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道猎梦师 > 第六章 邀请
    如果不是今天成功拿下了翠茗苑,程善笙估计又得在公司加班到很晚,虽然加班到那么晚也没什么事做,但这就是成年人的生存法则,一连三个月都没有新开了,如果再不装得努力勤奋一些,恐怕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早早地打卡下了班,当程善笙踏进地铁的那一瞬,发现竟然还有座位,身边又没有其他人,鼻子一酸,一股热流迅速涌向眼眶,连忙仰起头,迅速地眨巴了几下眼睛,才将那种泪水欲要夺眶而出的感觉强压了回去,程善笙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走到空位上坐下,一脸满足,大概这就是幸福感吧!

    “三个月啊,已经连续三个月没有尝试过坐着的滋味了!”程善笙在心里面疯狂的呐喊。

    一路上无事发生,并没有遇到昨天发生的那一幕。

    下了地铁,程善笙有些出神的看着飞快远去的列车,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心里暗暗地自嘲道:“这是一个讲科学的世界,你就是单纯的出现幻觉了,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神奇的事件。”

    默默的将视线从远方收了回来,程善笙吐了口气,决定不再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有那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赚钱才是真的...

    许是今天比较高兴,步伐可能也变快了,从地铁站出来后,程善笙感觉没花多长时间就到了家里,正要从背包里取出钥匙开门,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掏出手机一看是老林打来的,由于实在好奇他为什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正要去拿钥匙的手一顿,随即就彻底忘了这回事儿。

    手指在接听键上划了一下,将手机放到耳朵边上,道:“怎么了?是不是安装部的人要搞事情?”

    “我不是跟你说了没问题吗?我打电话过来是想问你,要不要请假去一趟大叶寺?你一下完成这么大的单子,足够你吃一两年了,总没什么理由不请假了吧?”

    “都说了没事儿,我去大叶寺干嘛啊?你要相信科学,真要请假去大叶寺,我还不如上医院去检查一下呢。”

    “你这家伙,怎么就听不进去话呢?那么多有权有势的人都去大叶寺拜佛,就连炎国政府在做某些大工程的时候,也要请大叶寺的方丈前去做法,何况是你!你就听我的,去一趟,掉不了一块肉。”

    “我就不该跟你说这个事,哪有你这种人,我班上得好好的,非要逼我请假,你是看我有多不顺眼啊?”

    “你少跟我在这里耍无赖,我就这么跟你说,你不去,我有空了也会拉你过去!”

    “不是,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真是服了,这样,如果我之后再碰到一次幻觉,我就跟你去行不行?”一听老林要亲自带自己去,程善笙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无奈之下只得往后退了一小步,不愿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接着说道:“不跟你说了,我的外卖到了,我先去吃饭,拜拜!”

    迅速地挂完电话,正准备掏出钥匙开门,突然一道温文尔雅的声音传了过来。

    “程施主为什么这么排斥去大叶寺呢?莫非大叶寺还能害你不成?”

    程善笙开门的动作一顿,转过头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相貌英俊,身材修长,一身黄色连体僧袍,左手平举于胸前,手指朝天,微微颔首做了一个佛家礼仪,正面露微笑地看着自己。

    “你是谁?”

    “在下翁缘河,法号广闻,施主应该就是程善笙吧?”

    不知为何,对这个突然出现,又一语道出自己名字的人,程善笙并未感到惊讶,也没有多少戒备之心,此人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就散发出一股亲和力,不知不觉的就让程善笙放下了防备。

    就在程善笙打量广闻的同时,广闻也在打量着程善笙,他也颇为好奇这个程善笙到底具有何种奇妙,让师傅这么上心,本来此番商海之行就是为了他,所以广闻刚一下飞机,就托关系打探了一下程善笙的消息,可以说程善笙这一下午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广闻的视线范围内,直到现在广闻才有机会近距离地观察他。

    “我是,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程善笙看着始终露着微笑的广闻,好奇地问到。

    广闻打量了一下周围,道:“这里可不太像是谈话的地方,你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吗?”

    闻言程善笙立马打开了房门,身子往旁边一闪,伸出手说了一声“请”。

    广闻双手合十,道了声谢,不急不缓的朝屋子里走去,看着广闻的背影,程善笙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心里面闪过一丝疑惑:我怎么这么轻易的就让他进去了?

    程善笙紧随其后也进了房间,关上门,看着站在一旁的广闻,道:“地方不大,大师你随便坐,我去给你沏杯茶!”

    “程施主不必如此客气,你这声大师我可担不起,叫我广闻吧!”

    “没事,泡个茶很快的。”

    程善笙说完便走到了厨房简单地倒了两杯茶,将茶递给广闻后,自己也顺势坐在广闻的对面,道:“大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送你一场机缘!”

    “机缘?那是什么东西?我跟大师此前并无瓜葛,大师莫非是在消遣我?”程善笙摇了摇头说到。

    广闻取过茶杯,品了一小口,道:“一扇通往真实之门的钥匙!”

    “真实之门!”四个字像是晴天霹雳一般,在程善笙的脑海中响起,一瞬间就将昨晚那个奇怪的梦跟大叶寺联系了起来,程善笙难以置信地看着广闻,道:“大师是大叶寺的人?”

    还不错,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广闻略带欣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来此找你便是我师父空闻方丈的命令。”

    程善笙面色恍然地喃喃道:“原来那个秘文是真的,我还以为是我在胡思乱想呢!”

    “我刚刚听你说再出现一次幻觉就去大叶寺一趟,不知道是怎样的幻觉呢?”

    “我昨天在乘坐地铁的时候,突然一到白光闪过,看到了另外一个神魔妖共存的世界,事后好像只有我记得发生了什么,别人都没有印象,所以我以为我是出现幻觉了。”

    一直面带微笑之色的广闻,这一刻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道:“你可不可以具体描述一下那个世界?”

    程善笙没有拒绝,将那天看到的情景全部说了一遍。

    听完后的广闻,脸上的惊讶之色更浓了,道:“在你看到这个世界前,你有没有清醒梦的体验?”

    “什么是清醒梦?”

    “就是你晚上睡着之后,能够察觉到自己在做梦,而且并不会在第一时间醒来!”

    程善笙在脑海中仔细回想了一下,道:“没有,只有昨天晚上,我在意识到我有可能是做梦后,瞬间就醒了过来。”

    此时广闻不仅脸上是一副惊讶之色,心里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怪不得师傅说他身上有某种奇异的能力,没有觉梦就能看到这个世界曾经的模样,虽然一时间不知道这是什么能力,但想来这种能力绝对不会太差,而且是在觉梦前发生的,看来并不会影响到修行。

    程善笙看着久久无言的广闻,忍不住出声问道:“大师,我这是出现了幻觉吗?”

    “没有,你看到的那个世界就是真实世界,只是那是很久以前的光景了!”

    “那是真实的世界?”

    “这个世界并非你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想要看到这背后蕴藏的秘密,你需要一把钥匙,一把打开你脑海中真实之门的钥匙!而我的师傅,就能给你这把钥匙,你现在还想不想去大叶寺?”广闻微微一笑,盯着程善笙的眼睛问到。

    听闻此言,程善笙心里面其实已经相信了一大半,但是却并没有立即答应,沉吟道:“我怎么知道你说得是不是真的?”

    “你反正都是要去大叶寺的,况且我们大叶寺在炎国存在了这么久,难道还会害你不成?还有,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秦半城的传闻,虽然传闻众多,但有一条始终是核心,他的确是因为我师傅,才在短短的时间里,成为了商海市的首富,他就是在我师傅的帮助下打开了真实之门,才走到这一步的。”

    说到这里,广闻没有在说话,广闻阅人无数,程善笙眼中的心动之色又如何能够瞒得过他?况且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接下来的时间就让他自行去考虑吧。

    老实说,不想去大叶寺那是假的,可是程善笙在社会上淘了这么多年,什么‘妖魔鬼怪’他没有见过?心里面的那份天真早就被他扔到了九天之外,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背后一定带着某种阴谋,不然不会掉到自己的头上,可是一想到秦半城的事迹,他心里面又动摇了,能够成为商海市的首富,付出点代价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即便秦半城现在死了,可是他却拥有过了啊!

    纠结了半天,程善笙抬起头问道:“打开那扇真实之门我要为此付出什么?”

    看着他如此谨慎的模样,广闻心中愈发的对他高看了几分,摇了摇头说道:“是师傅他老人家要收你为徒,要满足什么条件我又如何知道呢?你还是跟我去了之后,自己问我师傅吧!”

    程善笙眉头一皱,沉声说道:“此事对我来说很重要,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广闻将茶杯中的水一饮而尽,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应该的,这种事情无论对谁来说,那都是头等大事,确实应该好好考虑一番,我正好也要去我师弟那儿一趟,明日十点五十我会抵达海東国际机场,十二点五十起飞,我只等你两个小时,如果你没有来,我就当你是拒绝了!”说完便准备告辞了。

    程善笙也跟着站起身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应了一声“好”,将广闻送走了之后,迅速回到电脑旁边,将“清醒梦、真实世界、真实之门、空闻大师的钥匙”这些关键字输入了进去。

    查询了很久,才在“空闻大师的钥匙”的相关文章中,找到了一点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