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凤长吟 > 第三十一章 失望
    陆瑶并未发现男人眼中隐藏的怒火,紧咬下唇泪光莹莹道:“还不是臣妾宫里的那几个见风使舵趋炎附势的下人,她们一听皇上你带了个女子出宫便立刻跑去清影宫谄媚讨巧儿嚼舌根,还在背地里辱骂诋毁臣妾”

    “大胆!宫里居然有这等事情发生!爱妃莫气坏了身子,朕一定会为你做主!”男子一掌拍向龙头扶手怒发冲冠,这一掌借机散了心里积压的愤怒。

    见他为自己愤怒不平,陆瑶立刻抽离柔软无骨的身躯顺势跪下:“皇上息怒,臣妾唯恐被这等不守规矩的下人们乱了后宫风气,便自作主张严惩了她们,还请皇上责罚”

    叶隐修长臂一卷又将人搂入怀中满脸宠溺道:“朕赏你还来不及”

    “臣妾谢皇上不罚之恩”女子得意之余,又将眼中的利剑射向下方直立之人。

    “谁说朕不罚你?今晚就要你吃尽苦头”男人俊朗如星月之斧雕刻的脸上露出邪魅又性感的笑,言下之意足以让女人面红耳赤,又不可抗拒。

    陆瑶强压心中的酥麻和喜悦仍保持着哀怨之色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

    虽然皇上的表现令她十分满意,但她必须借此机会让后宫那些翘首企盼等看她笑话的贱人们知道她的地位是何等稳固。

    “爱妃为何如此伤怀?”他一眼便看出她眼中的贪婪和不满,顺势问道。

    “赶走了那些作乱的下人之后臣妾宫中如今只有安儿一人伺候,臣妾并非贪图享乐安逸之人,可这般凄寒实在愧对贵妃名分,只怕会抹了皇上威严,臣妾百般自省,懊悔万分……”说着,原本挂在眼眶的泪水像脱了线的珍珠一般倾洒而下。

    “爱妃处处为朕着想,朕尤为感动。此等小事何以烦忧,宫中侍女任你挑选便是”说道,他大袖一挥豪迈万丈。

    听着这俗套的对白,赤璃的脑中不禁浮现出烽火戏诸侯的画卷。如若周王和褒姒看见眼前这一对矫情肉麻之人也会甘拜下风自愧不如吧。想到这里她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又赶紧伸手捂住嘴巴,祈祷那对沉浸在缠绵中的男女没有发现。

    她居然在笑!叶隐修被这一发现彻底激怒,脖子上的青筋尽现。

    “真的任意挑选?”陆瑶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扬起得意的嘴角。

    “君无戏言”他早已猜出她的目的。

    话音刚落,陆瑶便抬起手来指向一直站在殿下的女子道:“那臣妾就选她吧”

    赤璃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卷入这场俗媚的交谈中,一脸惊愕望向拥搂在一起的两个人。

    抬头的瞬间,陆瑶终于看清她的相貌,只一眼,便摧毁了她所有得意与安心,心中再次拉响警报。

    远处的这双眼睛是她此生见过最明亮的双眸,而她清秀的脸颊如白玉一般无暇,俏丽如三春之桃,清素如九秋之菊,独特如二月之梅,坚韧如四月之松!这等姿色即使皇帝此刻未有动心,也难保日后不会。

    赤璃脸上的惊愕如一盆冷水,瞬间浇熄了叶隐修心头的火焰。他低头对着怀中的女子宠溺道:“朕依你便是”

    “谢皇上恩赏”陆瑶的笑容绽放在娇媚的脸上,只要这个女人进了她的宫里,她自然有一百种法子让她无声无息地消失在皇宫内院中。

    “我不去”一直沉默的人终于忍不住做出回应。她冷冷地看着龙椅上的男子,见他一副沉溺与女色的昏庸模样只觉得恶心。她这一生扮演过很多角色,但从未伺候过别人。她的剑不许,她的自尊也不允许。她可以死,但绝不会低眉顺眼地为人端茶倒水,尤其是这种女人。

    “看来你是忘了自己的身份”男子终于等到了他期待的结果。阴冷的语气中却含着一丝笑意。

    他厌恶她面如死水一般的沉着,厌恶她与己无关的无视。

    她可以恨,可以怨,但惟独不可一副心如止水行若无其事的模样。

    “民女自幼清苦每日只为一口饱饭奔波,未曾学过伺候别人的本领,只怕会诸多鲁莽冲撞了贵妃,皇上还是另寻他人伺候吧”若是依着她自己的性子,这种几近卑微的话是万万说不出口的。可想着在萧无惑找到自己前还得在这宫中混一段日子,只能委曲求虚伪应付。

    “朕命令你去”男人笑意更甚,像是从她的反应里找到了极大的乐趣。

    “我说了,我不去”强硬的语气中难掩嫌恶,触及到她底线的事她向来不会退让,之前不会,之后也不会。没有人能践踏她的自尊,她的字典里只有“心甘情愿”没有“苟且偷生”。若他以为权势会是她屈服,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陆瑶未曾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居然敢用这般强势的态度对抗皇上,立刻愤然起身狠狠指向那个格外刺眼的身影道“大胆!你竟敢违抗圣旨!”违抗圣旨只有一个结果,说不定自己根本不用动手,今日就是这个贱人命丧黄泉之日。

    面对她的反抗,男子到是显得格外平静,他拿起桌案上的金樽放在嘴边抿了抿:“你想死朕可以成全你,顺便也成全平儿早日和他娘亲相见的心愿”说罢,他一脸期待地看着底下的女子。对有些人来说,精神上的折磨比一刀要了性命更残忍。

    赤璃听闻一怔,从他期待的眼神里敏锐的察觉到强烈的目的。他在等她发怒或是求饶,他想用这种方式折磨她,可她这人有个习惯,与对方抗衡时首要原则就是不让对方得逞,即使鱼死网破,也不让对方逍遥快活。

    她可以输,但对方也不会赢。

    “呵……多谢皇上仁慈,赤璃愿伺候贵妃娘娘”原本坚韧的脸上扬起一抹笑,屈服于他的威胁和无耻之下。

    她可以用自己的命来换自尊,但不能用平儿的性命来换。

    叶隐修没有等到自己期待的场景,却看见她笑容里的鄙夷。

    原本以熄灭的怒火又一次被她轻易的点燃,他大袖一挥:“全给我退下”这声怒吼像沉雷一般砸向大殿里的每一处。

    “是!”瑶妃被这突来的火气吓的一怔,瞬间从他怀里弹开。她步下殿堂在女子身边停下,眼角射出一道寒光冷冷吐出三个字:“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