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凤长吟 > 第三十九章 落水
    百花园中,卓锦垂丧着脸将方才的情形一五一十地向瑶妃禀报。

    陆瑶抱着猫儿坐在亭子里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儿烦躁地摆了摆手道:“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滚!”。

    卓锦被这一斥,连滚带爬地跑回了尚服司,望着那深红的大门却迟迟不愿进去,她只觉得一迈脚儿自己又将陷入狼窝之中任由撕咬。

    本想着大树底下好乘凉,却被那个阴险的女人坏了自己的美梦,通过今日的交谈她更加确信那女人之前的善良温柔都是伪装,或许欺负自己的那些宫女也是她故意派来的。像她这种伪善的人比抢了她地契的张佃户还要可恨!

    满园春色的反衬之下,瑶妃的脸色显得更加阴沉,自己不但低估了那个贱人和皇上之间的关系,也低估了她的能耐。

    她的心机远比自己想的要深,越是这样越是说明一件事:此人不除,必成后患。

    想到这儿,她不自觉地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怀中的猫儿被这突然的力道惹的啊呜一声张嘴去咬。

    陆瑶惊恐之余瞬间将猫儿摔进池子里……

    看着池中掀起的水花,突然心生一计。

    她朝安儿勾了勾手在她耳边交代了一句,眼中尽显阴毒。

    赤璃刚回到月华宫将衣裳放在桌台上便听安儿扯着嗓子叫她的名字。

    一听见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泛恶心。

    那主仆二人就像是两条疯狗,见着块肉就不撒口,总是一副不将她吞了誓不罢休的模样。

    本以为遇到一个叶隐修已够麻烦,没想到现在又多了这两条疯狗,自己在这叶国怕是真的快混不下去了,若不是她已将那信送了出去,大不了拍拍屁股逃走了事也不至落到如今这进退两难的处境。

    算算时间,卓锦应该已经禀告完毕。

    恶妇作妖惯用伎俩: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得,又有新坑等着她了。

    赤璃跟着眼前那肥硕的身子一路快走,深刻体会到一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滋味。

    “娘娘,她来了”安儿俯身在瑶妃耳边说道。

    “嗯”瑶妃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将手里的鱼食一把撒入池中,鱼儿成群结队地游了过来。

    赤璃从安儿眼中探出一抹兴奋,心中略有忐忑。

    不知这主仆二人又想到什么法子来对付她。

    陆瑶侧过脸来着指着鱼池道:“皇上赐我的猫儿落水了,你去将它救上来”语气满是阴冷邪恶。

    “赤璃不识水性”她看了一眼鱼池,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看来这两人已经是狗急跳墙了,连这么低劣的法子也想的出来。

    话音刚落。

    啪!一道响亮的耳光响起,赤璃只觉面颊一阵刺痛。

    “给我捡!”陆瑶心中的愤怒被她这孤傲的姿态彻底点燃,打完耳光之后又抬起脚来向眼前的女子踹了过去,完全不顾及自己那尊贵的身份。

    “娘娘,切勿为了这等贱婢气坏了身子,让奴婢来收拾她!”安儿起身挡住已然发狂的主子,目露凶光,她已经忍了这小贱人很久了,今日终于有了出气的机会岂能错过。

    赤璃不顾小腿上的疼痛,看着面前一脸杀意的女人,不自觉地向后退去。她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唯一的弱点就是怕水!

    安儿从她的眼里捕捉到了恐惧,心中一阵暗喜,原来这个贱婢怕水!发现了她的弱点之后,她快速冲了过去抓住她的衣裳猛地一推。

    扑通……雨花池里掀起一阵水花,鱼儿们被这突然的打扰吓得四处游蹿。

    “救……救命……”落水的人在水中不停的扑腾呼救,可她越是挣扎身体就下沉的越快。

    理智瞬间被灌入鼻腔的池水驱散,脑袋里只剩一片空白,只本能地双臂乱拍,在水面上溅起层层水花。

    不断下沉的身体又一次让她感受到了死亡发出的冰冷讯息。

    强烈的窒息感,像是地府的鬼差正紧紧勒着她的脖子,将她往下拉扯。

    沉浮数十次之后水慢慢掩盖了她的嘴巴……鼻子……额头……仅存的意识也开始涣散。

    此时,站在亭子里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儿后迈着急促的脚步,离开了园子。

    酉时三刻龙悦殿内

    “皇上……姑娘六邪疫疠之气所致阴虚发热,再加长期劳倦气虚血衰,需经多日调理方可好转”太医拔出最后一根银针,看向身后的男子道。

    “她何时能醒?”叶隐修双手背于身后,冷漠的语气中听不出一丝情绪,只一双眼睛里散发着阵阵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微臣已为她施针,大约明日可醒”太医合上药箱惶惶道。

    “退下吧”男子扬了扬手,面如青石。

    胡勉看着床上的女子语气沉重:“若不是微臣恰巧经过,姑娘此刻怕已命送黄泉”今日他从内阁出来便见一个宫女领着姑娘匆匆往百花园走去,不过几日光景姑娘原本纤瘦的身影又清瘦了几分。而他更是从那宫女的神态中敏锐地察觉到一丝杀意,便跟了过去。

    “园中除了她,还有何人?”男子背身而立,只静静看着躺在面前的女人。

    “微臣听见呼喊一心救人,未留意其它,只是……”胡勉欲言又止。

    “说!”

    “微臣跳池之前似看见瑶妃娘娘的背影,但情急之下臣不能确定”事关重大,他的确不敢仅凭一撇就断下定论。

    “知道了,你也退下”

    “是!”

    胡勉离去前又深深地叹了口气,若瑶妃真有意害她,不知道姑娘能躲得过几次。

    明亮的殿内,只剩一睡一醒两个人。

    床上的人面色苍白,潮湿的发梢贴在面颊之上,双眼紧闭嘴唇青紫,秀丽坚挺的鼻子因寒冷而泛着桃红。可即使如此狼狈亦未能削弱她分毫的魅力,反倒是更增添了几许令人怜惜的柔美。

    男人缓缓坐在她的身边,用锦帕擦去她脸上的水珠,动作轻柔的像在擦拭一件无价之宝。

    此时他眼里的冷漠此刻已全然卸下,只剩柔情。

    赤璃,朕舍不得你死,也不能待你如前,你告诉朕究竟该怎么做?

    恍惚中,她听见有人在低语,却听不清对方究竟在说什么。

    此事她只觉自己身陷冰窖之中,冷……

    好冷……

    叶隐修脱下龙袍将颤抖的身体紧紧搂入怀中,她的身体冷的像块冰,狠狠吸收着他身上的热量。

    他压制了许久的感情终于在这一刻释放,赤璃,在你苏醒之前,朕给你最后的温柔。

    这一夜,格外短暂,他的脑海中只回顾了一遍他们所经历的画面,天便亮了。

    他感受到怀中人渐渐温暖的身体,抽出垫在她颈下的手臂,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