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凤长吟 > 第六章 苏醒
    “禀告皇上,她醒了”一头白发的刘太医见一直昏迷的人儿缓缓睁开了眼睛,便收回了手中的银针跪向身后的男子禀报。

    “此人身患何疾?”说话之人身着黑袍,锦袍上用金线绣着九龙飞天图案,气宇轩昂龙颜甚伟,浑身散发出高贵与冷冽之气。

    “回皇上,此女脉象细弱平稳并无恶疾,昏迷想必是长期缺水而致,服药七副即可痊愈”太医将自己的诊断之结果原本道出。

    “你且退下吧”说话时,一双深邃的眼睛正紧紧盯着床榻上的女人,若有所思。

    “渴……”细弱的声音从那张干裂的口中传出。赤璃恍惚间只觉得自己像一株快要枯萎的植物,口渴万分。

    突然,一支手臂伸入女子的后颈将其缓缓托起,动作轻柔无比,似在担心一不小心便会将这瘦骨嶙峋的身体给折断一般。

    早已焦渴难耐的人感觉到温水滑入干燥的口腔时,对水的渴望变得愈发强烈。她想捧起嘴边的杯盏再多喝一些却无力抬起手臂,只能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幼鸟被动地张着嘴巴。

    男子平稳地端着杯盏控制着水流的速度,剑眉紧蹙。

    水分的涉入缓解了她口腔与喉咙的撕痛但意识仍未恢复,不过是清醒数秒之后,天地又合在了一起,赤璃再次陷入一场幽深的梦。

    梦里她在无边的黑暗中赤足行走,耳边时而是狂风呼啸的声音,时而是海浪翻涌的巨响,世界像一张无边的大网令人感到窒息和恐惧。

    这一觉,她不知睡了多久。

    待她醒来时四下无人,一片寂静,只有一盏微弱的烛光忽闪出淡淡红光。

    赤璃艰难地支起身体环顾四周。

    即使是如此昏暗的灯光,也难掩房内的气派华贵,白石所砌的墙壁莹润无暇,黄金雕成的荷花在白石中妖娆的绽放,从空气中弥漫的味道可以判断出这里的家具均为上等金丝檀木所制,连地面也由墨玉铺设,而她身上所盖之物亦是金丝蚕褥,能用上这等料质之地绝非一般。

    难道……这里是狄国皇宫?!

    她真如萧无惑所计划的一半被狄王带回汗宫了吗……

    惊疑之余,赤璃掀开丝被朝身上低头望去,原先那一套鲜红的嫁衣此刻已变成一件白色云锦内衫。

    这里到底是哪里?是谁在荒漠中发现了她?是谁为她换的衣裳?无数个问题纠缠在她的心中,像一把大锁,紧紧锁住了她的眉头。

    为了尽快掌握更多的信息,她悄声下床未发出一丝声响。

    当她走出主屋刚想踏入厅房时,却见一名侍女双膝跪地,身体伏在地上已然入梦。

    此女粉色素衣裹身,下着鹅黄烟纱散花群,与中原衣着无异。

    见此情形她收了脚步,在没有摸清情况之前,自己需要绝对的独立思考时间。

    于是,她迅速回到床上拉好被褥,佯装未曾苏醒。

    次日清晨,她听见有人推门而入的声响。

    宫女心儿迈着碎步先走到床边瞧了瞧,轻叹一声之后转身吹熄了桌上的灯烛。

    此时太医院的宫女华儿手捧药罐走了进来对着心儿轻声问道:“这姑娘还没醒吗?”

    “是呢,未有动静”心儿指了指她手中的药罐:“这是……”

    “刘太医昨晚临时改了方子,让我赶紧熬了新药送来”华儿将手中的药罐轻轻放在桌上吩咐道:“用法和之前一样,四个时辰一副”说罢伸着脖子朝床榻上的人望了眼儿。

    “辛苦姐姐,心儿知了”

    “那我先回了”华儿刚走了两步突然又转过身问道“听说她是皇上从北漠救回来的?”

    心儿点了点头道:“是呢”

    “那你可得好生伺候着,这姑娘生得这般好看,这日后啊最不济也是个嫔主儿”华儿捂着嘴儿轻笑,眼珠灵动。

    心儿闻声伏在她的耳边附和道:“那日我亲眼瞧着皇上亲自将她抱进来的呢”

    ……

    两位宫女小声的对话被躺在床榻上的人尽收耳底。

    看来自己是真的被狄王带回了汗宫,此刻还有命活着不知是命不该绝,还是该感谢箫无惑的神机妙算。

    按照他的计划下一步自己应该要顺水推舟的成为狄王的女人了,杀人对她来说易如反掌,可这幕中之事,她又该如何应对。

    放于被褥里的手紧紧地攥成拳,心中的酸痛难以抑制,眼泪夺眶而出顺着脸颊倾流直下。

    “奴婢拜见皇上!”心儿刚将屋里火炉添了些新炭,转身便看见一道黑色身影,立刻拜跪。

    “她可醒?”男人径直走入内房,立在床边询问,眼里亦如往日阴冷,语气深沉。

    “回皇上,未曾醒过”心儿如实回答。

    “再传太医!”男子声音微怒,明显不满这个答案。

    “是!”心儿吓得浑身一颤,立刻快步寻人。

    男子缓缓靠近床榻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的气色明显比之前好上许多,不再枯黄暗沉。

    脸上的黄沙洗净,却是这般秀丽。她的脸上是泪痕吗?

    赤璃双眼紧闭虽然看不见任何事物,却能明显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场萦绕在身边。

    突然,脸颊被手指轻柔地扫过,她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和委屈,生怕自己一个冲动会忍不住起身杀了这个轻薄之人。

    “微臣参见皇上!”太医提着药箱匆匆赶来面露惊恐。

    男子收回投在女子脸上的目光:“她为何还未苏醒”声音不怒自威。

    面如土色的太医惶惶道:“微臣日日复诊,此女脉象尚佳已与常人无异……可不知何故依旧昏睡”

    此时赤璃的心里纠结万分,虽说她曾杀人无数,可死在她剑下的无一良人,眼下若她继续昏睡,恐怕是要连累了这个年近半百的老太医。

    “咳咳……”床上的人突然有了反应。

    “皇上,她醒了,她醒了!”惊恐万分的太医看见床上的人有了动静,立刻转忧为喜。

    “这里是哪里?”赤璃缓缓睁开眼睛,故作惊疑。

    “你们且退下”男子扬起黑袖下了命令。

    “是!”……众人应声纷纷退下。

    男子俯视着眼前的女子问:”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北漠?“半垂的双眸中探不出任何情绪。

    女子抬起空洞的眼睛朝他看去有气无力地吐出几个字“我不知道”

    “不知道?”他喃喃重复她的话,眼里阴霾更甚。

    “我什么也想不起来……”目光闪动下,悲伤、焦急、无奈等该有的情绪都恰如其分地涌在她的脸上。让本就虚弱的人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男子见状沉思片刻道:“你且养病吧”说罢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