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容家大少追妻忙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喝到最后,何滔倒下了而何圭却还清醒着,刚才在饭局的时候,他喝的很少,目的就是为了灌醉何滔而已,现在何滔倒下了,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干爹,醒醒。”何圭拍拍何滔的手臂,发现何滔是真的醉了,他也就放心了。于是他将何滔扶起来那边的何滔就像是恢复意识一样,说“你在干嘛?”

    何圭以为是自己被发现了于是有些慌张的说“干爹,您喝醉了,我扶您回去休息。”

    “我才没喝醉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企图,我跟你说,你是逃不过我的眼睛的。”何滔醉意熏熏的说着。

    “干爹,您喝多了,我是何圭啊!”何圭看着何滔说。

    “你是何圭。”何滔指着何圭的脸认着。

    “对。”何圭说。

    “何圭啊!我跟你说,最近正是风口的时候,你可得好好跟着安筠,估计你还有一个活命的机会。”何滔就这么的说着,在他的潜意识里面,他是完全信任何圭的,所以也就这么的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什么意思啊?干爹。”何圭听着干爹这么说,他察觉到有些的不对劲。

    “我跟你说,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不可以跟别人说起,知道吗?”何滔迷迷糊糊的说着。

    “放心吧!干爹,我,您还不信任吗?”何圭对着何滔说。

    “那就行,大哥已经准备秘密将安筠给送出去,这样,就算是蔷薇组织在和赫尔家族的战争中失败了,至少也有安筠在,有她在,蔷薇组织就不会倒。”何滔将这件机密的事情说出来,这件事情,整个岛上,知道的人很少,就连何圭也是因为刚才何滔说,他才知道的。

    “那具体的时间是什么时候?”何圭继续探问着。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情,知道吗?”何滔说完之后就睡过去了,何圭怎么叫都叫不醒,他已经确定何滔是真正的睡过去了。不过今天也值得了,知道了安筠要离开岛上的消息,这个消息必须马上传给赫家主。

    何圭将何滔扶回房间,然后就将何滔直接扔在床上,很是粗暴的手法。他在何滔身边潜伏这么多年,也就是为了这一刻,这些年被他当做狗一样的使唤,何圭就觉得很气愤,恨不得现在踹上两脚,但是还是理智占据头脑。

    他先在何滔的房间查找,看看有没有可靠的资料,发现何滔这人确实是个武夫,什么有用的资料也没有,何圭放弃,他自己离开。他打算去主楼那边,王的书房,那里一定会有不少的有用的资料。

    何圭正往书房的方向走着,就看到迎面有一个人正走着过来,手里还拿着工具,他们两个也是互相认识的。

    “你这么晚了,去哪?”何圭拦住那人问。

    “还不是上面的意思,说是那边的船只有些旧了,让我去看看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可是我奇了怪了,没用的船只,一般都不会管的,而且,让我去修理的那个船只,最近也没有什么出海的消息。”那人吐槽说。

    “好了,改天上我那喝酒去。”何圭安慰着。

    “对了,你怎么也在这里?”那人对于何圭出现在这里,也是很奇怪。

    “我刚喝完酒,就出来散散步,去去酒气。”何圭解释说,他的身上确实有很重的酒气。

    “你别说,你就比我好,救了有身份的人,现在都可以自己出来做事,不像我们,还在这里被人使唤着,干着最下等的工作。”那人埋怨说。何圭听着没有说话,人人看他表面光鲜,但是却没人看到他背后的艰辛,老是被何滔那个老家伙使唤来使唤去的。

    “行了别羡慕别人了,还是好好干活去,以后,我们再好好叙旧。”何圭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那人也不敢耽误太久,怕被上面的人知道要骂,所以也就拿着自己的工具,认命的去工作。

    何圭看着他离开,想着刚才他说过的话,有些线索。在岛上,一般会有人在一定的时间内进行船只检测的,何圭记得,刚才那人去的地方,是不常用的船只,因为那船只,只能是身份重大的人用的。

    在岛上,身份重大的也就那么几位可是他们都很少选择出岛,而是留在岛上,所以那边的船只,一般都是要出岛之前才会让人去检测。现在突然出现这个情况再加上刚才何滔所说的,王要送安筠出岛。所以那个船只一定是为安筠准备的。那么也就正更加证实了安筠要出岛的消息,估计就这几天的事情。

    他要快点告诉赫尔家族那边的主子。这么想着,何圭的脚步就加快了一些。但是靠近主楼,他的脚步就放慢下来,同时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他四周察看着,看有没有人出现,发现没人,才敢加快脚步,朝着主楼的方向走。

    何圭走到书房的时候,发现书房里面有灯光,是有人在,靠近门口,那边,发现门并没有关紧,何圭也就直接进去,通过一些遮掩物,看到了是王在里面现在他想要离开也不可能了因为王已经朝着他这个方向看过来了。

    “是谁?”王威严性的声音一起来何圭知道他已经藏不住了,也就直接大胆的走出来,王看到何圭,有些眼熟,后来才想起来,是何滔的义子,只是不知道他现在这个时候来这里干嘛?

    于是王发问“你怎么来这里?”

    “是干爹让我过来了,他喝醉之后,就一直吵着让我去请您到那边陪着他喝酒,我怎么办说,他一直让我过来,于是就想着来书房看看,看看您是否在这里。”何圭说着,好像真的有这样的事情一样。

    其实何圭还真的赌对了,王确实相信了,何滔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有些火躁,还有就是他很喜欢喝酒,一喝起来就是没完没了,但是据他了解,何滔平时也就喝那么几杯,除非有什么特别高兴的事情,所以才多喝一点。

    “他平时并不会这样的,怎么今天就多喝了呢?”王问,何圭在心中喊着难搞,王不像何滔,是那么容易受骗的,所以他说话也就更加注意一些。

    “许是今天训练的累了一些,然后我便和他多喝几杯,然后干爹就喝多了,现在在那边耍酒疯呢!”何圭有些为难的说着。

    “那就让他耍,注意点,别磕着碰着了。”王嘱咐何圭说。

    “是。”何圭说,他看到王一直在看他手中的文件,看样子是重大机密的文件,王看何圭还不走,也就继续说着“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忙,没有时间过去,你就这样跟他说,还有多照顾一下你干爹。”

    “是,那王,我先走了。”说完之后,何圭就下去了,顺带把门关上。果然如他猜测的那样,王确实有事情,可是何圭没能弄到其他有用的消息,心里想着,只好将安筠的消息传出去,其他的,再找机会,来到书房探查。

    赫尔家族那边,赫章看着刚才何圭发过来的消息,说是蔷薇组织准备要将未来的继承人送出岛,这样的做法是什么意思应该是恨明确了的,但是赫章偏不让他们如愿。他要剿灭蔷薇组织的所有人。

    “吩咐下去,整顿人手,准备战斗。”赫章吩咐黑青。

    “是。”黑青领命。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赫章拿着刚才何圭传来的消息问。

    “只怕蔷薇组织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表面上可能是送人出岛,也有可能是让她在外面找到其他的势力,从而来恢复他们的蔷薇组织。”黑青说出他心中的猜测。

    “我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这个满一定不可以出岛,让我们的人手在那边埋伏着,如果一旦发现满出岛的话,杀了他们。”赫章狠毒的说着。

    “是。”黑青领命。

    “还有通知何圭,拿到蔷薇组织这次的作战计划,还有一定要阻止满的出岛。”赫章继续吩咐着。这么多年养的眼线,这个时候,要派上用场了。

    安筠这几天一直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说到要回去江城,安筠反倒觉得很开心,从此也可以看见,安筠对于南宫家是真的抵触,而蔷薇组织这边也跟南宫家族沟通好了,说是安筠不愿意回去,所以他们打算将安筠送回江城,希望南宫家族可以在暗中保护。

    这些事情安筠并不知情,这天,安筠来到蔷薇夫人的房间,按照他们的安排,明天晚上,他们就会将安筠给送出去,同行的还有多伦博士。

    “妈妈,我明天就去江城看看奶奶他们,过不了几天,我就会回来了。”安筠看着蔷薇夫人失落的表情,以为蔷薇夫人是舍不得她,于是她安慰蔷薇夫人说。实际上,蔷薇夫人想到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可以见到安筠了,总是有些伤感。

    “让我抱抱。”蔷薇夫人抱住了安筠,安筠对于蔷薇夫人这个举动,有些蒙蒙的,妈妈很少出现这种情绪的,可能是太舍不得她了吧!

    “回到江城,就多住几个月,容宇那边的奶奶,妈妈都很想念自己的孩子,你已经把他拐在这里这么久,也该回去让他们享享福,感受一些儿孙的福气。”蔷薇夫人说着。

    “我知道啦!妈妈。”安筠说,妈妈总是为她着想。

    “还有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头,多少也要注意一些,如果有人欺负你,你也别老实巴巴的让人欺负,我们护着长大的女儿,可不能被别人欺负去了。”蔷薇夫人继续交代着,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说了,她就想多交代一些事情,让安筠少吃一些苦。

    “我知道啦!妈妈,不过有容宇在,他们是不敢欺负我的,因为他们欺负我,容宇肯定第一个上去替我报仇。”安筠说,她很相信容宇。

    “还有,容宇看着是个好孩子,但是你多少也留个心眼,别说是妈妈在挑拨你们的关系,妈妈只是想交代一下,世界上能白头偕老,相爱一生的人并不多,你也别一直靠着容宇,你自己也要找一些事情来做,让自己有一技之长,这样,如果哪天,你离开容宇,你也知道生存之道。”蔷薇夫人继续说着。

    安筠很感动,虽然蔷薇夫人这样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会,可是就是因为真正为了安筠她好,所以才会说出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出来。

    “我知道您的意思,但是我也不是那种只会依靠男人的人,就算容宇不要我,那也是我先不要他的。”安筠说,虽然她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她也是一个有尊严的人。

    “还有,你回到江城那边,那些的熟人什么的,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你回去之后就分给他们,也算是联络一下感情,这些都是我们这边的特产,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我们送礼最重要的就是心意。”蔷薇夫人说,其实她说的那些,安筠刚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确实有很多东西那些东西在他们眼里确实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

    “妈妈,你給我准备了这么多,我这么感觉你是不要我了呢!”安筠撒娇的说着。

    “你这丫头我要是不要你,你肯定会回来找我的。”蔷薇夫人确实是被安筠逗笑了,但是笑容的底下都是为儿女操碎的心啊!想到安筠以后都不会再回来了,蔷薇夫人就更加舍不得,但是她克制住自己,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留住安筠。

    蔷薇组织确实不能让安筠待着了赫尔家族的攻击还没来,安筠还年轻,未来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能让她在蔷薇组织这里断了而且她还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对于安筠,蔷薇夫人是真的舍不得,也是真的疼爱。她没有孩子,也没有机会可以再怀上孩子了,所以她真的将安筠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时时为她着想,为她付出。

    “妈妈,我又不是不回来,你说的这么伤感,搞得我也有些伤感了。”安筠抱着蔷薇夫人的手臂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妈妈今天有点怪怪的,但是却又说不出来哪里怪,就是感觉妈妈是有什么事情忙着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