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凤长吟 > 第十二章 打探
    赤璃被小鬼这么一闹完全没了闲逛的心情,闷闷不乐地回了清影宫。

    宫女心儿见姑娘脸色不佳,做起活来更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便成了她的撒气筒。

    赤璃郁闷之际望向心儿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心儿被这突来的声响吓了一跳,赶忙跪在地上答道:“奴婢叫心儿”

    赤璃见她这般怯生生的样子上前一步将她扶起:“你别害怕,我只是有件事想问问你”

    “姑娘有什么事儿尽管问,心儿一定知无不言”对方和善的态度缓解了心儿的担忧,言语间也不再瑟瑟发抖。

    “这宫里的下人你可都认识?”赤璃坐在圆凳上仰着脸儿问道。

    “回姑娘,宫里侍从宫女少说也有几千人,每人各守其主各尽其职,奴婢只认识一些常打交道的下人们”心儿如实回答。

    “那你可认识一个年纪约莫八九岁模样生得十分俊俏的小太监”赤璃道。

    “公公们多是十岁前入宫,入宫后在礼司部调教三年再入公职。八九岁的小太监应该尚未有公职,自然和奴婢也不会有什么接触”心儿虽然好奇她为何要打听一个小太监,但作为下人自然不敢多问。

    “好,没事了,你且去忙吧”赤璃轻轻扬了扬手道。

    看来想找到那个顽皮鬼无疑是大海捞针。

    罢了罢了,自己还有一大堆正经事要做,没功夫和一个孩童计较。

    月华宫内炉火烧得正旺,即使外面天寒地冻只要一进了这里便再也感受不到一丝寒冷。

    装修气派豪华的屋子里两名女子正半依在软塌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儿。

    “姐姐,你可听说皇上一个多月前从北漠带了一个女人回来?”说话的人是三个月前刚晋为贵妃的上官云。

    此女容貌娇俏眼神妖娆,唇红齿白双眸如珠。外披大朵牡丹刺绣淡蓝长袍,内衬白色锦衣紧紧地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体,头上斜插一支珊瑚玲珑釵,坠下金丝流苏盈盈摆动。

    上官云虽年纪尚轻可言行举止却极为成熟老练,满含春情的双眸中写尽了世故与圆滑。

    见对方不语,上官云抱着暖玉香炉朝她拢了拢身子又继续道:“我听下人们都在传那女人生得一副好模样,看来咱们又要多一位姐妹了”说罢,她抿嘴一笑,等待着对方回应。

    月华宫的主人瑶妃与上官云中间隔了一个檀木方桌,正慵懒地半依在软垫上闭目养神。桃色的锦袍上用金线绣满了祥云,脸上的妆容格外艳丽,只见她半眯着双眼冷哼道:“既然妹妹这般好奇,怎么没亲自去瞧瞧?”

    上官云被她问得一怔,略显尴尬道:“妹妹我也就是跟姐姐随便聊聊,呦,这快用午膳了,妹妹就不叨扰姐姐了”说罢她起身行礼,出门前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儿。

    本想着以瑶妃一向张扬嚣张的性子来看听到这种话后定会暴跳如雷,可她这次竟这般沉得住气,看来自己的如意算盘是落空了。

    瑶妃待人走后,原本悠然平静的脸上陡然现出一抹愤怒与阴冷。

    撇了眼儿身边的贴身宫女道:“你去打听一下那个被皇上带回来的女人。”

    “是!”宫女安儿立刻朝门外走去。

    三九天已过,可北方的气候却依旧寒冷,光秃秃的树枝上瞧不见半点绿色。

    赤璃在屋里闲的无聊想去院中透透气儿。

    她刚一开门便狠狠撞上一个厚实的胸膛,这突如其来的冲撞使她踉跄地朝后跌去却被人拉住了胳膊拽向身前。

    惊呼间赤璃赶忙挣脱束缚,待她看清来者样貌后立刻委身叩拜:“拜……拜见皇上”刚才那个拥抱让她又恼又怯,脸上不由泛出一阵红晕。

    “是朕来的仓促,吓着你了”叶隐修看见了她脸上的羞涩,语气中含着几份难得的柔情。

    “是民女鲁莽,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请皇上恕罪”说话的人狠狠低着头,害怕被人瞧见自己滚烫的脸颊,薄唇轻动下细柔的声音略有颤抖。

    “不必多礼,平身吧”说话时他朝她靠近一步:“朕已找到为你医治的法子”

    一直低着头的赤璃看着眼前那双黑靴忽然迈动,本能地往后退去:“让皇上为民女之事劳心,民女实不敢当”加速的心跳将呼吸也带的急促起来。

    “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的来历?”叶隐修将她的动作尽收眼帘,双手背于身后不再靠近。

    “民女……”赤璃眉头紧锁,不知该如何回应。

    “今日你早些休息,明日随朕去一个地方”说罢,叶隐修转身离去。

    “是!”看着那道挺拔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赤璃终于松了一口气。近日来她一直为“恢复记忆”这件事困扰不已,眼下既然他找到了法子那就好办多了。

    此刻,瑶妃的贴身侍女安儿正急匆匆地朝清影宫走着,刚入了宫巷便看到皇上迈着流行大步走出宫门上了龙辇。

    安儿立刻躲回拐角处探头张望,待龙撵消失在视野等后她才从墙角闪出身来。

    眼瞅着快走到宫门口时,安儿故意放慢了步子假装不经意地朝里面瞄了几眼。

    正在打扫院落的心儿一见安儿的身影立刻放下手里的活儿热情地走过去打招呼“安儿姐姐,您今儿怎么到这儿来了?”语气客气中又有几分畏惧。

    宫里人都知道安儿和她的主子瑶妃一样,都不是惹不起的主儿。虽然她也是宫女,但她是要瑶妃的陪嫁侍女,如今瑶妃得宠,安儿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下人们见着她都格外巴结客气。

    安儿撇了一眼心儿,搁到平时她压根不会理睬这些身份低贱的小丫头,可今儿自己可是带着主子交代的任务来的,自然不能白跑一遭儿。于是正了正身子挤出半点笑意道:“这已打春了不是,我家主子差我去花房挑些好看的盆花弄回去”说着又抬起眉角往院里瞅了瞅:“你这是伺候谁呢?”

    花房明明在后巷,从这里走的话要多绕两条道儿呢。心儿脑子一转立刻明白了她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可她却没有拆穿对方的谎言,依旧露出单纯的笑容回道:“前些日子皇上从北漠带了个姑娘回来,这人伤的不轻正在宫里养着呢”

    “哦,咱们皇上可真是菩萨心肠”安儿假意寒暄后又继续问:“那这位姑娘伤势如何?”

    心儿立即做了个嘘的手势四下瞧了瞧压着声音道:“我听太医说这位姑娘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可能一辈子都瞧不好呢”

    听到她这么一说,安儿露出惋惜的神色道:“呦,那真是可惜了,行了,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去花房了”。

    “唉唉,姐姐慢走,留意脚下”心儿半蹲着身子道。

    起身后她朝安儿的背影暗暗啐了一口。

    自己来宫里已有五年时间,前后伺候过两位主子,见识过各种勾心斗角的场面,她目睹了第一任主子被人算计赶出了宫,也目睹了第二任主子受不了冷落郁郁寡欢自结了性命。现在只要别人一个眼神,说几句话她就能大概揣摩出对方的目的和心意来。

    因为前两任主子的凄惨下场,别人常笑话她是专克主子的扫把星,她们做宫女的谁不想跟个得宠的主子沾沾光儿,这次如果姑娘日后真能得到皇上宠幸,那么自己的日子也会好过许多。

    今日安儿来探听情况,定是因为瑶妃收到了风声派她来打探。

    瑶妃阴险善妒,此时若不削弱她对姑娘的关注力,姑娘的前程和自己的好日子都将被扼杀在摇篮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