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别天观道 > 第七十五章 晕刀
    对于这个马化龙,杨可名也曾有所耳闻。最近这段时间,修院附近的摩罗山脉中似乎有些异动,化兽们比起往常要活跃许多,频频出没于忘归林,导致很多实力一般的学生受伤。马化龙仗着自己修为不俗,约了几个同伴勇闯忘归林,并且成功击杀了一只中阶魂化兽。此举轰动甲班,使其一时间风头无两。

    “中阶魂化兽的实力大概在归元入海化极境界与臻峰境界之间,并且一定会产出气之晶。这马化龙的修为应该不弱,恐怕还拥有寄灵器,说不定会成为我的对手!”

    心思知此,杨可名全神贯注的观看比赛。

    只见一名男子垫步拧腰,“噌”的一声跃上擂台,正是马化龙。

    此人身材挺拔,相貌堂堂,眼如星辰,眉似刷漆。赤手空拳站在一处,英气凛凛,与秦开颇为神似。

    站在他对面的胡河海顿时相形见拙,此人身材矮胖,脸上虬髯丛生,颇显老成。头戴镔铁盔,身穿镔铁甲,手持一柄***,全副武装,酷似诚天舒。

    二人看似互相熟识,彼此抱拳示意。

    “比赛开始!”

    胡河海注视着马化龙,沉声道:“化龙,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不过还是希望你能认真和我战斗,让我看看我们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好!”

    马化龙毫不客气,掌心一翻,手中凝现一根金色长棍。长棍与身等高,酒杯粗细,棍两端各有三个金环箍在上面,散发出阵阵肃杀的气息。毫无疑问,这是一件寄灵器。

    人群中一阵骚动:“金虹棍!马化龙竟然一上来就使用金虹棍!”

    胡河海见状大笑道:“好,化龙,我来也!”

    说罢,举起大刀飞身冲向马化龙。

    马化龙两腿分立,双手持棍,面对当头劈来的大刀面不改色,左拨右挡,上剃下滚。一条金虹棍耍的虎虎生风,针插不入,水泼不进,饶是那胡河海刀法不弱,一时间也碰不得马化龙一根毫毛。

    “好!”

    一人忍不住为马化龙拍手叫好,惹来众人仇视的目光。

    “好个屁,保不齐你下一场就会遇到他!”

    那人有些尴尬,忙改口道:“好法宝!”

    胡河海见自己的进攻毫无作用,索性将大刀丢在一旁,催动化气,大喝一声:“气技:泽之大葬!”

    随即双掌拍向地面,擂台表面瞬间被金色的化气所覆盖,犹如沼泽一般将马化龙困在其中。

    杨可名心道:“这一招气技所需消耗的化气极多,看来胡河海是想放手一搏了!”

    眨眼间,金色化气已经淹没了马化龙的膝盖,可他仍旧面不改色,双手将金虹棍举过头顶,用力插向地面。

    “气技:撼地波!”

    一道道金色的冲击波应声扩散开来,仿佛一块巨石落入平静的水面,将胡河海的化气驱散。

    裁判老师见状,忙大手一挥,擂台边缘处立即浮现出一道无形屏障,将马化龙的攻击限制在擂台内,以防众人受到波及。

    看着扑面而来的冲击波,胡海河焦急万分,却是无处躲闪。急忙捡起一旁的***,横在胸前硬抗马化龙的攻击。

    任何一种功法,都很难做到攻击范围和杀伤力两全其美,徐占的青蛟波如此,马化龙的撼地波亦是如此。

    胡河海虽然被一道道冲击波震的气血翻腾,却终究还是顶住了。正要举刀再战,只觉一阵金光炫目。定睛一看,只见马化龙不知何时已经站到自己面前,手中的金虹棍悬停在自己的天灵盖之上。

    “我输了!”

    胡河海苦笑一声,心知若不是马化龙留手,自己恐怕已经**迸裂。

    马化龙收起长棍,抱拳道:“承让了!”

    随即纵身跃下擂台。

    杨可名不禁对马化龙心生敬意,“这人不骄不躁,即使面对不如自己的对手也保持着谦恭态度,倒也算是个人物!”

    片刻,第一轮的比赛结束了。高手们为了隐藏实力,往往追求速战速决,以致杨可名并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第二轮比赛开始,选手的实力明显有所提升,至少没有发生现学现卖的情况。

    “下一组,杨可名,魏俊杰。”

    “魏俊杰?”

    杨可名感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心道:“奇怪,第一轮的比赛中好像并没有听到这个名字,难不成此人轮空了?”

    走上擂台,见对面站着一名样貌猥琐的瘦小男子,杨可名顿时恍然大悟。此人正是曾经与他争抢座位,调戏沐芷的魏俊杰。

    “哈哈,竟然是你,识时务者魏俊杰!”

    魏俊杰自然认得他,面红耳赤道:“哼,杨可名,想当初你们以多欺少,强行逼我让座,今日我便要借此机会讨个说法!”

    杨可名一怔,微笑道:“那好,放马过来吧!”

    言毕,摆开架势,唤出刹那红尘。

    魏俊杰一见刹那红尘,不免心生畏惧,眼珠一转,道:“等一下!堂堂一个大男人,靠寄灵器取胜算什么本事?你敢不敢收起你那匕首?”

    “少废话,打赢你就是本事,看招!”

    正要攻上前去,却见魏俊杰伸手制止。

    “再等一下!”

    杨可名无奈道:“你又怎么了?”

    “我……我晕刀!”

    “晕刀?”

    杨可名一怔,笑道:“听说过晕血晕车的,没听说过晕刀的!好,我便不用法宝,料想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手心一翻,将刹那红尘收起。

    “好,是条汉子!”

    魏俊杰说罢,自怀中掏出一把匕首,道:“来吧!”

    杨可名见状,哭笑不得道:“你不是晕刀吗?这算什么?”

    “我只晕别人的刀,看招!”

    魏俊杰飞身上前,举刀便刺。

    杨可名颇为无奈,由于上一场的精彩表现,他已然成了公众人物,此刻若是掏出刹那红尘,必会惹来众人耻笑。这些人巴不得拥有寄灵器的他被淘汰,这是人的本性。

    好比一个普通人在大庭广众之下随地大小便,只要是不拉在别人身上,大家都会选择视而不见。但若是一个公众人物在人前放了一个屁,马上会惹来很多人的不满,不管闻没闻到,都要谴责两声。

    他们会从放屁不文雅,闻屁不健康,屁会对环境造成污染等多个角度全方位批判,仿佛这个屁是化气日渐稀薄的罪魁祸首。

    而作为屁的监护人,公众人物必须及时为自己的监管不力向社会道歉,如若不然便是道德败坏,鱼肉百姓。而这些百姓大多都经常随地大小便。

    但凡事都有例外,若是一个绝世高手放了一个屁,指不定会有人排队去闻。这便是高手与公众人物的差距,一个掌握众生的生死,一个生死被众生掌握。毕竟公众人物只有在公众面前算个人物,而在真正的人物面前就是一个公众。

    心思至此,杨可名只能催动灵眼,躲避魏俊杰的攻击。

    魏俊杰仗着手中兵刃锋利,毫无顾忌攻击杨可名。不过杨可名的“浮光纵”早已练的纯熟无比,又有灵眼加持,岂是他能触碰得到的?

    几个回合下来,魏俊杰的攻击无一命中,反倒是自己被杨可名的身法晃动得眼花缭乱,心中不禁怀疑起自己是否真的“晕刀”。

    杨可名见他实力平常,便有心戏虐他一番。遂抓住他进攻的间隙,一掌挥出,狠狠的扇在了魏俊杰的脸上。打的他眼冒金星,瘫坐在地,嘴角鲜血直流。

    杨可名正要上前将他制服,魏俊杰却再次伸手制止道:“再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