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凤长吟 > 第四十三章 爬树
    “皇上驾到!”随着一声通传,身着龙袍的人已迈着大步踏进殿内。

    “皇兄!”叶文渊从椅子上跳起来,直奔宫门处。

    他怎么又来了!赤璃眉头一紧,只得无奈跟去。

    “渊儿在做什么呢?”叶隐修拍了拍胞弟的小脸问道。

    叶文渊咬了口梨片儿洋洋得意道“渊儿正在背书”

    “背书?”男子一愣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小子居然会乖乖背书,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是啊!”叶文渊见皇兄不信,又将方才未背完的内容背了一遍。

    叶隐修望了一眼站在一丈外的女子道:“你是用了什么法子?”自己的弟弟他是十分了解,绝不会自觉用功。

    赤璃低着头儿道:“王爷天资聪颖勤学好问,赤璃未有干扰”说着她看了眼正吃着雪梨的小王爷。

    “璃儿说只要我背出今天太傅所教内容,明日她带我见识个新鲜玩意”儿叶问渊只顾享受美味,根本不知道他此话一出,有个人差点气晕了过去。

    “明日你不用去明昌阁读书,随我一同会见外史”话毕,他望了一眼面露窘色的女子道:“不准再用歪门邪道曲导王爷”说罢,他拂袖离去,却不经意地勾起唇角。

    赤璃看着那道离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天真无邪的小王爷无奈地叹了口气。

    自己究竟是造了哪门子孽,碰上这两个冤家。

    三月末,百花齐放。

    成群的雀鸟落在宫檐和数枝上叫的欢快,为这清冷的宫墙内增添了一丝喜庆与祥和之气。

    空气中再也没有冷冽的寒意,微风似北归的大雁,驾着五彩祥云娓娓而来,

    深红的宫墙边钻出绿色的嫩芽,用生命迎接春色。

    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天蓝草绿春意盎然,可赤璃却完全没有精力去感受这生机勃勃的春意,为了兑现承诺自己熬了一宿才将纸鸢做好,此刻她只觉得眼皮沉重,困乏不堪,站着都能睡着。

    自己种的因,就得自己来承担,即使再困再累,她还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顺着风一路小跑起来,恰时,天空送来一阵强风,原本低飞不稳的纸鸢像突然有了生命一般展翅高飞,给湛蓝的天空点上一抹艳丽的色彩。

    “它飞了,它飞起来了”身边的小王爷从未见过这么有趣的玩意,兴奋地手舞足蹈欢呼雀跃地在草地上又蹦又跳。

    赤璃见纸鸢已经飞稳,便将手中的线轱递到小家伙的手中嘱咐道:“轻拽轻放,切勿用力”

    “好!”叶文渊接过线轱,立刻在草地上撒起欢来。

    赤璃趁机坐在草地上歇歇脚,正当她打盹之际,突然听见小王爷心急如焚的喊声:“璃儿!线断了!线断了!”

    赤璃抬眼望去,原本展翅高飞的纸鸢像断了翅的小鸟一般从高处狠狠坠落。

    “王爷别着急”她见他一张小脸已挂满了泪珠,立刻起身拍了拍裙上的草叶:“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捡回来便是”

    “嗯”叶文渊吸了吸鼻子,一脸焦急。

    草坪尽头是一处园林,赤璃提起裙角沿着那道滑落的弧线朝园林跑去。

    四处寻找之下,终于在一棵槐树的枝头看到了那支彩色的“小燕子”。

    若是搁到从前,她只需一个跃身便可将它取下,可现在武功被封,这足足有二长之高的杨树确是让她一筹莫展,不禁懊恼:好端端的弄什么纸鸢,简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若今日不将这纸鸢取下,那个和他哥哥一样固执的小家伙一定会无休无止地哭闹,最麻烦的是皇上昨日已吩咐今日有客史来朝,还宣他同宴。要是他不能准时赴宴,这笔帐算来算去又得归到她的头上。

    想到这里她撩起群摆系在腰上奋力一跳,紧紧抓住了一根离地面最近的枝条。

    接着她使出全身力气抬起一条腿勾住树干,垂下大半个身子。

    哎,自己堂堂左丘庄主居然要用这种丑陋又狼狈的姿势“爬树”,若要被人看见传了出去定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好在,这里僻静,不会别人发现。

    好不容易踩住落脚点,这一连贯的动作下来后背已被汗浸湿,赤璃抬头像目标看去,瞬间只觉得两眼昏花心里暗自叫苦。

    停顿片刻,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抱着赴死的心情,撸起衣袖露出雪白的手臂,不顾树结摩擦在细嫩的肌肤上带来的疼痛,再次咬紧牙关跳了起来并用双腿死死夹住树干,双膝用力地向上蹭着。

    可这粗大的树干像抹了一层桐油,根本没有着力点。她使了吃奶的力试了几次都未能成功,正当她又一次向上跳去时……

    树下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姑娘”

    “啊!”这突如其来的声响让本就精疲力尽的女子脚下一滑,直直地从树上摔了下来。

    下落的瞬间,她闭上眼睛等待疼痛来袭,却未曾想身体却跌落在一双有力的臂弯之中。

    赤璃惶惶地睁开双眼,迎上一张陌生男子的脸庞。

    她赶忙挣脱怀抱甩下卷起的衣袖跟眼前人道谢“多谢相救”面颊已涨得通红。

    此时她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是什么模样,头发凌散,衣服脏乱,最丢人的是……还摔掉了一只鞋。

    男子看出了她的窘迫,弯下腰来拾起身边的一支白色绣花鞋放在她的脚前道:“先穿上吧”

    这一举动让她更加难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

    趁她穿鞋之际,男子一个起身,如一缕青烟徒地而起,又似一片落叶缓缓落下。

    “姑娘可是要取这个”说着将手中的纸鸢递了过去。

    莫离这才抬头望去。

    站在她对面的男子身材高大体格健硕林立春风之中,身穿一套深蓝长袍,外套一件黑色背夹。他肤如古铜,发须浓密,头发高高地束成马尾未用发冠束缚。如刀刻般菱角分明的脸上,嵌着一双不同于中原人的异色双眸,泛着深邃的光芒。

    “璃儿……”远处,叶文渊焦急的声音响起。

    “我先走了,多谢公子相助”赤璃委身道谢之后急忙逃开他炙热的目光,迈着大步跑出了园子。

    见她狼狈逃跑的模样,男子脸上泛起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