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凤长吟 > 第四十七章 鲁莽
    偰律进入内阁殿双手抱拳作揖微笑淡定着行礼:“参见皇上”

    “二皇子,你我之间无需多礼”叶隐修只一身黑袍锦衣会客,语气亲和毫无君王之势。

    偰律垂下手臂上前一步道:“不知皇上唤我来是有何事?”他看出对方脸上闪现的欲言又止,便主动开口询问。

    叶隐修请他入座的同时缓缓道:“方才官员向我禀报你此次带来换马的物资有多为次品”

    谢律这想起刚才太尉拂袖离去的背影,面露惭愧:“皇上,这件事……并非我意”

    临行前,自己因提出诚信交易而被父王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说他懦弱无能整日里只将那没用的仁义礼智信这些屁话挂在嘴边。而他的哥哥偰干更是火上浇油地辱骂他的懦弱是因为身体里掺杂了汗人的血。想到这里,一向开朗温和的男子难掩心中的愤怒,眉头紧锁。

    叶隐修摆了摆手道:“朕当然知道与你无关,所以已将此事压了下来”

    狄王掌管朝政,大王子统领军事,只将这种闲杂贸易之事交予偰律手中,他只负责收货却无任何实权。

    “谢皇上体谅”偰律双手抱拳致谢内心却十分落寞,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空有头衔的皇子。

    “行了不说这些了,你难得过来莫让这等小事煞了心情”叶隐修拍了怕他的肩膀,将话题引向别处:“公主可还在生气?”

    一想到昨日妹妹咄咄逼人的样子,偰律赶紧起身赔礼:“昨日皇妹宴上失礼,还请皇上莫要怪罪,父王对她太过宠溺才使她这般任性。”

    “二王子此言差矣,公主年纪尚轻性格单纯,朕到是十分欣赏”叶隐修此言并无虚伪,相比那些暗藏心机的女子,狄国公主的直率到显得尤为可贵。

    何况,若没她闹这么一出,自己又怎会有那意外的发现。

    “皇上心胸宽广,偰律自愧不如”偰律笑容豪迈,露出雪白的牙齿。

    “今日怎未见公主?平时她总是跟你形影不离”叶隐修随口问道。

    “这丫头一早就跑的没影,不知又去哪里闯祸去了”偰律话虽如此,可眼里的宠溺却溢出眼底。这个妹妹虽与他同父异母可从小就爱粘着他,反而对她自己的亲大哥偰干格外疏离,还经常在背地里嘲笑他是个只懂舞刀弄棒的野人。母亲死后,在这个世上唯一能给他温暖的也只有这个妹妹了。

    “呵呵,朕觉得公主并非像你所说那么莽撞,反倒是个很有主意的人”她身为狄人却热爱中原文化并能学以致用,由此可见此女日后方可成器。

    而此时他们口中谈论的对象,正急匆匆地去见一个人。

    巳时三刻,趁小王爷去明昌阁读书之际赤璃见院子里的花儿开的艳丽,便取来剪刀准备修剪花草。

    “璃儿姐姐,这些活儿哪需要您做呀”院里的宫女取过她手中的剪刀一脸谄媚道。

    赤璃未做推辞,只淡淡道了声谢任由她去。

    自从自己当了小王爷的贴身侍女之后,其它宫女见了她都变得格外客气,平日里一切粗活重活根本不用她做。

    看着面前不过十三四岁的姑娘脸上浮现的殷勤与谄媚,她的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这宫里的人似有千面万化,对待不同的人态度也大相径庭,就是在下人中也总分个三六九等,人人欺软怕硬恃强凌弱,在欺与被欺之间来回切换寻找平衡。

    “喂!”正当她感叹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轻扬的女声。

    赤璃应声望去看见白玉拱门下正站着一个靓丽的身影,心凉了半截。自己刚斗完瑶妃那个难缠的恶妇,还没安稳多久难不成又要迎战?

    “参见公主”赤璃委身行礼,语气不卑不亢。

    “你叫什么名字?”索嘉手里玩弄着自己的辫梢,颠着脚尖向她走去。太阳拨开云彩探出脑袋,阳光之下女孩偏深的皮肤上泛着古铜色的光,更凸显出她的可爱与活力。

    “回公主,我叫赤璃”说话时她抬起头来与之对视,看见对方一改昨日的骄傲和沮丧,正笑容灿烂地看着自己。她的笑容十分自然真诚,爽朗之余可见深深的酒窝和洁白的牙齿,圆圆的眼睛也眯成了月牙儿。

    “我叫索嘉,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索嘉立刻挽住那纤细的手臂道“昨日我输的心服口服,赤璃姐姐才思敏捷文采斐然,索嘉以后要好好跟你学习”开朗的语气和她的笑容一样真诚没有丝毫虚伪。

    只是这突如其来的亲密让赤璃意外之余多少有些不自在,本能抽回胳膊后退了一步低声曼语道:“公主谬赞,赤璃才疏学浅斗胆卖弄,还请公主赎罪”她原以为这个娇蛮公主今日定是来者不善,没想事实却恰恰相反。看来狄人生性野蛮,胸怀却比中原人豁达。

    少女眼中的欣喜瞬间黯了下去咬了咬唇道:“赤璃姐姐可是不愿与我做朋友?”

    看见她脸上的失望,赤璃突然觉得内疚,连忙解释:“公主误会了……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索嘉一扫失落,立刻恢复了活力。

    “…承蒙公主厚爱,赤璃三生有幸”赤璃无奈点头,不忍再用虚伪回应别人的真诚。

    “走!”索嘉兴奋地拉住她的手。

    “去哪?”赤璃还未反应过来,只一脸愕然地被人拉着手向外跑去。

    ……

    内阁殿中两个男人相聊甚欢,却被突然闯入的身影打断了话题。

    只见两女携手而入迈进殿内,站在前面的女孩神采飞扬兴奋之色难以言喻,而她身后的女子却是一脸无奈地低着头。

    “索嘉,你这是……”偰律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不知道自己这任性的妹妹可有为难她。

    而另一个男子的脸上却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索嘉绕过莫离的身后将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往前轻轻一推:“从今天起赤璃就是我的好朋友了”说完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慷慨陈词:“以后有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不许任何人欺负她”

    “咳咳……”叶隐修闻言突然咳了起来,方才她还觉得这个小公主不是个鲁莽之人,现在他决定收回这个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