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诛天魔种 > 第52章 十一先生
    另一边,炎陵城最大的酒楼之上,木青天要了个大包厢之后,就带着他手下的奇葩们胡吃海喝了起来。

    “人类做事真是周全,这么大的房子都有!”碧鳞雕啄食着眼前那头数百斤重的烧猪,很是满意的说道。

    木青天要的包厢很大,即便是体型庞大的碧鳞雕走进来都不显得拥挤。

    “醉仙楼屹立大陆无尽岁月而不倒是有其原因的,一个能供巨大妖族进食的包厢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大黑狗一边啃着山珍海味,一边侃侃而谈。

    “别卖弄了,赶紧吃完出发!”

    虽然他们安然进了城,但木青天的心里却有点不安,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老墨,我有点心血来潮,是不是有什么危险要降临?”木青天用心声沟通墨鸦。

    “有一队甲胄鲜明的士兵正往这边赶,十有八九是冲你们来的!”

    墨鸦盘坐在魔树叶上,一脸的笑意,这位小兄弟跟当年的他一样,无论去到哪都是一阵鸡飞狗跳!

    “我去,看来城西的事暴露了!”木青天朝窗外望了一眼,皱眉说道。

    众奇葩凑到窗口一看,果然看到了一队士兵,不过他们却不敢进醉仙楼,而是在对面徘徊。

    “看来咱们坐不成灵枭飞舟了!”

    小比点挠着脑袋,无比的纠结。

    整个朱雀国的灵枭飞舟都掌握在皇族的手里,如今他们得罪了官府,自然就无法乘坐了,否则那就是自投罗网。

    炼丹师新秀大赛事关重大,若是老大因此错过,那就太可惜了。

    “灵枭飞舟?坐那玩意干嘛,老子比它快多了!”碧鳞雕自豪的说道。

    “我去,怎么把小碧给忘了,那还坐个屁的灵枭飞舟,待会我就炼制两颗疗伤药,将你的伤彻底治好!”木青天拍了拍碧鳞雕,豪气的说道。

    “老大,你是炼丹师?”

    碧鳞雕顿时两眼放光。

    “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老大还是寻龙师呢!”小不点自豪的说道。

    “我咧个去,那你能否炼制化形丹?”

    碧鳞雕巴巴的看着木青天,眼中充满了希冀。

    “想什么呢,化形丹是六品丹药,唯有六品以上的丹王才能炼制!”

    大黑狗无情的将碧鳞雕的希望给浇灭了。

    “丹王而已,迟早的事!”

    木青天得到了焚天魔焰之后,信心爆棚,觉得自己肯定能在三年之内突破到六品丹王。

    不过保险起见,他还是打算双管齐下,一边寻找丹王一边提升自己,但他更多的还是寄望于自己。

    本来木青天他们是打算吃完饭就走的,但如今有官军堵在门口,碧鳞雕又伤势未复,只能先在醉仙楼落脚了。

    幸亏当日在炎倾城的船上得到的源石还没用完,否则他们连这醉仙楼都住不起。

    城主府的将军在外面踱着步子,不知该如何是好,人在醉仙楼,给他八个胆也不敢进去抓人啊!

    “怎么回事?”

    莫明琪来醉仙楼寻乐子,看到踌躇不前的将军,不禁走了过来。

    “公子,罪犯在醉仙楼,属下不敢冒进啊!”将军纠结道。

    “倒是聪明!”莫明琪望向醉仙楼冷笑道。

    正在这时,调查守城官一事的小将回来了。

    “人找到没?”将军问道。

    “找到了!”

    那小将回答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宛若吃了个死耗子一样,说不出的嫌恶。

    “人呢?”

    莫明琪和那将军都莫名其妙。

    “抬上来!”

    小将一挥手,八个身上裹着白布的汉子就被抬了上来。

    莫明琪和那将军拉开白布一看,脸上的神情由疑惑到震惊,然后到不可思议和同情,此中变化可以说是非常的精彩。

    这八条汉子赤着身子,身上的皮肉没有几块是好的,更让人不忍直视的是,他们的下身布满了血迹,简直辣眼睛。

    莫明琪和那将军想到过无数种可能,甚至西门的守军全军覆没他们都能接受,但眼前这结果却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

    这特么算什么事啊!

    “将军,要为小的报仇啊!”

    还能保持清醒的守城官泪流满面,他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可见受了多大的折磨。

    在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之后,莫明琪和那将军都忍不住菊花一紧,这伙人简直太可怕了,这样的报复手段都想得出来!

    他们哪里知道,这鬼主意其实是一条狗出的。

    “你们在这候着,我进去会会他们!”莫明琪说道。

    炎陵城再怎么说也是他莫家的地盘,即便那守城官有错在先,这报复手段还是太过了,他必须讨个说法,这关系到他莫家的颜面。

    “公子,小的随您一起去!”

    那将军当即走了上来。

    就这样,一行四人走进了醉仙楼,除了那将军之外,还有莫明琪的两个随从。

    “莫公子,雅座已为您准备好了!”

    莫明琪是醉仙楼常客,他刚走进来,一楼的管事就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

    “带着一条大黑狗和一只碧鳞雕进来的那人在哪个包厢?”

    莫明琪压根没正眼看那管事,在这醉仙楼内,能让他客气的也就那掌柜和那从未谋面的神秘老板。

    “三楼,地字包厢,具体哪一号,您到楼上一问便知!”管事笑眯眯的说道。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主今天是来找茬的。

    待莫明琪走了之后,他在一个伙计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那伙计就冲了上了三楼。

    地字第三号包厢中,木青天将手掌贴在墙壁上,几根细密的根须顿时刺入了墙壁当中。

    “原来那姓莫的是官家,怪不得了!”木青天收回手臂,冷冷的说道。

    “老大,咱们该怎么办?”

    在知道官家在隔壁开了包厢之后,众奇葩都看向了木青天,特别是碧鳞雕,它总觉得这事因它而起,它必须做点什么。

    “你们调整好状态,我开炉炼丹!”

    在巅峰状态之下,木青天可不怕那些官军,除非对方出动真元境圆满。

    然而木青天不知道的是,在他将魔树根须刺入墙壁探查醉仙楼情况的时候,已经被顶楼的一位中年人察觉到了。

    “三境圆满就有这等手段,有意思!”

    中年人打了个响指,一名身穿掌柜服饰的老者当即走了过来。

    “地字二三号,只要他们不是很过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必要的时候,卖三号客人一个人情!”中年人微笑着说道。

    “是,十一先生!”

    醉仙楼掌柜领命退下,同时心中充满了疑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十一先生这样的人物另眼相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