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凤长吟 > 第四十二章 妙计
    小孩儿抬头望向哥哥,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和鼻涕哽咽道:“有妖怪要喝我的血,吃我的肉”说着又哇哇地大哭起来。

    “妖怪?”说话时,他再次抬起双眸朝她望去

    赤璃被他这一望心跳瞬间乱了几拍,眯起眼儿尴尬地笑了笑,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

    叶隐修垂下眼儿摸着胞弟的小脑袋道:“渊儿,你说的妖怪在哪里啊?”

    “就是她!她说她是九尾狐,专门吃小孩的肉”有了哥哥的保护,小孩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勇敢地伸出手来指认。

    “哦?”叶隐修缓缓起身,勾起嘴角一步步地朝那已经躲在墙角的女子走去“你是九尾狐妖?”他微俯下身子问道。

    赤璃只觉乌云压顶,慌忙摆手一脸赔笑道:“皇上,我方才是跟小王爷逗趣呢,我怎么会是狐妖呢”

    她要真是狐妖,还用得着在这里寄人篱下任人宰割吗!

    “你骗人!你就是妖怪!”小孩躲在哥哥身后,探出半个脑袋又怯又恼地指着她喊道。

    “王爷,我真不是妖怪”赤璃露出抱歉又尴尬的笑容解释道。

    “那你为何要骗我?”小孩撅起嘴巴,腮帮鼓鼓地问道。

    “我这是跟王爷开玩笑呢”脸上的假笑更浓。

    “哼!一点也不好笑!”小孩吸了吸鼻子,被吓白了的小脸上又恢复了红润。

    “你好大胆子,竟敢捉弄王爷”男子语气阴沉,眼中却不见丝毫怒气。

    “我……”赤璃哑口无言,实在不知该如何辩解,如果承认说自己此举是为了报复,着实有失气度。

    “渊儿,你想怎么惩罚她?”叶隐修转身看了一眼胞弟轻柔地问。

    “我要她陪我玩儿!”小孩的脸上此时已完全没了恐惧,又恢复之前的混世魔王的嚣张模样。

    “好,从今日起,你就去王爷寝宫贴身伺候不可有丝毫怠慢”叶隐修挺直了身子,下了道御令。

    胞弟这一番胡闹正巧解了他的烦恼,终于找到合适的地方安置她。

    “赤璃遵旨”呼,赤璃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虽然这个小王爷明显不是个善茬儿,但能逃离这个囚笼已是万幸。

    看着她如获重视的模样,叶隐修心里忽地燃起一丝怒气,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自己的身边么。

    是夜,床上的小人儿已经熟睡,赤璃将他露在外面的胳膊轻轻放入锦被,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一天下来,她已累的精疲力尽,这小王爷似有使不完的劲,捉迷藏,踢毽子,打鸟…花样百出,玩得不亦乐乎,而自己像个旋转的陀螺一般丝毫没有喘息的机会。

    再这么下去,怕是还没等到萧无惑的消息,自己便已累死在这叶国宫里。

    “啊!”清早……女子的尖叫声从文祥殿中传出。

    守门太监急急冲进殿内查看。

    “噗”当他看见眼前的一幕时,忍不住捂着嘴笑了笑又悄悄退了出去。

    此时尖叫的人已从惊吓中反应过来,她看着床上那个已笑的前仰后合的身体,恨不得狠狠地揍他几下。

    方才,她正准备唤小王爷起床,谁知那小鬼戴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鬼魅面具突然转过身来。吓得她差点尿了裤子,以为是大白天的见了鬼。

    她压着怒气对着床上那个弯腰捧腹的小主子翻了个白眼儿:“王爷,殷太傅已在明昌阁等候多时”

    “我不去!我不想读书。那老头子凶的狠”叶文渊的笑容陡然停止,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读书方能明智,你身为王爷总不能只顾着玩乐不学本事”赤璃不顾他的倔强一把掀开被子声色俱厉道:“你可知多少学子不惜每日爬山过河远足数里,只为求知,而王爷却荒废这天赐良机不学无术”

    被她这一训,叶文渊也来了火气吼道:“你凭什么训斥本王!”

    “你身为王爷,学识怕是连我这个宫女都不如”赤璃撇了撇嘴故意激将。

    这一招果然有用,只见一脸不服的小王爷掀开被子坐起身来问道:“好,那我问你,读书何用?!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未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赤璃面色从容地缓缓道来:“你不读书,如何明德?不明德将来如何平天下?”

    叶文渊听之一愣,他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宫女尽可背诵《礼记》之内容。

    见他不语,赤璃又施软计:“若王爷肯乖乖去读书,璃儿明日带你见个新鲜玩意儿。

    “什么新鲜玩意儿?”叶文渊顿时来了兴致,歪着脑袋问道。

    “明儿你就知道了,但是你要答应我好好读书,回来把所学的内容背诵一遍”说着,她神秘地眨了眨眼睛。

    “切,这有何难?!”叶文渊一脸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背诵文章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自己只是觉得枯燥死板懒得读罢了。

    赤璃见状不露声色地笑了笑,将手里锦袍套在他的身上。心里暗忖:自己竟沦落到整日跟个小鬼斗智斗勇的地步了。

    太阳渐渐从高处落下,橙红色的光柱透过云层晕染而下,犹如蓝色的天幕被拉开,缓缓呈现出绝美绮丽之景。

    下学后,叶文渊十分守信地坐在桌前,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地背诵今日所学内容:“伊尹申诰于王曰:「呜呼!惟天无亲,克敬惟亲。民罔常怀,怀于有仁。鬼神无常享,享于克诚。天位艰哉!德惟治,否德乱……”

    赤璃静静地听着,将雪白的梨块整齐地摆在瓷盘中面露欣慰。

    这王爷虽生性调皮,却机敏过人,颇有一丝自己的风范,若能好生调教用心苦读,说不定日后真是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