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凤长吟 > 第三十四章 随寝
    上官云的话像一根毒针扎中了瑶妃最敏感的那根筋,可谓是将稳准狠做到了极致。

    陆瑶脸上的得意瞬间被愤怒所取代,她将手里的暖壶重重砸向那个瘦弱且碍眼的女人身上大声骂道:“贱婢,整天哭丧着脸是想给本宫惹晦气吗!”

    赤璃强忍肩膀上的剧痛垂头隐忍。

    安儿见主子发火立刻冲上前去扇了赤璃一个耳光道:“快点给娘娘笑一个!”

    红肿的脸颊上傍晚的掌印还未消此刻又添了新印,赤璃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正捂嘴偷笑的上官云,又迎向安儿恶毒的双眼道:“我又不是卖笑的戏子,为何要笑?”

    上官云瞬间收了笑意恨得压根痒痒,这个女人竟敢讽刺她!

    “我说安儿呀,你这是怎么调教的人,这温吞水连茶叶儿都泡不开,叫人如何下口”

    安儿正被怼得无言以对,又听别苑的娘娘抱怨自己,愤怒之下扬手要打,却见主子将手中的茶盏狠狠砸向白玉地面大声骂道:“贱婢,连杯茶都砌不好,给上官娘娘重新换一杯”此时的瑶妃就像一条含有剧毒的花蛇,朝着猎物嘶嘶地吐着信。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赤璃吞下委屈与愤怒低身下去拾捡碎片。

    安儿趁势抬脚恶狠狠地踩去,鲜血瞬间顺指缝缓缓流出,白皙的手指瞬间被染上了红色。

    赤璃心中闷哼,却连眉头也未皱一下,只抬头冷冷眼望向一脸坏笑的安儿。

    安儿见她这般态度更是使出吃奶的力气碾踏:这个贱骨头居然敢用这种眼神看我,今天看我不废了你的手!

    旁观的女子们见状无不倒吸一口凉意,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手。

    陆瑶捕捉到三个人脸上的畏惧和惶恐,知道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便轻咳了一声。

    安儿领会了主子的意思,缓缓松开了脚。随即又拽着女子的耳朵欲将她提起,可她刚一上手,眼前的女子突然伸出胳膊狠狠推了她一把,安儿一个没站稳竟摔了个大跟头。

    众人未料到这新来的宫女居然敢如此强硬地反抗,惊愕之余又见暴跳如雷的安儿迅速起身扬起手掌扇了过去大声骂道:“好你个贱婢,今儿我就让你知道该怎么守规矩”。

    响亮的耳光又一次在月华宫响起,被打之人瞬间跌向一边,额头狠狠撞上桌柱。

    赤璃只觉得眼前一黑,耳里嗡鸣阵阵。

    她的双拳不由自主地紧紧攥住,如果她自封武功,此刻定将这个仗势欺人的狗奴才和她的主子挫骨扬灰。

    “行了!”陆瑶从椅塌上缓缓站起身来捂了捂嘴道:“我这宫女不懂规矩,扫了姐妹们的兴,今儿就散了吧”

    “是,那妹妹就先告辞了”上官云立刻起身挽上面露同情之色的马伊莎将她一同拽出房门。生怕这个没有眼见力的色目人分散了瑶妃的注意力。自从她第一眼看见那个女人,就知道此人的存在远比陆瑶对自己更有威胁。必须借着瑶妃的手将她除掉,以免留下后患。

    韩曦儿不慌不忙的起身整了整衣裳道:“那妹妹好生歇息,咱们改日再聚”说罢,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去。踏出门槛时,她用余光回望了一眼不禁暗忖:瑶妃今儿这一出一石多鸟之戏唱的可真够狠的。

    趁众人散去的间隙,赤璃并未理会额角的疼痛,她撩起裙角用力扯下一条丝布缠绕在手腕之处,可殷红血液还是很快渗透薄丝印了出来。

    陆瑶斜着眼角朝安儿使了个眼色,安儿眼珠子一转立刻拿起桌上的灯烛对准她的伤口将蜡油波了过去。

    “啊!”这钻心的疼痛让赤璃忍不住惊叫。本就出血不止的伤口,此时被热油一浇已痛到失去知觉,血液和蜡油混在一起形成一滩血糊,白皙的手臂此刻皮开肉绽让人触目惊心。

    瑶妃听见她痛苦的喊声,这才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皇上驾到!”门外突然传来太监通传的声音。

    本一脸得意的女人眉目一惊,从塌椅上站了起来对安儿道:“快带她下去,莫要脏了皇帝的眼睛”

    “是”安儿立刻心领神会,一把拽起莫离的胳膊将她拖进后院。

    陆瑶待两人消失在视野中,又恢复以往娇媚的神态朝宫门处迎去:“臣妾恭迎皇上圣驾”

    叶隐修面如冠玉,一袭龙袍加身,气宇轩昂之下却又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他缓缓步入宫内,深邃的双眼扫视了屋内每一个角落。

    “爱妃在做什么?”他掀起龙袍一角,坐于锦塌之上。

    “臣妾刚请了几位姐妹过来闲聚,这不,她们刚走”陆瑶拈起一块绿豆糕儿轻轻放入男子的口中又道:“皇上前几日出巡想必是格外疲乏,怎没回龙悦殿歇着”

    叶隐修一把握住女人柔嫩的小手满含春情道:“朕说了今晚要好好惩罚你”

    “皇上……”陆瑶娇嗔之余已将柔软的身子贴上他宽厚伟岸的胸膛道“皇上若真挂念臣妾,直接宣了便是”

    “朕今夜不走了”说话时他看见了地上的一抹鲜红,眉头一皱:“朕今日赐你的宫女用着可还顺心?”

    陆瑶是何等精明,凭着直觉她已猜到男子的目光正停留在那抹凝血之上,便抬起手来指了指那抹刺眼的殷红道:“璃儿生性鲁莽,方才不过是让她给姐妹们沏个茶,就手忙脚乱地砸了杯盏。不过皇上放心,臣妾已命安儿好生调教”

    “那便好”男子口中柔情未改,可原本邪魅的脸上此刻却只剩阴冷。

    “皇上今日当真留在月华宫?”陆瑶岔开话题,抬起顾盼生辉波光涟漪的双眼望向眼前人。

    “朕几时骗过你?”他勾起她的下巴,微张的唇角吐出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今夜让新来的宫女随寝伺候”

    陆瑶听闻一怔随即道:“臣妾遵旨”话儿答得干脆,可心中的不安却愈发凝重。

    下人房内,安儿动作粗鲁地收好药盒,刻薄的双眼里尽是恨意:“贱婢,今夜你可要好生伺候主子们,若有半点怠慢,有你好看!”

    被安儿警告训斥的女子此刻额头裹着一层白纱,手腕之处裹着黑色的锦条,由于伤口太深微微一动便有血渗出。

    面对态度恶劣的安儿,赤璃低头不语只轻轻转了转手腕,若这伤口再偏一寸自己的左手怕是要彻底废了。

    月明星稀,夜阑人静。

    豪华的寝宫里弥漫着一股女子的粉香与男子的汗气融杂一起的暧昧气味,床帐内更是春色一片,赤璃跪在粉色的垂帐之外,将床上的一切声响尽收耳底。

    这一连又一连的声响,让她羞色难当,恨不得捂住耳朵当个聋子。

    这对男女毫无廉耻之心,简直与牲畜无异。一想到自己曾和这个人同屋而眠,她的心里不禁泛起一阵恶心。

    垂帐之内的两人正沉浸在欢愉中,各怀心思地奋力而行,直至丑时才停了动静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