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凤长吟 > 第四十四章 客史
    每逢有客史来朝,宫里的下人们天不亮就得起身忙活。

    寅时刚过,尚食司,尚仪司的宫女们便摩肩接踵地奔走在各个宫墙苑内,丝毫没有片刻休息。

    眼见着宫宴就要开始,赤璃连哄带骗第将小王爷顺利地送进了云霄殿。

    此时,殿内已依稀落座许多人。

    进殿后她一眼便看见坐在最高处的男子正与依偎在他身侧的瑶妃厮磨耳语,不禁冒起鸡皮疙瘩,趁他们缠绵之际她赶紧将头低下,不想与这二人有任何目光接触。

    自从安儿被处死之后,瑶妃确实安分了许多不再找她麻烦。

    一脸媚态的陆瑶看见那刺眼的身影跟着小王爷走进殿内,原本柔软的身体突然僵了一下瞬间垮下脸来,但吃过亏的她不会再像以往那般冲动,很快又恢复笑意将心里的恨压了下去,贱人,咱们之间的恩怨,来日方长。

    小王爷叶文渊虽然年纪小,可按级别位份自然坐在了离皇上最近的侧位之上。

    赤璃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垂头而立,只将目光投在脚下。

    殿内悠扬的曲乐和众人的欢笑声都与她无关,她只希望这一天快些过去,躺在床上好好地睡上一觉。

    乐声轻缓,人声渐止。

    只见一名高大的男子捧着酒樽站起身来对着殿前上方道:“此次我国临增三千马匹着实让皇上费心了,偰律敬皇上一杯!”男子说完抬起酒樽一饮而尽。

    叶隐修亦举起酒杯回道:“二皇子莫要客气,叶狄两国睦邻友好休戚与共,朕自然会倾力相助”爽朗的笑容下暗藏着无尽心机:狄国将三千匹军马突增至五千,看来他们已迫不及待想要与梁国开战了。

    两个人友好的对话传进赤璃的耳朵里,像一股强劲的风吹走了她浓重的困意。

    偰律!!听到这个耳熟的名字,她立刻抬起头来。

    是他!居然是他!赤璃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筹莫展万念俱灰之时居然柳暗花明,苦苦寻找的目标自己送上门来了!

    她紧紧盯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男子,狠狠掐了一把大腿来确定眼前的一切并不是她在做白日梦。

    叶隐修放下酒樽的瞬间朝那个突然抬起头的女人看去,他在那双明亮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丝意外和惊喜,不禁一股怒气油然而生又硬生生地吞入了肚子里。

    坐在偰律身边的女子突然站起身来问道:“皇上,这位可就是传说中天赋异禀见经识经的文渊王爷?”

    说话的人女子正直豆蔻年华容貌俏丽,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勇者无畏的光芒,一头曲卷的长发洒脱地披在肩背之上,麦色肌肤在一袭橘色裙衫的衬托下更显出骄阳般的青春活力。

    “正是”叶隐修点了点头道。

    赤璃惊愕之余听到别人这样评价小王爷倒也不觉得意外,昨日他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将那长文背的只字不差足以说明他却有极高的天赋和悟性,到是这个女子的状态看来并非只是称赞那么简单啊。

    “那可否让索嘉领略一番王爷的才学,涨涨见识?”少女说着高高地扬起头来神采飞扬一副自信的模样。

    叶文渊听到这句话朝那女子狠狠地瞪了一眼后将脖子一缩埋下头去。

    “哦?那你想让他如何展示?”叶隐修端坐在龙椅上看了眼心虚的胞弟,眼带笑意。平日里让他读书他不听,眼见着要出丑了才知道害怕。

    女子踮着脚儿离开自己的位置向前走了两步道:“方才我以“桃”“梅”“桂”“樱”分别作诗,小王爷才华横溢这简单的字题诗自然也是不在话下的吧”说罢,她朝对面的小王爷眨了眨眼,露出调皮的笑容。平日里哥哥总爱拿他和自己比较,今日她到要看看这个家伙究竟有多大能耐。

    “渊儿”叶隐修强忍笑意唤了声已将头埋在胸前的胞弟。

    叶文渊被逼无奈之下灵机一动,站起身来指了指身后的宫女道:“作诗有何难?连我的宫女都会”

    此话一出所有人纷纷将眼光都投射到他身后的女子身上。

    而正坐在她对面的偰律此时也早已将她认出,虽然她身穿宫女服侍但整个人却散发出一种强大的不容忽视的气场和魅力。

    即便是与这殿内穿着华贵打扮精致的后宫嫔妃佳丽相比也是独占鳌头。

    而想起方才她爬树那一幕,粗犷飒爽的男子是难掩心中的笑意不自觉地扬起嘴角。

    此时坐在龙椅上的男子目光却变得格外阴冷,尤其是他看见偰律眼中的倾慕与笑意时,更是怒火中烧胸膛起伏难平,脸色越发沉重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见识见识她究竟有多大能耐?”索嘉满脸不削道。自己方才作诗词数篇众人皆赞,偏偏这个小王爷却拿一个宫女来和自己比较,简直是可恶!

    “索嘉,不得无礼”坐在女子身边的偰律连忙站起身来面向龙椅之上的男子作揖道:“皇上,我这皇妹不懂规矩多有冒犯,还请皇上赎罪”眼见着那位姑娘遇到囧境,他实在不可坐视不理。

    “无妨,公主性情豪爽并无冲撞,二王子莫要责怪”叶隐修见他有维护之意,语气客气,面色却已寒若冰霜。

    陆瑶见状欣喜若狂故意高声说道:“皇上,既然公主诚意相邀,何不成全她的心愿”之前自己被这个贱婢伤了面子又失了安儿,好不容易逮住这个让她出丑的机会,她怎能错过!

    索嘉手绕发丝跟着不依不饶地挑衅道:“莫非文渊王爷是信口开河狼烟大话?”

    “我才没有说大话!璃儿就是比你厉害!”叶文渊被这一激立刻站起身来对峙,一张小脸儿涨的通红。

    赤璃站在他的身后不由轻叹:这小子为了自保显然已经豁出去了。

    “行了!”龙颜微怒,众人皆闭上嘴巴不敢言语。

    “中原文化博大精深兼容众善,既然公主难得有此雅兴,朕自当成全”说罢,他看了一眼站在殿下低头不语的女子:“你且听公主吩咐”

    “是”赤璃抬起眼来直视那道趾高气扬的目光。

    作诗这种事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只是若她对出来就等于得罪了公主,若对不出又丢了皇帝的颜面。

    但既然皇上发话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