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凤长吟 > 第三十七章 弹劾
    满腹狐疑之际,赤璃刚一脚儿跨出尚服司的门槛,便听身后有人唤了声:“姑娘”

    她捧着衣裳回头望去,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

    此人身穿与她一样的宫女服侍,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

    “卓锦姑娘”赤璃点头招呼,黯淡的双眸突地明亮起来,嘴角勾出深深的笑意。

    在这危机四伏的宫墙中,眼前的女子让她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亲近感。自从那日回宫之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她和平儿。

    虽然之前相处不过短短几日,但这个女子的可怜身世却让她格外记挂。

    只可惜如今她是自身难保,也没有闲暇顾忌其它。不过从她的神色来看,过得应该还不算差。

    “你这是要去哪儿?”卓锦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脸上笑容依旧,比起之前相处时多了份从容,少了份敬意。

    赤璃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衣裳道:“我来替瑶妃取衣,正准备回月华宫”

    “哦”卓锦点了点头儿正琢磨着如何打开话匣进入主题时又听对方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说这句话时,原本挂在赤璃嘴边的笑意渐渐淡去,心里的暖意也瞬间结上一层寒冰。

    眼前的女子脸上没有初相识的胆怯和尊敬,更没有对她成为瑶妃侍女之事感到任何质疑,这完全不是该有的反应,可见狐狸还未成精啊。

    听她这么一问,卓锦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郁闷道:“我进宫后便被分到了这儿”一想到那些被人欺辱的场景,便不自觉地攥起了拳头。

    但这阴沉只是一闪而过,想起自己来此的目的,卓锦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笑意。

    她将身体朝赤璃靠了靠小声问道:“姑娘,皇上之前对你那般宠爱,怎么后来却突然间像变了个人一样?你们那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说话时,她一脸担忧和焦虑,像是在为对方叫屈。

    看着她拙劣作做的模样,赤璃强忍笑意微瞪着眼儿故作惊恐道:“卓姑娘可莫要乱说,皇上乃九五之尊怎会对我一个婢女有所宠爱,这话若是传了出去可怎生了得”

    卓锦正等着对方掏心窝子诉苦,却没曾想她居然是这般反应,气恼之余满脸委屈道:“看来姑娘是不信任卓锦,想必是嫌我身份低微吧”

    看她换了战术,赤璃亦表现出更深的委屈:“卓姑娘此言差矣,你我身份相同怎来嫌弃之说呢”

    卓锦被她说的哑口无言可又不愿轻易放弃,只有从她口中探出情报自己才有望摆脱当下的困境。

    她沉默了片刻突然哭了起来:“卓锦这条命是姑娘给的,至此后便日日祈祷姑娘能得到皇上的恩宠过上荣华富贵的好日子,可皇上之前明明待你很好,回宫后却让你伺候瑶妃娘娘,卓锦见姑娘受委屈,心里实在是难受的紧”吐星四溅,眼泪横飞,可她始终没有擦拭。

    赤璃耐着性子欣赏着她的表演,待她说完后缓缓开口道:“卓姑娘想必是在那恶人的刺激下乱了心智记岔了什么,我再说一遍,皇上从未对我好过,也有劳卓姑娘以后莫要再说类似的话,娘娘待我向来不薄,此话若是传到娘娘耳朵里定会以为我是个吃里爬外不知感恩的白~眼~狼~”最后三个字格外加重了力道。

    卓锦听完她的话脸上青白一现,吸了吸鼻子道“既然你不想说便罢了,我这就不打扰姑娘了”说罢转身离去,之前的怨气瞬间升华成浓烈的恨。这个女人不但含沙射影地讽刺她得了臆症,还骂她是白眼狼!简直是太可恶了!

    赤璃看着她的背影,勾起一抹轻蔑的笑。论演技,她在自己面前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自己独行江湖这么久,如果连这点阴谋花招都瞧不出来,怕是早就粉身碎骨了。

    世态炎凉,人心叵测,只当那日自己的善意喂了狗。

    回宫的路上,她不禁揣摩卓锦的出现并非巧合显然是有人精心设计,这个人自己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只可惜啊她们找来的狗腿子太蠢,一眼就被自己看穿了目的。

    卓锦的出现证明瑶妃很想知道皇帝对自己态度急变的原因,眼下卓锦无功而返,她必定会再想其它法子来对付自己。

    现如今,自己在这叶国犹如板上之肉完全毫无防守和还击的能力,每日都只能如履薄冰日夜提放。

    哎……早知如此艰难,当初还不如在死在北漠一了百了,说不定来世还能投个好人家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不对,她这一生也算是杀生无数,若真死了怕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算了,既然死不如生,那就管它什么妖魔鬼怪统统放马过来吧,我天下第一剑客岂会怕你们这些个鼠目寸光的蛇蝎毒妇。

    等本姑娘重出江湖之日,必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后悔莫及”!

    想到这里,赤璃一扫丧气,迈着骄傲的步伐向前走去。

    玉门殿中,一袭龙袍的男子将手中的文书狠狠摔在地上爆发出雷霆之吼:“这些弹劾你的文章你可都看过!”

    面对龙颜大怒,堂下满头白发的陆训倒是显得格外镇静。

    他举起手来正了正自己的官帽一本正经道:“微臣辅政三朝向来忠心不二,只以一颗丹心报国。从古至今朝官之争屡见不鲜,微臣群而不党周而不比之风自然会令某些居心叵测之人心生恨意,还请皇上明察!”

    叶隐修看着眼前这个老家伙冷笑一声:“这上面写的每一条罪状都理据清晰证据确凿,你又如何狡辩?”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太师陆训满含屈怨地看着眼前年轻的皇帝:“若皇上不信老臣,老臣愿已死以证清白,老臣年事已高死不足惜,只是不忍皇上由此背负宋高明英之恶名,老臣……冤枉啊皇上!”

    此话一出,叶隐修已愤怒的难以自持。

    这个陆训仗着自己是多朝元老,在朝中拉帮结派豺虎肆虐,贪赃枉法以权谋私。证据面前他居然这幅道貌岸然装腔作势的模样,着实让人忍无可忍。更可气的是他竟拿宋高宗明英宗这种斩杀忠臣的昏君来比喻自己!简直是罪该万死!

    “皇上!胡将军有要事禀报!”正当他怒不可遏之时,掌事太监刘公公匆匆进殿。

    “你且退下!”他大手一挥,压住满腔怒火坐回龙椅之上。眼下时机尚未成熟,与其即鹿无虞不如静待时机将其连根拔起。

    “微臣参见皇上”胡勉迈着四方大步走入殿堂。

    “朕命你调查之事进展如何?”

    “回禀皇上臣以查明,那日顺平军队集结是因梁国司马都谢允被杀之事而起”

    “知道了,下去吧”这个消息让叶隐修的怒气略有平复,谢允之死定与狄国有关,看来离狄梁开战的日期越来越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