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诛天魔种 > 第53章 木黑钓鱼
    魔焰山一行,木青天不但修为突飞猛进,而且在场域之道上的感悟也加深了不少,如今他凝聚的符文丹炉已颇具灵师风范了。

    有了焚天魔焰这一巨大助力,他炼丹更加的得心应手了,很快就炼制了一炉二品化瘀丹,碧鳞雕服下之后,伤势又好转了几分。

    不过木青天并没有就此罢休,他觉得自己还能炼制更高级的丹药,于是开始尝试炼制三品的回春丹。

    碧鳞雕只是被守城官特制的弩箭射伤了筋骨,只是外伤,有化瘀丹,最多三天就能完全恢复,但如果是回春丹的话,一天就够了。

    木青天他们如此淡定,隔壁的莫明琪却沉不住气了。

    他们过来的时候故意弄出动静,为的就是引起木青天他们的注意,但让他们恼火的是,对方压根不搭理他们。

    这让高高在上惯了的莫家大公子如何受得了,当即带领手下去踹门,以他城主府大公子的身份,只要不打架,醉仙楼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在门被踹开的那一刻,木青天正好收丹成功。

    “哟,看不出还是个炼丹师啊!”莫明琪看到木青天收起的那二品丹炉,不禁讥讽道。

    在他莫大公子面前炼丹,简直是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

    “阁下何人,为何无故踹我房门?”木青天冷冷的说道。

    “阁下何必明知故问,如此打我城主府的脸,你以为躲在这醉仙楼就没事了?”莫明琪冷笑道。

    “怎么,你觉得守城官的教训还不够,你也想来尝试一下?”

    木青天意有所指的扫了莫明琪某个部位一眼。

    大黑狗和碧鳞雕心领神会,也一起看了过去,小不点不明所以,看到它们看也跟着看。

    莫明琪被这帮变态这么赤果果的看着,没来由的菊花一紧,脸色顿时铁青。

    “哼,下作之人,简直侮辱了炼丹师!”

    此刻的莫明琪恨不得一声令下,让城主府的军队冲进来将这几个禽兽乱刀砍死,但一想到这里是醉仙楼,他只能强忍怒火。

    “哎哟我去,一个横征暴敛、靠吸食民脂民膏存活于世的废物城主养出来的二世主,居然敢跟为民除害的我们这么说话,狗爷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来来来,跟狗爷大战三百回合!”

    大黑狗将口中碎骨吞下去之后,马上人立而起,摆出了一个拳架子,气得莫明琪脸部肌肉都差点抽筋。

    “小子,你不是炼丹师吗?若你还是个男人的话就跟我比一场,若是你输了,就束手就擒,从此不再炼丹,若是你赢了,我就放你们离去,如何?”莫明琪强忍怒火说道。

    在莫明琪看来,这小子输了就是死路一条,就算万一他赢了,他也只是答应放他们离去,可没说是完整的离去。

    况且,他不会输!

    “小子,来来来,跟你狗爷打一架,你打赢了我放你离去,你输了,狗爷就砍死你,你干不干?”

    木青天还没搭话,大黑狗就先受不了了,感情对面这这小子把他们当傻子啊!

    “你……”

    小心思被一只狗看穿,莫明琪顿时语塞。

    “老黑说的没错,我在这待得舒舒服服的,凭什么要去陪你玩,无论输赢吃亏的都是我们,再说了,我想走,你拦得住嘛?”木青天不屑的说道。

    木青天这话让莫明琪犹豫了,虽然他对莫家的军队充满自信,但万一出现意外怎么办?

    炎陵城虽然比不上炎都,但也是朱雀国内有名的大城,城西守城官的事估计已经被有心人注意到了。

    若是被这伙祸害逃了,他莫家的颜面就真的被人丢在地上践踏了。

    “那你说怎么办?”莫明琪问道。

    “跟你比可以,但得加点彩头!”

    木青天笑眯眯的说道,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你要什么?”

    莫明琪虽然恨不得立刻将木青天他们千刀万剐,但为了抓住他们,还是捏着鼻子认了。

    “三阶和四阶的灵药各三百株,什么样的都行!”木青天狮子大开口道。

    如今他已是三品炼丹师,正需要大量的灵药来喂丹,如今有一个富得流油的二世主送上门来,此时不宰,更待何时!

    “各三百株,你怎么不去抢?”

    莫明琪气得一脚飞了出去,踹碎了一张上好的金丝楠木椅子。

    “椅子钱你赔!”

    木青天耸了耸肩,一副气死人不要命的样子。

    “别以为你吃了多大的亏,我也是有赌注的,只要你赢了,我就束手就擒,而且这玩意也是你的!”

    木青天说完,伸手一抹,一根弥漫着莹莹紫光的长棍就出现在手中,上面符文缭绕,一看就不是凡品。

    “好,我同意了!”

    莫明琪虽然不认识这根长棍,但那莹莹紫光告诉他,这件兵器至少是一件灵器,以价值来算,六百株三四阶的灵药确实不算什么。

    他哪里知道,寻龙杖的价值远超一般的六品灵器,但了解木青天秉性的大黑狗它们却知道,这家伙绝对不会吃这样的亏。

    “那好,说吧,怎么比?”木青天勉为其难的说道。

    “炼丹师之间还能怎么比,直接炼丹,谁的品级高,谁就胜出!”莫明琪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多没意思啊,我有个更刺激的玩法,不知道莫公子敢不敢接啊?”木青天忽然邪笑道。

    “你说!”

    莫明琪的丹道都是师父手把手教的,哪知道这么多弯弯绕,也想听听木青天到底想搞什么鬼。

    不过站在他身边的将军却着急了起来,公子怎么一直跟着对方的节奏走。

    “只是比丹药品级太没意思了,不如这样,咱两各自炼制一枚丹药,除了比品级之外,还要服下对方的丹药,谁扛不住算谁输,如何?”

    到了这一刻,木青天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大黑狗这三大奇葩听到这话,终于明白木青天的目的,这家伙也忒坏了!

    “不愧是木黑,已有狗爷的三分风范了!”大黑狗大言不惭道。

    “为那小子默哀三个呼吸!”

    碧鳞雕见识过催情丹的可怕之后,对木青天的丹术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这家伙就是个祸害。

    “可怜的娃,比什么不好,跟老大比炼丹,简直找死!”

    小不点摇了摇头。

    当然,他们三个的小声哔哔,莫明琪他们并未听到。

    “公子,三思啊,这小子一看就是诡诈之辈,属下担心这其中有什么阴谋!”将军终于还是忍不住上来劝阻。

    “哼,不就是毒丹嘛,又不是没炼过,我答应了!”莫明琪大袖一甩,霸气无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