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别天观道 > 第一百零一章 遭遇暗算
    三人酒足饭饱,离开皇家酒楼。

    皇家酒楼位处天风城最为繁华处,酒楼外的大街小巷满是各种商铺店家。沐芷很快被吸引,拉着杨可名东瞧瞧西看看。

    从小到大,杨可名逛街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也立即被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抓住眼球。白天炼自然不会对这些寻常百姓所用之物感兴趣,任由两个孩子在人流中东奔西走,自己紧随在后。

    三人闲逛了一阵,白天炼见不远处有一家客栈,想到自己今晚还没个住处,便对二人道:“你们两个就在此地,不要走远。待我去订个房间咱们再逛。”

    “知道了,白叔。”

    沐芷拉着杨可名走到旁边一家**女子饰物的店铺,自顾挑选心仪的商品。杨可名对这些女人的东西不感兴趣,东张西望寻找其它的新鲜玩意儿。

    忽听得远处传来一阵敲锣打鼓,有心上前看看热闹,又不敢撇下沐芷独自一人。见店铺门口摆着一条长凳,便踩了上去,踮起脚尖,催动窥天眼循声望去。

    一看之下,杨可名不禁喜出望外:“沐芷快看!前面有一伙耍把式卖艺的。”

    “在哪里?”

    沐芷一听也有些心动,却又放不下眼前的那些漂亮首饰,便也学杨可名踩上长凳,左右张望。

    杨可名伸手指向远处,道:“就在那,看见了吗?他们正表演飞刀呢。哇!这个人怎么还把眼睛蒙上了?”

    沐芷极目远眺,可惜眼力有限。焦急道:“我怎么看不到呢?”

    杨可名恨不能将窥天眼借给沐芷,正想与沐芷走的近些观看,突然看见自己的斜后方一点寒芒闪烁,似乎有什么东西向他飞来。此物的飞行角度极为刁钻隐蔽,若不是他事先催动窥天眼只怕很难发现。

    杨可名大惊失色,正要低头躲避,却发现如此一来身旁的沐芷势必会被击中。情急之下,忙唤出“刹那红尘”抵挡。

    “咣当!”

    飞来之物与刹那红尘碰撞后被弹开,飞向店铺旁的一根木桩。

    杨可名只觉虎口一阵发麻,忙向那不明物体飞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道人影一闪而过,融入来来往往的人流中,片刻不见踪影。

    沐芷发现有些不对劲,忙道:“可名哥哥,你怎么了?”

    杨可名面色凝重,忙与沐芷从长凳上下来,走到木桩前。

    那飞来之物竟直接木桩贯穿,可见投掷的力道之大,看得杨可名心惊肉跳。遂将其用力拔出,发现那不明物体形似一把断剑的剑锋,而且十分眼熟。

    沐芷见状不禁称奇,道:“咦?那伙艺人的刀法也太不准了吧,怎么飞到这里来了?”

    杨可名摇了摇头,想起方才那道人影的身姿,又看了看手中的断剑,顿时面色大变,道:“快走,我们去找白叔!”

    沐芷不明所以,忙与杨可名向客栈内跑去,恰逢白天炼出门。

    见二人脸色不对,白天炼道:“你们两个怎么了?”

    杨可名咽了咽口水,低声道:“白叔,有人要杀我。”

    “什么?”白天炼闻言一惊,四下张望了一下,沉声道:“随我来。”

    三人来到了白天炼刚定好的房间,白天炼挥手关好门窗,道:“可名,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可名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又将那截断剑交给白天炼,道:“白叔,这把剑我认识,正是在零班选拔赛时用毒害我的陆星朗所有,名为‘王蛇剑’。而且我还看到了射剑之人背影,其身材举止与陆星朗极为相似。”

    沐芷惊慌道:“可名哥哥,你说会不会是陆星朗被逐出修院后心有不甘,所以才报复于你?”

    杨可名苦笑一声,无奈道:“这些富家子弟,不仅蛮横无理,而且气量极窄。明明是他伤我在先,却还不罢休,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

    沐芷愤愤道:“爹,这陆星朗也欺人太甚了吧?我们这就找他讨个说法!”

    说罢,拉着白天炼就要出门。

    白天炼忙将她拦住,道:“先别急,陆家虽然不足为惧,但是想必那陆星朗此刻已经回到家中。他若是矢口否认,我们也毫无办法。再说此事还有些蹊跷……”

    杨可名有些不解,人证物证摆在眼前,陆星朗也确实具备杀他的动机,不知白天炼还在怀疑什么。

    “白叔,你的意思是……”

    白天炼沉思片刻,道:“此事还有两个疑点。第一,陆星朗怎么知道你今日会离开修院?难不成他天天揣着这把断剑在修院门口蹲守?第二,即便是偶遇,但你与沐芷身着便装,他如何能在人流密集的街巷一眼认出你?”

    “这……”

    白天炼说的条条在理,让杨可名哑口无言,沐芷也陷入深深的疑惑中。

    白天炼见二人沉默不语,叹了口气,道:“说来这也怪我,没能保护好你们,险些酿成大祸。走吧,我这就送你们回修院。”

    杨可名与沐芷经此一事,也无心闲逛,二人在白天炼的护送下回到风泠修院。

    此刻已是下午,夕阳的余晖将天边映照的一片血红,让人不自觉的感到几分伤感。

    三人来到校舍门口,白天炼道:“沐芷,可名,我们就此别过。今后的生活中你们要多加小心,我不在乎你们的修为进步与否,只担心你们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所以凡事你二人要彼此商量,互相帮助。切记,防人之心不可无!”

    沐芷忙道:“爹,你这就要走了吗?再多呆几日吧。”

    看着女儿不舍得眼神,白天炼不禁动容,柔声道:“爹也舍不得你,可是爹还有要务在身,明日一早便要动身启程。”

    沐芷闻言眼圈红晕,泪水欲滴,紧紧的抱着白天炼的胳膊不肯松手。

    白天炼心中难受,无奈道:“沐芷听话,爹一有时间就会来看你。”

    沐芷这才松开手,哽咽道:“那爹你一路上要小心。”

    白天炼微笑着点了点头:“放心吧,爹的实力你还不清楚吗?打不过就跑,没人能追得上我!你们两个快回去吧。”

    沐芷破涕为笑,向白天炼挥手告别,走进校舍。

    “白叔,那我也回去了,你保重。”

    杨可名虽然不舍,但他心知白天炼身兼重任,不敢阻拦。正要转身离去,却被白天炼一把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