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别天观道 > 第三十二章 九夏三神
    相比气技灵通课,天因地果课显得有些枯燥乏味。众人大多心不在焉,唯有杨可名听的津津有味。坐在他后面的诚天舒,上课还没五分钟便已呼呼大睡。睡梦中的他再次遭到木灵傀追杀,不禁梦呓连连,惹得周围人忍俊不禁。

    董德多对此早已司空见惯,但诚天舒梦话连篇,不时大喊救命,声音之大,让他忍无可忍,遂拿起戒尺,走到了诚天舒面前当头一棒。

    “啊!”

    诚天舒瞬间惊醒,猛地站起身来。朦胧中见董德多手持戒尺,竟与那持剑的木灵傀有几分相似,以为梦想成真,吓得他拔腿就跑。

    见此一幕,众人哄堂大笑,诚天舒这才回过神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竟然身处教室,这才停下脚步,红着脸回到座位上。

    董德多面带愠色道:“告诉我,九夏大陆上最可怕,最强大的化兽叫什么名字?”

    似乎每个老师都喜欢提问睡觉的学生,只因若是答得上来,依旧功不抵过。若是答不上来,便是罪加一等。

    此刻的诚天舒还沉浸在方才的噩梦中,精神恍惚的他脱口而出道:“是木灵傀。”

    众人再次爆笑,有的捂着肚子,有的拍着桌子,让诚天舒臊红了脸。

    嘲笑不同于其他的笑,大家总是喜欢通过增大音量和添加肢体语言去过分夸张开心程度,无非是想使被嘲笑者更加痛苦。

    “九婴,是九婴!”

    秦开和杨可名在一旁不断小声提醒,可惜声音淹没在笑声里,诚天舒难以听清。

    董德多叹了口气道:“你叫什么名字?”

    诚天舒终于在一片笑声中听清了杨秦二人的答案,欣喜之余忽略了问题的主语,得意道:“叫九婴!”

    董德多顿时释然了,想自己虽然学识渊博,但让一个白痴变正常却是大夫的事情,自己实在无能为力。

    “你坐下吧。”

    诚天舒悻悻入座。

    董德多摇了摇头,道:“教了这么多年书,见过睡觉的,没见过梦游的。”

    转身回到讲台上,继续道:“大家记住,九夏大陆如今的地理格局形成于万年之前。当时,一只名为九婴的巅峰神化兽横空出世,吞吐日月,无所不能,致使九夏大陆阴阳颠倒,亿万人死于非命。就在这个世界即将崩坏之际,大陆有史以来最强的三名修者与九婴展开激烈的战斗。”

    “这场战斗旷日持久,最终,三人以大神通搬挪来了九夏大陆的最高山——阳炎山,并以此将九婴封印在了洛迦海的阴海眼,这才形成了如今的大陆格局。三人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后人为纪念三人,广修庙宇,大塑金身,尊称三人为九夏三神。而阳炎山因为镇压着九婴,从此便更名为九下山。世人口口相传,久而久之,就成了如今的九夏山。”

    “原来如此。”

    杨可名想起杨文耀也曾与他说过此事,他一直对神秘的九夏三神感到好奇,忍不住举手问道:“老师,那九夏三神都是什么境界?”

    董德多摇了摇头,道:“时间过的太久了,很多事情已经无从考证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至少达到了人类修者的巅峰境界,也就是气孕神威臻峰境界。”

    “至少达到了人类修者的巅峰?您的意思是说还有可能超越巅峰?”

    董德多对面前这名求知欲极强的少年颇有好感,解释道:“是啊,但那只是传说中的境界。万年以来,还从没有人能够突破气孕神威境界,所以那个境界是否存在一直是个疑问。”

    杨可名追问道:“那是什么境界?”

    “气孕神威境界的修者能够动用神之力量,至于在那之上的会是什么……你来猜猜看!”

    一向不苟言笑的董德多看着眼前的少年,仿佛看见了年轻时的自己,竟然卖起了关子。

    杨可名想了想,道:“神力之上……难道是……神?”

    “不错!”董德多微笑着点了点头:“气孕神威境界之上,便是传说中的以力证神境界。”

    “哇!真的假的?竟然真的有神?”

    讲台下一片哗然。

    董德多见众人来了兴致,继续道:“九夏三神本是天央国人,三人曾联手创立了当时最大的宗派——浮生殿。可惜随着三神的陨落,浮生殿也灰飞烟灭。天央帝国因此国力衰败,其他四国趁势崛起,形成了如今五大国平分天下的局面。而像我们这样的小国,为了生存只能被迫选择依附,好在天央上国并不像其他四国那样压榨属国,我们这些小国百姓才能得以安居乐业。”

    杨可名听的入神,不知不觉间下课钟声响起,一行人离开教室,前往气灵阁。

    由于刚刚突破境界,杨可名急于检验自己的实力,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许多。

    一旁的沐芷抱怨道:“可名哥哥,你慢点……咦?你这是怎么了?”

    杨可名以为沐芷发现了自己破境之事,便道:“嘿嘿,被你发现了。不错,我如今已是纳气为力境界!”

    沐芷摇了摇头:“不是,我是说你的眼睛怎么不一样了?”

    “我眼睛怎么了?”

    “比起以前……那蓝色的纹路好像更深了。”

    “是吗?可是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啊!”

    “那……可能是我的错觉吧。”沐芷高兴道:“你已经突破铸体易筋境界了?太好了!”

    “嗯,可能是因为最近吃的比较好,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破境。”

    说话间,几人来到气灵阁。今日的上课内容依旧是与木灵傀对练,诚天舒经昨日一事,至今仍心有余悸,迟迟不敢对木灵傀出手。纠结了许久,才壮起胆子轻轻的打了木灵傀一下,随后立即躲到秦开身后。见木灵傀毫无动静,这才恢复了平日里的狂妄。

    杨可名迫不及待地来到木灵傀前站好,手掐剑指,催动化气,轻喝道:“气技:叶斩深秋!”

    二十多片闪耀着光芒的落叶瞬间浮现在面前。比起昨日,那落叶更为清晰逼真,散发出阵阵萧瑟之气。杨可名心中大喜,灵识一动,落叶纷纷飞出,犹如一柄柄锋利的飞刀,直奔木灵傀而去。

    “唰唰唰!”

    木灵傀的身上应声出现了二十几处伤痕,杨可名走进一看,见伤痕较之前扩大了不少,心中对气技的效果颇为满意。

    忽听身后一人道:“嗯,叶斩深秋,不错!”

    回头一看,原是沈玉墨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此刻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沈玉墨的身材本就玲珑有致,一袭修身黑衣更是恰到好处的凸显了成熟女子特有的曲线。杨可名看得一阵失神,只觉面颊发烫,忙将头埋在胸前。

    从小到大,他大部分的时间都蜗居在家中,认识的人不多,女子更是少之又少。与沐芷的相识,对他来说仿佛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虽然他甘愿做一名看门人,但也难免偶尔眺望门外的景色。而像沈玉墨和云若岚这样的女子,无疑是那些著名景点。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便会引发无尽的遐想。

    沈玉墨并未在意,微笑道:“能以纳力为气境界施展出如此威力的气斩深秋,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人。”

    杨可名闻言喜出望外:“老师谬赞了,我哪有那么厉害?”

    “别骄傲,叶斩深秋需要化气与灵识配合才能施展,大多数人都嫌麻烦,算你在内,我也只见过两人修习此技。”

    “啊?”

    “不过你也不必失望,此气技若是练至大成,变化多端,威力无穷,亦不是寻常气技能够比拟的。”

    “真的吗?”

    杨可名抬头望向沈玉墨,可两眼却像是失去控制一般,不住地游走于禁忌之地。

    “真的倒是真的……”

    沈玉墨欲言又止,俏脸上浮现出略带玩味的笑容,道:“不过你小小年纪,便喜欢胡思乱想,想要练至大成,我看很难啊!”

    杨可名顿时大窘,支支吾吾道:“我……我没有。”

    “没有?”

    沈玉墨见杨可名面红欲滴,不禁觉的十分有趣,遂俯身捏住杨可名的下巴,轻声道:“那你告诉老师,方才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胸……雄伟的气灵阁!”

    “哦?是吗……”

    突然,沈玉墨注意到杨可名眼睛视乎与众不同。

    “咦?你这眼睛……”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