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凤长吟 > 第四章 棋子
    一道曙光撩开天幕,送出猩红旭日。

    急促的叩门声让赤璃从混乱的梦境中惊醒。

    “进来吧”她揉了揉眼睛,只觉浑身无力。

    “姑娘,王爷有请”素素推门而入瞧见她坐在桌前睡眼惺忪,惴惴不安道:“昨夜骤冷,姑娘这般若是受了风寒怎生是好”

    “我无碍”赤璃正了正身子道:“你先去吧,我随后就来”

    素素看了看桌上散落的酒壶轻叹了一声无奈退去,看此情形想必前几日的传言姑娘已是知晓。

    联想到那日撞见捧着锦盒的黑衣人,再想起昨日萧无惑欲言又止的模样,赤璃套上披风快步而去。

    书堂内,萧无惑听见愈渐清晰的脚步声响起立即起身迎去,这一夜对他而言是何等煎熬。

    “昨夜未睡好?”她的憔悴他看在眼里,语气中带着些许心疼与内疚。

    “唤我来何事?”赤璃压制着咳嗽轻声问道,将目光投入脚下语气客套且疏离。

    萧无惑沉默半刻拿起桌案上的锦盒取出里面的一卷丝绢递给眼前人:“你打开看看”

    赤璃展开丝卷见到一个人名“尔绵瑞”。

    “狄人?”她皱起眉头,陷入思索。

    狄人向来只在边境侵扰,现在出现在锦卷上说明此人已在梁国。

    “尔绵瑞原是狄军将士,因遭胞弟尔绵庸迫害以至妻儿被杀故投于我朝。此人被我朝所用改名为赵瑞。狄国向来是我朝大患,只因北漠难攻始终未能击败”萧无惑面色沉凝。

    “既然他已投我朝,为何不让他带军攻入北漠……”问题刚出口便后悔了,自己能想出的注意他又怎会想不到。

    “狄人狡诈,北漠沙防只有内军知晓布阵图,每隔三月一换。即有地图,若无阵型图,也是有去无回”萧无惑眉头紧锁,这个难题已困扰他许久也困扰了皇上许久,只有彻底攻克北狄骑军,才能一保边境安稳。

    “易守难攻”她已明白其中难处,仰起脸来等他接下来的话。

    “尔绵瑞的名字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有人发现了他的身份,并想通过千叶阁取之性命,此人正是尔绵庸”肖无惑轻抿茶盏又接着道:“经我彻查发现尔绵庸早已潜伏我朝多年,并已获取我朝派入狄国的内密名单”

    “你设立千夜阁的目的看似江湖中媒,实则是为了掌握收集重要情报”此时她才真正明白千夜阁存在的真正目的。

    “没错,尔绵庸已在筹划将名单送出边外,在此之前你要替我取回这份名单”他相信这件事对她来说并非难事。

    “顺便取他性命”她笑着补充。

    自己在这里享受了三年荣华富贵的好日子,怎么说也要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是。这才是她存在的意义和她的价值。

    “赤璃……”他岂能听不出她口中的怨。

    “赤璃遵命”裙摆垂落,她委身叩拜。这一拜,近在咫尺,却又相隔天涯。

    萧无惑背过身去强忍内心酸楚:“取得锦盒之后你赶往顺平城将名单交给司马都谢允。”

    “何时出发?”她面色平静,自己曾杀人如麻,取人首级对她而言与吃饭饮酒无异。

    “还有一桩事要你去做,也非你不可”原本洪亮的声音变得嘶哑,隐约能听出被极力控制的哽咽。若他要她做的只是这件事,又何须这般苦恼。

    赤璃笑望眼前愁云满面的男子淡淡道:“托王爷的福,我在府中过了三年养尊处优的太平日子,若再歇下去怕真的要忘记如何用剑了,王爷有事不妨直说,赤璃定全力以赴绝不辜负王爷栽培”

    “璃儿……”他缓缓向她靠近,眼神悲痛。只不过一夜之间,他们的关系已不似从前,那个曾经乖巧体贴温柔的女子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疏离与冷漠。

    下一秒,他拉她入怀,力道之大似要把她揉进自己身体。

    面对这突来的拥抱,赤璃僵住身体不知该如何回应。

    这是他们之间最亲密的一次接触,她能感受到他的强烈的心跳与体温,甚至能听见他呼出的沉重而急促的气息声。

    可是为何,她这般心酸。是因为这个怀抱像极了永别吗?

    “说吧……还有何事”她闭上眼,气如游丝。他的怀抱使她努力筑起的心墙轰然崩塌。

    “若要胜利,需知己知彼,欲攻狄军,必先得阵图”他松开怀抱将目光投向远处。

    “你想让我窃图”她终于明白他的难处,这个任务又岂是杀人那么简单。

    萧无惑摇了摇头愁容更浓:“狄皇偰勒阿付令有两子,大皇子偰干生性残暴一直主攻梁朝,并多次率兵侵扰北境。次子偰律为汗女所生,性格懦弱温和只懂玩乐,我要你助偰律取得皇位,窃图之事难度巨大并无胜算。与其孤注一掷不如使用怀柔政策封供互市,如此一来便可从根本上削弱狄国势力,长保边境太平。而此计划,只有偰律登基才能实现。”

    一直听闻萧王爷精通兵法神机妙算,今天终于见识到了他的深谋远虑与大智大勇,这一招怀柔政策着实高明。

    秋风来袭,吹开了半扇窗。

    她欲去关窗却被一双手按住了肩膀:“明年狄王西巡我需要你出现在他的必经之地”语气沉重。

    “我需要如何做”她已猜到在这场缜密的计划里,自己将成为一颗九死一生的棋子。

    萧无惑垂下双手,唇角的肌肉微微抽动却不知如何开口。

    书膛内只剩那半扇窗户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说吧”她闭上眼勾起一抹绝望的笑。

    “此人钟爱中原女子,若途中遇见你定会将你带回汗宫,你要做的便是……得到他的宠爱”残忍的话终于还是从口中钻了出来。

    虽已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可这番话还是让赤璃倒吸一口凉气。她将他的每一个字都听得仔细,因为每一个字都像利剑一般戳在她的心上,想忽略都难。

    脸上的惊愕一闪而过,她稳住了摇晃的身体。

    “赤璃……”他欲靠近,却被她抬手挡去“何时动身?”

    “明日……动身,待你将名单交于谢允后,他会派兵送你去北漠境地,为防狄军察觉,军队不能随你进漠,你需携三日水粮按尔绵瑞的路线独自行走。”

    “然后呢”空洞的双眸中再无往日灵动。

    “然后……等”他背过身去眼眶浸润心如刀绞。

    “知道了,我这就回去准备”说道,她转身离去没有片刻停留。

    他养她三年,为得就是这一天吧。

    他给她的任务,无非只有两种结果。得到狄王的宠幸或死在荒漠,而这两种选择,都是他萧无惑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