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容家大少追妻忙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这还不是为了你,你嫁到人家那里当媳妇,若是好的,他们或许会将你当女儿看待,若是不好的,这也是一件辛苦的事情,我就怕你到时候,会不适应媳妇的角色。”蔷薇夫人借此转移了安筠的注意力。

    “妈妈,您对我真好。”安筠撒娇的说。

    “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蔷薇夫人说。

    安筠回去的时候,容宇因为有事情还要交代,所以就先离开,安筠是最后才离开的,想起刚才自己和妈妈的,安筠就觉得,世界上还是有人在疼爱她的,如果以后有机会她一定要将爸爸妈妈接到江城住一段时间,或者她也可以经常回来,不是吗?这么想着,安筠就觉得很开心。

    走着走着,就遇到了何圭,对于何圭,安筠一直警惕着,她也有经常的暗示自己的何滔叔叔,让他对人有戒备之心,比如何圭。但是依照自己叔叔的性格,多半是左耳进右耳出的,所以安筠也派人留意何圭的动向,发现这个人除了公司就是岛上,基本上没有什么异样,但就是这样,安筠才更加的担心。

    “满。”何圭尊敬的叫着。看着面前的安筠,是他想要却又得不到的,要是当初安筠跟他在一起的话,也许他就不会替赫章做事了。

    “有事情吗?”安筠问,这个路段是从蔷薇夫人那里出来的,也只有这条路可以出去,而何圭脸有些红,一看就是站在这里被太阳底下晒的,如果不是来找蔷薇夫人,那就是在这条路上等着她出来,来堵她的,只是安筠不知道,这用意是什么。

    “是这样的,干爹听说您要出岛,所以让我跑腿送一份送别礼物给您。”何圭拿出一个礼物盒,其实没有人叫他来,他之所以在这里,撒谎欺骗安筠,就是为了不让她出岛。何圭猜测,安筠此时还并不知道她出岛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所以他才来这样试探她,如果她真的不知道,那就顺便跟她说,何圭就不相信,在知道真相之后,安筠还会选择出岛。

    “何滔叔叔也真是的,我不就离开一段时间吗?还送礼物。”安筠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她还是很好奇里面的礼物是什么。

    “毕竟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见面了,干爹也是想给您留个纪念吧!”何圭落寞的说着,但是眼睛却在注意安筠的表情,现在他可以知道,安筠对于这件事情,是真的完全不知情。

    “什么意思啊?”安筠问,她有些不理解,什么是最后一次见面。

    “您还不知道吗?”何圭有些惊讶的问。

    “我该知道些什么?”安筠反问,依照何圭这意思,就是有事情在瞒着她。而且还是不可以让她知道的事情,那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事情呢?安筠好奇。

    “不好意思,满,是我多嘴了,您的礼物收着吧!我还要回去跟干爹汇报。”何圭将礼物拿给安筠,然后转身就要走。安筠也顾不上去打开礼物,连忙叫住何圭“站住,我没让你走,你走什么啊?”

    “满,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不了解岛上的事情,要是干爹知道我跟您说的话,会怪我的。”何圭就是要这样子吊着安筠。安筠也确实是一点一点的落入何圭的圈套里面。

    “你跟我说,我保证不跟其他人说,是你告诉我的。”安筠说,她倒要看看是什么事情,是她不能知道的,还要瞒着她,连何圭都知道,她却不知道,这说不过去啊!

    见何圭迟疑的表情,安筠又说“我的话你还不相信吗?”

    “那好吧,我跟您说,但是您也别跟别人说是我告诉您的。”何圭故作胆战心惊的样子。

    “好。”安筠说,她也不是那种大嘴巴的人,虽然何圭她是很戒备着,但是一些做人的基本原则她还是知道的。

    “其实岛上最近一直在准备和赫尔家族的战争中。”何圭说,安筠也知道,最近有一直在说这件事情,因为对这件事情的看重,训练场上的训练加重许多。

    “我知道,可是不是早就已经有应对的方法吗?”安筠问,这还是她的爸爸跟她说的,说虽然赫尔家族要来挑战蔷薇组织,但是蔷薇组织也不是一个吃素的,而且赫尔家族在z国的地位很重要,能被赫尔家族挑战的,那么蔷薇组织也是一个强势。所以爸爸对她说,不要担心,蔷薇组织已经有应对的办法,让她不要担心。

    安筠看着爸爸不担心的表情,她也就相信了,所以她知道有赫尔家族要对战蔷薇组织的事情,但是爸爸让她不要担心,说是没有事情,所以安筠也就放下心来,但是现在听着何圭这么一说,好像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是有应对的方法,但是比上赫尔家族,我们这里还是弱些,毕竟人家是个百年家族,根基稳,就算蔷薇组织再这么强大,可根基还是不如赫尔家族,所以怕是这次蔷薇组织有很大的危机了。”何圭说。

    “为什么爸爸不跟我说呢?”安筠自问着。

    “而且最近几年,为了找您,蔷薇组织花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现在正是元气大伤的时候,若是这个时候遭受攻击,只怕是凶多吉少。”何圭说,关于这个内情,还是他偷偷潜入何滔的电脑里面找到的。

    何滔不会电脑,只会一些简单的操作,上次在书房那边行不通,于是何圭便转念一想,偷偷将电脑病毒放在何滔的电脑里面,何滔找到他,让他解决电脑的问题,所以她就利用解决电脑问题的时间,偷偷从何滔的电脑里面查找资料,然后发现并没有什么有用的,再从何滔的电脑里面潜入在书房里面的电脑,然后有关于蔷薇组织的一切资料,也就全部到手了。

    让何圭没有想到的是,因为寻找安筠,所以蔷薇组织花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还有人力,现在的蔷薇组织就像是一张纸一样,弱不禁风,所以赫尔家族这一战是必胜了,难怪王会安排安筠离开,肯定是考虑到这一点上。那么留在蔷薇组织的人,一定是必死的,想到这里何圭很气愤,他为何滔忙上忙下这么多年,他就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就那样的看着他去死。

    “你说的是真的吗?”安筠盯着何圭,但是没有在何圭的眼睛里面看出撒谎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所以王才要赶紧将您送走,这样您也可以活下来,而且我听王说,留下来的人,肯定是必死无疑了。他们就是去拼,去守护蔷薇组织最后的尊严。”何圭说,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完全是他乱说的,但是只要安筠相信也就可以了,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被何圭这么一说,安筠才发现最近她身边确实有很多的异样,先是爸爸要将她送回到南宫家族那边去,后来,她要去江城,以为爸爸会不同意,但是没有想到,爸爸居然同意,还有最近几天,妈妈跟她说话的态度,一直在跟她嘱咐事情,她之前还感觉怪怪的,以为是妈妈不舍得她离开,所以才会这样的。

    现在看来,是因为蔷薇组织出现了异样,所以才要将她送走,然后妈妈这些天的反应,是因为可能这几天就是最后的相处时间了。安筠觉得自己笨极了,怎么连这些事情都想不出来,这些异样,要是她认真的想的话,或许就可以早点发现了。

    安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去自己房间的,容宇处理完事情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安筠站在阳台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他走过来,都没有发现。

    容宇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安筠的腰,说“我刚才跟奶奶和妈妈说,我们明天就回去了,他们都很开心,还说要给我们准备一桌子好吃的,房间也都已经准备好了。”

    见安筠没有说话,容宇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一滴不知名的液体掉下来,他看着安筠,发现安筠在流泪,容宇彻底慌了,不知道安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安筠,你怎么了?你跟我说说,发生什么事情?”容宇有些慌张的说着。

    “我该怎么办,其实爸爸一直都在瞒着我,所以才要把我送走。”安筠抱住容宇哭着说,她刚才还特意的将这几年蔷薇组织的所有资料都翻出来看,她现在已经可以看懂大部分业务了。

    结果确实跟何圭说的那样,这几年,蔷薇组织的亏损很严重,而大部分支出都是因为找她,所以现在的蔷薇组织确实是弱不禁风的样子,而且她刚才去找赫尔家族那边的资料,赫尔家族是个百年家族没错,虽然这几年发展不好,但是有深厚的根基在,所以这一战,蔷薇组织不一定是赫尔家族的对手。这也就是爸爸为什么要将她送走的原因。

    “安筠,你听我说,你爸爸的做法没错,他必须要确保你的安全。”容宇没有想到,安筠居然会知道这件事情,明明只要他们明天离开那么一切就可以照计划进行,可是现在安筠知道了这件事情,怕是计划有变。

    “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安筠问,他刚才听着容宇那口气,好像已经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是只瞒着她一个人吗?连何圭也知道了,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或许,他们就不想让她知道。

    “是。”容宇承认,但是他继续说“我跟你爸爸谈了很久只有送你离开是最好的办法,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只要你活着,那么蔷薇组织就永远不会倒下。”

    “可是我现在不想离开,我只要想到,我的爸爸妈妈在这里跟别人抗争着,而我却不在他们身边,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我特别的不孝。”安筠说,在她小的时候,她没有能力去保护自己的爸爸妈妈,只能是爸爸妈妈保护她。可是现在她长大了,她也想为自己的爸爸妈妈做一些事情,可是为什么,一直都是她的爸爸妈妈在保护着她呢!

    “安筠,你听我说,这件事情,你没有错,他们瞒着你,也是因为知道你会有这样的反应,他们送你回去,是因为他们要保护自己的女儿。”容宇劝着安筠。

    “容宇,我们不回去了,好吗?或者,你回去,我留下,我还没为自己的爸爸妈妈做过一件事情,所以我这次想留在他们身边,陪着他们度过难关。”安筠认真的看着容宇,现在的她知道了真相,她是不会让自己离开的。就算是离开,她的良心也会一直谴责的。

    “我知道了你的意见,奶奶和妈妈那边我会跟她们说的,但是你要留下,我陪你一起留下。”容宇知道改变不了安筠的想法,那也只能顺从安筠的想法。

    “容宇,别这样,你可以不留下的,而且你还有奶奶她们在。”安筠不想让容宇留下来,她跟他不一样,容宇还有奶奶她们在而且奶奶她们就只有容宇,如果容宇出事的话,她也同样过意不去。

    “我的妻子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容宇眼神也恨坚定,如果安筠要走,他会带安筠一起离开,如果安筠一定要留下来,那么他也会陪着安筠一起留下来,夫妇本是一体,哪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道理,这也是他们容家的家规。

    安筠看着容宇,很是感动,现在的她,觉得她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因为她的丈夫跟她站在一起,她的爸爸妈妈一直在为着她着想,还要岛上的其他人,虽然有些尊敬,但是安筠可以看出来,那是出自内心的敬重,而不是因为害怕。其实安筠已经很知足了,她拥有着这么多东西。

    “谢谢你,一直无条件的支持我。”安筠感激的说着。容宇一直在身边陪着她,度过许多的难关。

    “我们都快是夫妻了,还说什么谢谢。”容宇摸了摸安筠的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