒了天赋之后的作画的水品,更像是经过千锤百炼,岁月沉淀后的技艺,对于这一现象,您能为我们解惑吗?”女主持人问道。

      

    芭芭拉沉思了一下,对这女主持人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现状,不过要判断我是不是突然之间会画画的也很简单,你们只需要去找我的朋友们,我的亲人们,还有我以前工作的地方,采访一下他们,他们自然会告诉你我的过去...”

    然后就是芭芭拉的父母,兄弟姐妹们以及几个邻居走了出来:

    “天啊!我们完全想象不到的女儿居然会有如此强大的绘画天赋,我女儿从来没有接受过有关于画画的教育,为了这个家庭她甚至都没有完成她学业。”

    “我姐姐根本没有时间去练习画画,因为她要打好几份工作来补贴家用,平均每天只有4—5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过去的芭芭拉脸上是没有任何笑容的,醒过来的芭芭拉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乐观自信开朗,甚至还拥有了这么高超的艺术水准,这简直是个奇迹!”

    —叮铃铃—

    一声电话铃声将程善笙从梦里面惊醒了,一把拿过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老爸”两个字,立马划了一下接听键,道:“喂,老爸,什么事儿啊?”

    “你叔家的孩子程俊川已经好久没跟家里联系了,你最近有没有跟他联系啊?”

    程俊川?好多年没有联系了吧,想到这,程善笙对着手机说道:“我一天到晚忙着怎么跟客户周旋呢,哪儿有时间跟他联系啊。”

    “好吧,那我知道了,程俊川这个孩子怎么搞的,好几个礼拜都没跟你叔联系了,你叔打电话过去也不接,微信也不回,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程善笙搜索着脑海里面有关他为数不多消息,说道:“那么大的人了,应该不会出问题吧?况且他这几年不是出息的很吗?年纪轻轻就赚了那么多钱,又是买车又是买房的。”

    “那也难说,听你叔那么焦急的语气,我看不像是假的,这事情是有点而反常,要不你有空上南岸区一趟,去看看他,然后给你叔一个准信,你叔现在都急的快要报警了。”

    这都已经要到报警的地步了?程善笙也意识到事态可能严重了,连忙应承道:“那我一会儿过去看看吧,南岸区离我公司也不太远,你让叔把程俊川工作的地址跟家庭住址发到我微信上。”

    “那行,我这就给你叔回个电话过去,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还是要多注意身体,早点睡觉,按时吃饭知道吗?”

    “知道知道!你跟妈也是,多注意身体,拜拜!”

    挂了电话后,程善笙又仔细地将程俊川的事迹在脑海里过了一遍,随着他分析,一个不太好的念头也随之清晰了起来。

    程俊川书读的比我都少,而且又生性胆小,这两年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不仅赚了不少钱,人也成熟了不少,这种人生轨迹怎么就这么熟悉呢?难不成他也成为猎梦人了?然后又恰巧被猎梦人盯上了?也不应该啊,他这才多大点儿成就,就能被泯梦人注意到。

      

    泯梦人也不是那么闲的慌吧?想到这里程善笙不由地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道:“哪里来的那么多猎梦人!”

    “叮咚”

    一声未读消息的提醒,程善笙立马将微信打开一看,正是程俊川爸发来的两个地址还有感激的话,心里面一惊,口中喃喃道:“这么快就发过来了,难道真的出事儿了?”

    不敢在多想,程善笙立马从床上怕了起来,迅速的洗漱了一番,便火急火燎的出了门。

    还真是赶趟,刚有了一部车,自己还没怎么潇洒呢,就成了别人跑腿的了,程善笙先是到公司打了卡之后,又马不停蹄的朝南岸区赶去。

    —南岸区嘉和国际中心18楼创维科技公司接待处—

    程善笙站在前台朝着一名女子问道:“您好,请问一下,贵公司有没有一个叫程俊川的人啊?”

    “你是他什么人?”

    “我叫程善笙,程俊川是我一个堂哥,他父母好长一段时间联系不上他了,托我过来看看。”

    “原来你也在找程经理!他已经快两个礼拜没来公司了,他留的两个紧急联系人也是一个都联系不上,我们也正在找他呢。”

    听到这里,程善笙心里一沉,没想到事态已经发生到这个地步了,连公司都不来了,莫非真的被泯梦人给抓住了?不行,我得在去他家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