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凤长吟 > 第四十六章 计划
    赤璃正犹豫该如何回应时,却被人扯住胳膊向上提起。

    “朕再问你,你与那狄国二皇子可曾相识?!”关于她方才给出的答案,他自有办法查证。可今天他来此的目的,并非只这一个问题。

    对于她作诗的事,他可暂且放过。但昨日她在宴上与那偰律眉目传情郎情妾意的样子,他实在忍无可忍。

    赤璃被这一问惊出一身冷汗来怯怯答道:“奴婢一介草民怎会与二皇子相识”这个问题完全在她的计划外,丝毫没有给她任何准备时间,说话时多少有些心虚。

    她的慌乱让眼前的男人更加恼火,叶隐修一把将她推向身后的床榻怒骂道:“贱婢,平日里装出一派清高模样,骨子里确实个放荡货色!看见权贵公子就想谄媚攀附!”

    面对如此污言秽语,赤璃实在无法忍受,也顾不得什么尊卑礼数立刻起身道:“赤璃若真是攀附权势之人,为何不攀附皇上而是舍近求远去攀附那二王子!”说完之后又有些后悔,自己跟这种人有什么好计较的。

    “这么说,你是在怪朕没有给你攀附的机会”叶隐修压制住心中的怒火,邪恶阴冷地朝她靠近。

    看着巨大的身体朝自己靠了过来,赤璃本能地用手去挡,却与人一同跌落床铺。

    两人的鼻尖碰在一起,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喷在她脸上的气息。

    “让开!”她用力一推,满脸险恶。

    自从那日目睹了他和瑶妃的春色之后,只要一靠近他她就觉得恶心。

    “装什么正经!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她眼里的厌恶和惊恐让他的愤怒之火更加旺盛,话语中更加重了嘲讽与羞辱之意。

    “赤璃不是攀附权贵之人,皇上后宫佳丽众多又何必拿奴婢来取笑”她调整呼吸,不再反唇相讥,俗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

    “既然你们不认识,为何眉目传情暗送秋波,你当朕是瞎了吗!”怒吼之下,他抓起她的脚,将她扯到自己身下狠狠地看着她。

    “皇上……皇上误会了”对于他这样的反应,赤璃只觉得不可理喻。难道……难道他在吃醋?不不不,他怎么会吃醋呢,他一定是……脑疾又发作了。

    “误会?”他放开她的手,面色阴冷地等她解释。

    赤璃无奈只得将早上捡纸鸢的事说了出来。

    “所以,他是抱了你”叶隐修听完之后脸色并没有好转迹象反而变得更加阴沉。

    赤璃拿出所有耐心道:“换做是任何人,二皇子也会相救吧”她真的没想到自己说了那么多,连丢鞋的丑事都抖了出来,他却只记住了这一句。

    “你这么了解他?”他又一次扣住那纤细的手臂。

    赤璃气恼地看着他愤愤道:“在皇上眼中赤璃不值得被救,就应该摔死是吗?”这个人总是能轻易地激出她的脾气,简直是不可理喻。

    见她这幅模样,叶隐修缓缓起身:“以后不准放纸鸢,不准爬树,更不准再看他!”

    说罢,转身离去。

    赤璃握起拳头却无处发泄:这人脑袋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金鼎龙撵离开文祥殿直奔内阁殿。

    早已等候多时尤太尉见皇上入殿,即刻将手中的文卷交予太监总管瑞公公面露忧疾道:“禀皇上,经臣核查发现此次二王子送来换收马匹的物质质量参差不齐以次充好,并且这种情况已不止一次”尤太尉面色严谨,将自己的发现禀告皇上。

    “嗯,朕知道了”叶隐修语气平和地端坐在龙椅之上。

    “依微臣所见,既然狄国不守信用,我朝亦无需按数交马”尤太傅见皇上似乎并未因事而感到愤脑着实有些失望,直言不讳道。

    “不可!必须按约定数量给交马”龙椅上的人果断否了对方的提议。

    尤太傅听闻愤颤着一张老脸道“这狄国仗着兵强马壮在交易时缺斤短两,这种无耻之举不仅侵损我朝国库更是在侮我朝威严啊皇上!”

    “行了!退下吧,按朕说的做!”龙颜微怒之下,眼中却闪烁着旁人参不透的深沉。

    看着尤太尉愤怒的背影叶隐修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个光短线的迂腐老臣。

    叶国当下的安定繁荣蓬勃发展皆源于梁狄两国长年征战分身乏术,也正因如此才为叶国提供了韬光养晦休养生息的好时机,若是断了狄国贸易,一来间接助长了梁国的气势,二来也会断送他的计划。

    狄国每年春秋收马两次,需五年时间备战。一旦狄国骑军部队准备就绪,狄梁之战便一触即发。而他只需在这五年时间内屯粮练兵,当两国交战时先带领三十万大军去援助弱势一方扫除强者再趁弱者损兵折将之际攻其不备便可坐拥天下为父王母后报仇雪恨!

    所以,别说狄国是用废物来换马,就是分文不取,这马也得给!

    待尤太傅离开内阁殿后,他转身对瑞公公道:“把二皇子请来”

    “是!”瑞公公半勾着身子退下。

    尤太尉心怀不甘地走出内阁殿,抬头看了眼漫天乌云心中更加沉闷。

    叶狄两国自四年前签定了休战契书之后一直和睦相处,外交贸易也十分密切,狄国资源荒瘠所用战马均从叶国所购,而用来收购马匹之财大都通过抢夺梁国而获。梁国曾多次派人前来商协,希望叶国中断与狄国的贸易之交以此削弱狄国军力,可这得罪狄国之后的结果,又无承担之心。

    损己利人之事叶国自然不会做,多次商谈无果之下,梁国也只能任由狄叶相交,打不得,管不得。

    近年来梁国加强了边境防守,直接削弱了狄国经济。狄国原本购买马匹的银两便由“皮革”“金笋”等漠区特产所替代,这些物资对叶国来说根本就是鸡肋,但为了保持友邦之谊,即使是亏本买卖他们还是接受了。可此举不仅没有获得狄人的感恩,反而更得寸进尺的用破皮烂笋来应付。

    简直是欺人太甚。

    尤太尉回府的路上,正巧碰见瑞公公引着偰律往内阁走,看见那个不学无术浪荡子的身影,他心中的怒焰更浓。此人身为皇子手中却并无实权,这个游手好闲的人无聊时便在狄叶梁国游玩,一来二去便与皇上混了个臭味相投,互送美人之事更是屡见不鲜。

    如今叶国虽表面平定安稳,可国库却是日渐紧缩。内有贪官中饱私囊,外受强国欺诈勒索,偏偏皇上却对这些事充耳不闻,每日只顾享乐不予改革,若再这般下去叶朝江山终将不保啊!

    哎!尤太尉又深深地叹了口气掉头离去,实在不想和狄国人寒暄客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