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别天观道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植物与动物
    韩江雪一怔,不满道:“凭什么?击杀撼地暴猿我们也有功劳!即便是你们出力较多,但我们有四人身负重伤,按理也该平分!”

    苏凉衣手心一翻,剑骨浮现:“少废话,拿来!”

    “你……”韩江雪没想到他如此蛮横,气的说不出话。

    杜云英见状道:“算了,给他吧,毕竟他们也算救了我们。”

    韩江雪无奈,只得将气之晶递给苏凉衣。正要转身离开,突然脖颈处感觉到一丝寒意,低头一看,见苏凉衣的长剑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顿时惊慌失措,战战兢兢道:“你……你要干什么!”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苏凉衣看了她一眼,目光中满是不屑:“我是说,把你们所有的气之晶拿来!”

    杜云英愤愤道:“你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我数三声,你若不给,我便自己拿。一!”

    杜云英早已见识过苏凉衣的手段,忙道:“等一下,我们可以好好商量……”

    “二!”

    “给你一半行不行?”

    “三!”

    “罢了,给你就是了!”

    杜云英满脸怨恨,解下腰间的一个布袋扔给苏凉衣。“我会记住今天的事,希望你不要后悔!”

    “后悔?”苏凉衣冷笑道:“你有这个实力吗?”

    “你……”

    杜云英气的脸色涨红,却又无言以对,只得拂袖而去。

    韩江雪二人狠狠的瞪了苏凉衣一眼,紧随其后。

    众人会合,苏凉衣将布袋递给诚天舒保管。诚天舒打开一看,顿时喜笑颜开,对苏凉衣道:“我见你拿剑架在韩江雪的脖子上,还以为是要劫色,原来竟是劫财啊!”

    苏凉衣冷哼一声:“劫色?她们也配?”

    “嘿嘿,我忘了你早已看破红尘。对了,杨可名去哪了?用不用去找他?”

    沐芷心知杨可名定是触景生情,心中思念着已经亡故的杨文耀,便道:“不必了,我们就在这里等可名哥哥吧。”

    片刻,杨可名归来,面带微笑,仿佛若无其事。一行人再度启程。

    乌飞兔走,转眼间试炼的时间已经过去大半。众人一直在规定范围的边缘处徘徊,通过不断地战斗,已经收集了不少气之晶。众人之间的默契程度也与日俱增,除非是遇到巅峰魂化兽,不然往往是一个照面便能解决战斗,效率不可谓不高。

    沐芷的脚伤也已经痊愈,杨可名再没了当牛做马的机会,心中略感遗憾。

    这日中午,众人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正围坐在一堆篝火旁闭目养神。

    篝火上架着一具化兽尸体,一阵阵肉香扑鼻,让人不禁食指大动。不远处,另有几具血迹未干兽尸。这些兽尸并非同一物种,不知为何汇聚于此。

    秦开率先打破沉默:“可名,你有没有觉得这几天有点奇怪啊?”

    杨可名睁开双眼,点了点头:“确实,最近这摩罗山脉的化兽好像活动的更加频繁了。”

    “是啊,若在以前,一天下来可能只遇到一两只化兽,现在一天至少能遇到七八只。最为古怪的是,这些低阶化兽明明不是同一物种,却总是成群结队的出现,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诚天舒不屑道:“那有什么可奇怪的,我们不也是成群结队吗?兴许化兽也有年终考核什么的。”

    秦开无奈道:“那能一样吗?不同种类的化兽怎么可能和平共处?”

    “怎么不能?你和我们相处的不是很愉快吗?”

    “废话,那还不是因为我们都是人!”

    “你是人?”诚天舒白了秦开一眼,道:“人有长那么大的?我看你倒是和那撼地暴猿有些相像,保不齐你们才是同类。”

    “你……”

    众人笑的前仰后合,杨可名想了想,道:“好了,你们俩别吵了。按说不同种类的化兽相遇,往往会为了争夺地盘而相互厮杀。不过魂化兽已经具备相当的智慧,若是彼此间有着共同利益的话,和平共处也不是不可能。”

    “共同利益?化兽之间能有什么共同利益?”众人纷纷看向杨可名。

    “据我猜测,这些化兽出没如此频繁,应该是在寻找某样东西。而这些低阶化兽之所以结伴而行,为的就是能够与高阶化兽争夺此物。”

    云若岚疑惑道:“是什么东西能够让这些化兽这样感兴趣?”

    杨可名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想必这样东西能够让化兽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得到巨大提升,否则那些低阶化兽即便是找到了也毫无用处,只会惹来杀身之祸。”

    众人不禁陷入沉思中,杨可名笑道:“大家无需多想,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罢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可能真的像天舒说的那样,化兽们也有年终考核也说不定。不管怎样,与我们关系不大。”

    说话间,肉已烤好,众人各自吃了些,起身上路。

    走了约有一个时辰,来至一条小河旁。众人见河水清澈,便纷纷卸下行囊,喝水的喝水,洗漱的洗漱。

    杨可名走到河边,蹲下身洗了把脸,清凉的河水瞬间将一身的暑气驱散,让人感觉无比舒爽。

    突然,眼前水花飞溅,杨可名躲闪不及,衣发皆被淋湿。抬头一看,见泼水之人正是沐芷。此刻她正挽着衣裙,光着脚丫站在水中。齿如瓠犀,手若柔荑,指同鲜葱,腿似嫩藕,整个人好像出水芙蓉,美得不可方物。看得杨可名一阵失神,思绪飘到了九霄云外。

    不知为何,世人总喜欢将女子身体的各个部位比作各种植物,例如樱桃小口,柳叶弯眉,三寸金莲等等。这倒是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女子为何喜欢洗澡,毕竟一身的水果蔬菜,自然需要经常灌溉。

    而男子则恰恰相反,多以动物作比。例如豹头环眼,虎背熊腰,体壮如牛等等。与形容女子的词汇放在一起,可谓是荤素搭配。即便是骂起人来也是如此,女子叫花痴,男子叫色狼,男子爱称女子为小傻瓜,女子总叫男子作大笨蛋。笨蛋虽然尚未孵化,但也是动物无疑。

    心思知此,杨可名不禁嘿嘿傻笑起来。

    沐芷被他的傻样逗得合不拢嘴:“可名哥哥,你在想什么?怎么笑的像个猪一样?”

    见沐芷所言再次坐实心中所想,杨可名大笑道:“好啊,竟敢骂我是猪!看招!”

    说罢,捧起一汪河水向沐芷泼去。

    沐芷娇呼一声,随即奋力还击。其余人见此一幕,也纷纷加入战斗,就连苏凉衣卷入其中。一时间,嬉戏打闹声不绝于耳,直到所有人浑身湿透方才作罢。

    沾了水的衣裙紧贴在沐芷和云若岚的身上,使得玲珑有致的身材暴露无遗。二女羞红了脸,忙牵着手去到僻静处更衣。四个男子倒是无所谓,仰面躺在河滩上,只等衣袍自然风干。

    突然,杨可名见秦开猛地翻了个身,俯首贴地,似乎在倾听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