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别天观道 > 第七十章 介不介意一起洗
    三人正要走出竹林,突然听到一阵嬉戏打闹声,忙站住了脚步。

    秦开道:“看来有人先我们一步,这样贸然过去是不是不太好?”

    杨可名点了点头,诚天舒不在乎道:“你们在这里等着,待我前去打探一番。”

    转身向河边走去。

    片刻,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女子的尖叫声,紧接着就是“轰”的一声巨响。二人担心诚天舒安危,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看,却见诚天舒连滚带爬的跑了回来,样子狼狈之极。

    “天舒,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诚天舒一脸惊恐道:“我……我也不知道啊,她们两个上来便打我!”

    杨可名忙道:“她们两个?是谁啊?”

    不等诚天舒解释,两名女子匆匆走进竹林,正是楚雅和温小柔。

    二女看见杨可名和秦开不禁一怔,又看见一旁的诚天舒,情绪顿时激动起来。

    温小柔二话不说,走到诚天舒面前,抡圆了胳膊“啪啪”就是两记耳光。打得诚天舒原地转了一圈,一脸茫然地看着二人拂袖而去。

    杨可名和秦开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待二人走远,杨可名才小心翼翼道:“天舒,她为什么打你?”

    诚天舒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一脸委屈道:“谁知道啊?我看见她们正在河里洗澡,就问了一句‘介不介意一起洗’。结果她们不知为何竟然大叫起来,接着还用气技打我。我吓了一跳,就赶紧跑回来了。”

    二人闻言大笑,杨可名道:“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不然人家为什么打你?”

    诚天舒老脸一红,支支吾吾道:“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话音刚落,流下两行鼻血。

    杨可名拍了拍他的肩膀,心领神会道:“别狡辩啦,你这也算是大开眼界了,挨两巴掌不冤。”

    “大开眼界?”

    诚天舒想了想,摇头道:“并不算大。”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感慨道:“这个温小柔也太名不副实了,虽然小,但却并不温柔。我不过就是看了一眼,竟然打的这么狠!”

    秦开道:“这打得还狠?她没把你眼睛挖出来你就谢天谢地吧!再说了,鬼才信你就看了一眼。”

    “真的就一眼!”

    杨可名笑道:“我相信天舒,毕竟另一眼还要留着看楚雅。。”

    秦开恍然大悟,“怪不得楚雅没有打你,原来是因为你对人家‘另眼相看’啊!”

    “胡说!她没打我是因为她藏在水里,我根本就没看到她。”

    “这样啊,那可真是可惜……哈哈!”

    诚天舒不耐烦道:“你们两个笑够了没有?还洗不洗了?”

    杨可名想了想,道:“要我说还是别洗了,万一她们俩等会想不开,回来杀你灭眼就麻烦了。”

    诚天舒闻言不禁有些害怕,拉着二人匆匆离开。

    回到校舍,杨可名躺在床上,回忆起下午发生的事,不禁哑然失笑。

    诚天舒做事总是让人琢磨不透,虽然有时精明无比,但大多时候做的都是些蠢事,所谓‘愚人千虑,必有一得’说的正是他。

    “也不知道这小子都看见了些什么?早知道用我这左眼看看就好了。”

    感慨之余,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不由自主地钻进了杨可名的脑海。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总是非常容易想入非非,不过很快,他就被自己的良心一耳光打醒。

    “可恶,我怎么会生出如此罪恶的想法!”

    杨可名摸了摸自己的左眼,嘴角不禁浮现出一抹笑容。

    “嘿嘿,不过我这源赋的确是好用!不论日常生活,还是与人战斗,都能派上用场。”

    心思至此,他不禁又为一个月后的零班选拔赛担忧起来。

    通常来讲,一年级学生的平均修为应该在纳气为力化极境界上下,以他归元入海通明境界的修为有很大机会能够入围。只是风泠之中卧虎藏龙,强者大多不屑于表现自己,修为也不能与实力划等号。

    这段日子以来,杨可名清楚的认识到了源赋的强大之处。就好比他和李飞羽的那一战,虽然他最后败在“洞天剑指”之下,但在此之前李飞羽并没有占得上风。二人当时的境界差距巨大,杨可名全凭灵眼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只怕这甲班之中还有人拥有源赋!”

    恐惧源于未知,而面对未知,他能做到的也仅仅是强大自己。心思至此,杨可名盘膝而坐,修习起“劲风游海”。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将他拉回现实中。

    “杨可名,你在吗?”

    杨可名一怔,听声音好像是陈九念,连忙翻身下地,打开房门。果然陈九念正站在门口。

    “陈老师?您有事吗?”

    “院长让你去一趟。”

    “院长找我?”杨可名不明所以,茫然点头道:“好吧,我这就过去。”

    正要动身,却被陈九念按住肩膀。

    “走着去太慢了,还是我来送你一程吧。”

    陈九念说罢,手掐剑指,运气顿足,拉着杨可名飞上天空。

    杨可名只觉眼前一花,身子一轻。再一看,自己已身处于几百米高空中,吓得险些失禁。

    高速飞行带来的气流波动让杨可名睁不开眼,只能低头向下看去。在这个高度下,宏伟的风泠修院显得格外的渺小。

    看着那些来来往往,小如蚂蚁的学生,还有那一栋栋古朴沧桑,精巧袖珍的建筑,杨可名忽生一股居高临下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十分兴奋,心中不禁期盼着自己有一天也能遨游天空。

    陈九念看出了他的心思,道:“气宗修者在达到气凝罡威境界后,能够将罡气外放于体,产生反推之力,从而获得御空飞行的能力。并且随着境界的提升,飞行的高度和速度也会增加。”

    “那灵宗修者呢?”

    “灵宗修者通过修习轻身功法,也可借助化气飞行,只是飞行的速度和高度较气宗修者有着不小的差距。”

    “原来如此。”杨可名点了点头,感叹道:“也不知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气凝罡威境界!”

    陈九念继续道:“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身为学生,即便是修为达到了气凝罡威境界,也要经过批准后方能在修院中飞行。”

    片刻,二人飞越了半个修院,来到了广遥子所在的竹林前。

    “我就送你到这,你自己去吧。”

    谢过陈九念,杨可名转身走进竹林。

    故地重游,他已然轻车熟路。走了片刻,来到了一间竹屋前,见广遥子正在门口四处张望,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杨可名走上前去:“院长,您在看什么?”

    “哦,你来了啊!”

    广遥子看了看杨可名,愤愤道:“听说方才这里来了几个臭小子偷看女生洗澡,这帮小色狼,竟跑到我的地盘抢生意!对了,你这一路上见没见到什么可疑人物?”

    “没……没看见。”杨可名担心露出马脚,忙转移话题道:“想不到院长深居简出,消息竟然这般灵通。”

    “嘿嘿,那是自然!身为院长,必须要对风泠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这帮小混蛋最好别让老子抓住,否则老子非要狠狠的扇他两个嘴巴!”

    “无需院长出手,恶人自有恶报。”杨可名强忍住笑意,道:“不知院长找我来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一直对你的这双灵眼有些好奇,早就想见识见识。”

    言毕,广遥子突然发现杨可名有些不同,疑惑道:“咦?才几日不见,你竟然已经达到了归元入海境界!还有,你这左眼怎么也有些不一样了?”

    杨可名犹豫片刻,回想起广遥子之前的所作所为,断定此人可以相信,心中没了顾忌,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境界突破以后,我这左眼确实发生了些变化……不,应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广遥子顿时来了兴致,“你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