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诛天魔种 > 第51章 沙雕入伙
    “我去,这是!”

    碧鳞雕看到倭黑猩猩们那发情的样子,哪里还不知道大黑狗打的什么鬼主意,顿时兴奋得两眼冒绿光。

    “让我来,让我来!”

    碧鳞雕迫不及待抬起了鸟爪,一爪就将其中两名守卫踢了下去。

    那几只发狂的猩猩早就饥渴难耐了,此刻看到两只形态和自己差不多的生物落到面前,哪里还控制得住兽性。

    兹拉!

    猩猩们争先恐后的下手,两名守卫身上的铠甲顿时如同纸片一般,被撕得粉碎。

    “啊!——”

    很快,坑洞中就传出了阵阵凄厉的惨叫,听得人毛骨悚然。

    “大侠饶命,我知道错了,快放我出去!”

    两人在里面不断的求饶。

    “不用同情他们,别看他们现在可怜,平日里不知道祸害了多少无辜之人呢!”

    大黑狗人立而起,怀抱着双爪,饶有兴致的看着洞中好戏,一点同情之意都没有。

    小不点想要跑过去瞧瞧热闹,却被木青天拉住了。

    “别去,少儿不宜!”

    守城官和那些守卫们看到两个同伴的下场,顿时吓傻了。

    待他们反应过来之后,都争先恐后的跪在了大黑狗和碧鳞雕的面前,不断的磕头求饶。

    看他们那痛哭流涕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大黑狗和碧鳞雕是他们的亲爹呢!

    然而这两个重口味的家伙兴致已经被撩拨了起来,哪里肯罢休,抬脚就将守城官和那些守卫踹了下去。

    兹拉!兹拉!

    随着阵阵甲胄破碎之音,坑里很快就传出了密集的惨叫声。

    这,注定是个不眠夜!

    “为何守城官无故失踪,为何倭黑猩猩深夜嚎叫,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大黑狗盘坐的坑洞边上,掏出一块棺材板就啃了起来,一边啃还一边瞎哔哔,吃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小碧,要不要来点?”

    大黑狗难得的大方一回,掰下半块棺材板递给碧鳞雕。

    “狗爷,你不是肉食动物吗,怎么吃这个?”

    碧鳞雕将信将疑的接过棺材板啄了一口,然后马上双眼冒绿光,疯狂的啄食了起来。

    “狗爷算是遇到知音了!”小不点翘着二郎腿、靠在木青天的腿上点评道。

    “唉!冤冤相报何时了,往事知多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黑水向西流!”

    木青天哀叹一声,然后一甩袖,无比潇洒的往炎陵城的方向走去。

    “好诗!好诗!”小不点窜到他的肩上拍掌道。

    “好在哪?”木青天反问。

    “不知道,反正就是好,哈哈!”小不点笑得跟个傻子一样,非常的开心。

    “好个屁,牛头不对马嘴,狗屁不通!”

    大黑狗看到木青天跑路,当即收起棺材板追了上来。

    “你懂个屁,这叫意境,在意不在词!”

    木青天理直气壮,脸上毫无羞愧之色。

    碧鳞雕站在坑洞边,呆呆的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忽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在木青天他们快要走出树林的时候,它终于忍不住拍打着翅膀飞了起来,然后歪歪斜斜的挡在了木青天他们的前方。

    “我决定了,我要跟你们混!”碧鳞雕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们说道。

    青天考古队成员听闻此言,不禁大眼瞪小眼,都感觉莫名其妙。

    “好像我们确实缺少个坐骑哈?”

    大黑狗咧着嘴笑道,它显然是同意的,因为碧鳞雕的性情太对它的胃口了!

    “你可要想清楚,江湖险恶,跟我们混可没有森林中自在!”

    在木青天看来,偶然的交集不算什么,因为行走江湖,这是常有的事。

    但若是成为同伴,那就要慎重了,因为那可是关系到身家性命的大事,大黑狗虽然平时跟他不对付,但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可以信任的。

    “你就说让不让我入伙吧!”

    碧鳞雕耍起了无赖,直接将军,根本不跟木青天东拉西扯。

    “走着!”

    木青天豪气的一甩手,转身就迈向了城门。

    就这样,青天考古队又增加了一员。

    城门楼上空荡荡的,直到现在都没有人来接手城防,可见这炎陵城的管理到底是有多散漫。

    “咱们现在去哪?”碧鳞雕问道。

    直到现在它都不知道这黑心三人组到底是干什么的,又要到哪去。

    “先饱餐一顿再说!”

    木青天他们赶了一天的路,又跟守城官这么一折腾,早就饥肠辘辘了。

    ……

    炎陵城中心。

    城主莫德水正搂着小妾在府中逗乐,时不时传出几声欢笑,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城主,属下有要事禀报!”

    门外忽然走来一名身穿战甲的将军。

    “何事?”

    莫德水手中动作不停,冷冷的问道,被人破坏好事,任谁的心情都好不起来。

    “城西守军莫名失踪,城外流民大量涌入!”

    那将军见莫德水不肯开门,只能老实的站在门外汇报。

    “什么!”

    莫德水当即将怀中美人推开,冲了出来。

    “怎么回事?”

    他接手炎陵城已有三载,从未出现过大的纰漏,如今出现这样的大事,他哪里敢怠慢。

    “我已派人接手城防,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那将领退后一步说道。

    “今日我路过城西,看到守城官与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起了争执,他的身边带着一条大黑狗和一头受伤的碧鳞雕。”

    这时候,一名年轻人走了过来,正是白日里和木青天他们有过一面之缘的莫公子,也就是莫德水的儿子莫明琪。

    “没听清楚琪儿的话吗?还不块去查!”

    莫德水看到那将军还杵在那,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是是是!”

    那将军醒悟过来之后,马上冲了出去。

    “琪儿,准备得怎么样了,对大赛有没有信心?”

    莫德水看向儿子,脸上尽是自豪和期待。

    每一个炼丹师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杰,他的儿子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从小就得到了名师的指导,才二十岁就已经是三品炼丹师了。

    只要儿子在新秀大赛上崭露头角,他这个城主的位置就算是坐稳了!

    “爹放心,冠军不敢说,前三还是没问题!”莫明琪自信的说道。